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婚欲睡

【双楼】198:幻想婚礼

    “谢谢!”

    楼晨曦缩了缩,把微凉的身子缩进毯子里,回头看着亚瑟,“是陈婶让你给我送来的吧。”

    亚瑟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没说话算是默认。

    楼晨曦主动身体往旁边挪了挪,示意亚瑟坐下。

    刚醒还有点饿,拿起一块糕点塞嘴里,“这里挺不错的,你说我让人在这草坪上建个亭子怎么样,摆上几张桌子,平时可以来这里的晒太阳,还能烧烤什么的!”

    亚瑟坐到楼晨曦旁边,没告诉她其实主堡旁边就专门有烧烤用的亭子。

    看着眼前的一片空地,勾唇浅笑,“随便你,别指望我帮忙!”

    “哈哈,你只要同意就行了!”

    “塔楼部分,包括猎场都已经租给工作室了,工作室有一切使用权,你和陈思彤是最大的股东,你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真的!!?”

    楼晨曦兴奋不已,她从来没看过合约什么的,一直都是乔约翰说什么就什么,没想到连猎场都租下来了。

    猎场应该就是前面那片树林吧?

    楼晨曦视线眺望远方,一眼看不到头,忍不住好奇,“那片猎场里面还有动物么,现在还能不能去里面打猎的!?”

    亚瑟顺着楼晨曦视线看过去,“以前,每年打猎季节之前,猎场的管理人员的就会买很多兔子,麋鹿,山鸡等一些小动物放进去,这些年,都没管理,谁知道里面还有什么?”

    “有兔子么!!?”

    “怎么,你想去打猎?”

    “不是,我是想抓一只兔子来养而已,说不定里面还有野果什么的!!”楼晨曦越说越兴奋,大眼骨碌碌的看着亚瑟。

    亚瑟瞬间就从楼晨曦的眼神中看出她的希冀。

    其实之前楼晨曦就被那片神秘的森林吸引了,只是看起来有点可怕的样子,而且她又不认识路,也只能停留在好奇的阶段,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你想进去?”

    “恩恩,猎场不是已经租给我们了,里面的管理员也已经租给我们了吧,管理员在哪!”

    亚瑟苦笑,“早都不打猎了,还要管理员干什么,貌似有个护林老头!”

    楼晨曦已经迫不及待了,蹭的站起来,“咱们去看看吧!”

    “很远,现在天快黑了!”

    “没关系的,咱们就去护林老头那看看,向他询问一些情况就行了,等改天我们做足了准备再进林子里去。”楼晨曦说着双手捧在身前摇来摇去,就跟撒娇似的。

    亚瑟看了眼森林方向,“好吧,就我们?”

    楼晨曦赶紧点头,“就我们,思彤去市区见她哥哥了。”

    “陈思彤还有哥哥?”

    “嗯,一个妈生的亲哥哥,是开珠宝公司的。”楼晨曦也不是很了解,晨慕算是珠宝公司吧?

    亚瑟挑眉,来了兴趣,“在英国?”

    楼晨曦摇头,“不是,在国内呢,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说着,她拿了一些甜点和水,走到亚瑟身边,“咱们走吧。”

    亚瑟弯腰拾起掉在地上的毛毯,重新披在楼晨曦身上,“靠近森林的地方有些冷,你还是把这个披着吧,别感冒了,我还等着你交稿子。”

    “哦……”

    “今天在这里野餐,有没有获得什么灵感?”

    “没有!”

    楼晨曦只顾着享受和吃去了,完全没注意灵感来没有。

    自己都没发觉,应该就是没来吧。

    “我已经有了。”

    “啥?”

    楼晨曦不可置信的看着亚瑟,这么快?

    他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这么快就有灵感了?

    相比之下,她真是自惭形秽。

    亚瑟说到这脸色沉下去,那个画面在脑子里很清晰,以至于现在他都还能看到每一个细节。

    这画面,是在他从楼上看到楼晨曦躺在草地上的时候出现的。

    洁白的婚纱穿在她身上,清雅妙曼,头纱飞扬,嘴角还带着幸福的甜笑,一手轻轻放在小腹上,手中的手捧花好似还在散发清香。

    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那么完美。

    甚至让他忍不住想躺到她身边,凝视她的双眼。

    刚才就是脑子一抽才走到楼晨曦身后一直站着,还好他及时抽身而出,没有做出什么让人误会的事情,不然以后两人见面,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亚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眼神说不出的温柔,嘴角还带着笑意。

    楼晨曦完全被惊到了,这个表情,一看就是在想自己喜欢的人。

    楼晨曦忍不住用肩膀撞了亚瑟一下,“要不要给我说说,你这个灵感怎么来的,让我也学习一下,时间不待,我也想早点把设计图画出来!”

    亚瑟这才回神,视线看向远方,不敢去看楼晨曦,怕她看出什么。

    “咱们第一季的主题是婚纱,灵感当然源于爱。”

    “额,是爱,还是爱人?”

    亚瑟听了浑身一怔,深呼吸一口气,“不知道看你自己,你可以设计一件属于你自己的婚纱,到时候穿着它嫁给你爱人。”

    “额,属于我的婚纱?”

    “怎么,你不是有男朋友么,难道没想过自己出嫁的那一天,现在你自己是设计师了,出嫁当然得穿上自己亲手设计的婚纱。”

    亚瑟看着楼晨曦,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

    楼晨曦脑袋突然间就混乱了,她想过思彤会穿什么样的婚纱出嫁,却从来没想过自己,感觉那是很遥远的事情。

    “还是说,你没打算嫁给他?”

    “不是……”楼晨曦双颊一红,“当然嫁给他,不然嫁给谁?”

    亚瑟有点惊愕,“当然是嫁给你爱的男人,你爱他么?”

    楼晨曦双颊一红,点点头。

    亚瑟本来还有些希冀,看楼晨曦的样子忍不住摇头,“现在可以开始想,或许能想到什么。”

    “哦。”

    自从亚瑟说了这事之后,楼晨曦脑袋就有些混乱了,走路也没看路,差点踏进一个坑里,还好亚瑟及时抓住她的手拖了回来,把楼晨曦吓得不轻。

    “算了算了,你暂时还是别想了,专心走路!”

    “哦!”

    楼晨曦虽然答应,可脑海里还是忍不住要想。

    双目趁失神状,稍不注意就神游天外了。

    亚瑟没办法,只好一手抓着楼晨曦,楼晨曦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上面,完全没注意到,亚瑟也装作自然的样子,轻轻握住她的手,感受那盈盈纤细的手指。

    他故意把脚步放的很慢,这种感觉,像是牵着楼晨曦步入礼堂,她身上,又换了一件婚纱。

    这次穿在她身上的婚纱更庄严,裙摆更长,更引人侧目。

    就连他,也忍不住频频偏头看她。

    多希望,两个人能这么一直走下去。

    楼晨曦脑子很乱,每次想到楼日林就要跑偏,只能看到楼日林穿着西装的样子,还有陈思彤作为伴娘,可她就是想不起自己身上所穿的婚纱。

    换了一下,要是想像陈思彤穿什么样的婚纱出嫁,她倒是能想起来。

    为什么思彤就能给自己设计婚纱呢?

    难不成真是因为她不是专业的服装设计?

    想到这,楼晨曦猛然惊醒,偏头看着亚瑟,“咱们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我是珠宝设计师,是只负责设计配饰的,让我设计服装,这不强人所难么?”

    亚瑟惊愕一瞬,听出话外之音,好笑的看着楼晨曦,“你不会连自己穿什么婚纱都想不出来吧?”

    楼晨曦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我是珠宝设计师啊,我哪会设计什么服装,你这个指令有错,赶紧给我换个任务!!”

    亚瑟忍不住好笑,想想楼晨曦说的有道理。

    正好今天他获得了两个灵感,由他来补上空缺好了。

    亚瑟点点头,“也行,如果陈思彤也同意的话。”

    “思彤肯定会同意!”

    “那就明天再说,咱们快到了!”

    亚瑟说着看了眼前面的小屋,楼晨曦这才注意到她们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森林边上了,而且亚瑟还抓着她的手,吓得触电似的甩开!

    “你干什么!!”

    “呵,你以为我想牵着你,刚才你不知道想什么,完全不看路,要不是我牵着你,你不知道会摔多少次狗吃屎!”

    “恶心,你才摔!”

    亚瑟没继续和楼晨曦斗嘴,推开小屋的院子,这个小屋看起来十分破旧,像是很久都没整修了,院子里晒的一些蘑菇,也全都长了霉。

    这院子,像是很久没人住了。

    亚瑟皱眉,推门进屋,屋里很大一股霉臭味,大白天的也没什么光透进去,转了一圈没看到人。

    外面院子里放了一些锄头,镰刀之类的工具,不过刀口都已经生锈了。

    楼晨曦看了忍不住双手叉腰,冲屋里吼道,“亚瑟,你确定这屋里有护林员住!?”

    正好亚瑟从屋里出来,眉头微皱,立即拿手机打给天娜。

    “猎场的护林员哪去了?”

    “啊?”天娜不知道亚瑟为什么会问起猎场,赶紧说道,“护林员老杰克不是生病被他儿子接回去了么,亚瑟大人你还给了他们一大笔钱。”

    “什么时候,我怎么没印象!”亚瑟眉头紧蹙。

    “好几年前了,亚瑟大人!”天娜有些无辜,“亚瑟大人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事?”「喜欢的亲们不要忘记投月票,么么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