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五十五章:遇袭

    顾世安闭了闭眼,这些,她自然是早想过的。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那么胆大不怕打草惊蛇直接进入顾氏。

    因为,无论她进入顾氏的目的是什么。他们都只会以为,她是为了老太太手里的股份进去的。他们一向都是防着她的,会盯紧她,而未必会想到其他的事情上。

    彭雪什么都不问她是感激的,平静的说了她知道,然后郑重的向彭雪道了谢。

    彭雪虽是不知道她进顾氏是要干什么,但知道她进去必定有她的目的。她就说有消息了她会给顾世安打电话。沉默了会儿,让她别和她客气,有什么事儿就给她打电话。

    顾世安是感激的,再次的道了谢,这才挂了电话。

    要不是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进顾氏不被发现,她一向不愿意麻烦人,哪里会去麻烦彭雪。

    她是有些空落落的,握着手机站了会儿,这才继续的看那些陈年的报道,为进顾氏做准备。

    下午时顾世安就接到了常尛的电话,说是让她过去,晚上提前一个小时打烊,大家一起聚餐。

    是了,聚餐是早就提起过的。但因为忙,一直都没聚过。

    顾世安应了好。问了常尛要不要带什么东西。

    常尛那边就说什么都不用带。

    饶是说什么也不用带,顾世安仍是买了好些水果糕点零食带过去。她绕了一圈过去得晚,去时店里已经只剩下一桌客人了。

    小吴正在算着帐,而常尛和另外一个店员小何则是在厨房里准备着待会儿的食材。

    顾世安去厨房看了看,将买来的水果都洗了,拿了糕点让他们先垫垫肚子。

    虽然人少,但聚餐是热闹的。常尛甚至拿出了平常珍藏的酒出来。让不醉不归。

    店平平顺顺的就开了起来。几乎没有经过焦头烂额提心吊胆的初期,这是她和顾世安都没有想到的。

    常尛倒是难得的开怀,喝了不少酒,话也比平时多了许多。连着小吴也笑她喝了酒和不喝酒完全就不是一个人。

    她平常是少言寡语的,整天就在后厨呆着,很少到前边儿来。

    这顿饭吃得有些久,最后是小吴他们先撤退。留了顾世安和常尛两个人。

    他们走后店里是安静许多的,常尛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儿,也不再喝酒了,自己起身倒了一杯茶。才开口问顾世安:“找到工作了吗?”

    顾世安拿着杯子的手微微的顿了顿,唔了一声,含含糊糊的说道:“还在找。”

    她并不打算告诉常尛自己要进顾氏的事儿,也不想她因为这事儿担心。

    常尛依旧还是说不急慢慢找的话。

    顾世安笑笑,点点头。

    问了这话两人一时间就找不到话说了,隔了会儿,常尛才看向了顾世安,又问道:“你和陈效,最近怎么样了?”

    提起陈效,顾世安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那天下午来,微微的有那么些的疲惫。隔了会儿,才低低的说道:“就那样。”

    她忽的又想起了常尛说的有人在查那绑架她的人的事儿来。那天下午,她其实要说这事儿的,最后被他气得狠了,压根就忘了这事儿。

    她这下就看向了常尛,迟疑了一下,问道:“他,有没有给你们造成什么困扰?”

    常尛这下就说了句没有。她看向了顾世安,想说点儿什么的,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什么都没有说。

    顾世安并未发现她的异样,说道:“我会去和他说,让他别……”她说到后边儿疲惫感又涌了上来。陈效那边哪里是她能说得了的,他也不是会听人说的人。

    即便她让他别查,他也不可能会听她的。

    常尛是知道她要说什么的,说道:“不用。”

    她很快便转移开了话题,站了起来,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她喝得不少,顾世安哪里会让她送,也站了起来,说道:“不用,你早点儿休息,我自己会回去。”

    常尛笑笑,说道:“走吧。别管这些了,明天早上再收拾。我也正好出去吹吹风散散酒气。”

    她的酒量是挺好的,除了脸色微红之外,完全看不出有醉酒的迹象。她像是有心事,出了门之后就没怎么说话。

    顾世安稍稍的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怎么了?”

    常尛回过神来,笑笑,说道:“没怎么。”她并不愿意谈这话题,微微的顿了顿,问道:“老太太最近怎么样?”

    顾世安就说了句挺好的。

    常尛点了点头,又问道:“他们最近有没有找你的麻烦?”

    她说的他们,指的是顾苏一家。

    顾世安这下就摇摇头,说道:“没有。”

    是了,顾苏以前时不时的隔那么久就会出来膈应她找她麻烦的,最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

    常尛就点点头。没再说话了。

    两人才刚走到公交车站,常尛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她拿出来看了看,却并没有接。摁了静音,直接将手机放进了衣兜里。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待到走到了路边,才开口说道:“你忙你的,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现在也还不晚。”

    是了,才不过十一点。在店开的那段时间,甚至还没下班。

    “不忙。”常尛说道。

    顾世安没再说话,等着车来了,这才让常尛回去。车子驶出去时,她从后视镜里看路边的常尛。

    好像是那边又打了电话来,她的手机放在耳边,正接着电话。

    顾世安很快就收回了视线来。

    彭雪那边回复得很快,顾世安还未到家,她就打来了电话。说是顾氏的面试定在周三的下午,她已经打过了招呼,让她到时候直接过去。

    顾世安压根就没想到那么快,一时有些怔怔的。她是从未想过要进顾氏的,一时之间滋味杂陈。下了车也未往小区里走,而是就在路边的石阶上坐了下来。

    她这一坐有些久,直到十一点多,身体发僵了,这才回了家。

    顾氏的面试是在周三,她这几天是没事可做的。早上爬起来将家里的卫生打扫了,发了会儿呆,然后坐车去了她父母的墓地。

    到了墓地,她就愣了愣。她父母的墓前,竟然放了一束百合。这些年,她父母的墓地,除了老太太之外,就只有她会过来。

    但无论是她还是老太太过来,都是不会放百合的。老太太过来,带的多半都是些吃的。她父亲母亲生前爱吃的东西。

    而她过来,同样是不会放百合的。因为,她母亲,生前喜欢的是桔梗。她过来,通常带的都是桔梗。

    她几乎是立即就去环视四周,四周虽是有祭拜的人,但却已找不到疑似放花的人。花虽仍是鲜艳的,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的。

    顾世安站了那么会儿,这才上前,将手中的桔梗放在了墓前。才刚蹲下,就见墓碑的边儿上丢了一个烟头。那烟头还未完全熄灭,还有点点的红。

    这就证明,过来的人,是刚刚才离开的。而且,应该是看见她来了之后才离开的。

    顾世安立即就站了起来。四周看不到可疑的人,但无论来的是谁,下山的路都只有一条。

    她什么也来不及管,快步的下了山。但一直追到山下,都未见到有可疑的人。

    她的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立即就去找了公墓的管理员。她常来这边,偶尔过来会带些水果过来。那管理员是认识她的。

    当她问起最近有没有陌生人去过她父母的墓地时,那管理员就说没有看到。

    她又问起刚才是否有陌生人刚离开时,那管理员就说陌生人是有几位,都是刚离开不久的,不知道顾世安要找的是谁。

    她一来就问那么一大长串话,那管理员是疑惑的,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顾世安挤出了笑容来,说没有。并请他以后看见有陌生人去她父母的目的,立即给她打电话。

    她是想不通谁会来祭拜她的父母的,在下边儿站了会儿,这才重新回墓地。

    这一来一回的,她回去时已是傍晚。她是一直为那束花困扰的,快要到家了,这才伸手使劲儿的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眉心。

    她到底还是想不通这事儿,到了家就给常尛打了电话,告诉了她今天去墓地遇见的事儿。

    常尛同样是没有一点儿头绪的,沉默了一下,说道:“是不是陈效?”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一下,她所有的人都想了,但却并没有想到陈效的身上。但如果是陈效,他看到她,也不应该会走。

    但除了他,她一时是想不出别的人来的。

    这事儿她不搞清楚心里就是一个结,和常尛打完电话,她看了手机一会儿,给孙助理打了电话。

    她主动的打电话孙助理是吃惊的,听到她问起陈效最近的行程是支支吾吾的。但问起今天的他倒是回答得清晰,说是陈效早上去见了客户之外就一直在公司开会,现在会还未开完。

    他是信誓旦旦的,并不像是在说谎。顾世安突然问起这些他是奇怪的,说完试探着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顾世安自然是不会告诉他的,含糊着敷衍了几句,挂了电话。

    有什么东西隐隐的从脑海里要冒出来,但仔细却想却是毫无头绪。她只得将这事儿给压了下去。

    顾世安一整个下午脑子都是乱糟糟的,待到晚些时候察觉到饿要做东西吃时,才发现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了。

    她懒得再出去,本是打算煮面将就一下的。待到去找面时,才发现面也没有了。

    她原本是打算煮点儿白粥将就一顿的,看了看时间,还是出了门。

    不过才八点多,小区里是热闹的。消食的老人,玩耍的小孩儿,笑声抑或是聊天的声音传出去老远。

    顾世安紧绷的神经微微的松了些,出了小区。这边到超市并不远,路上行人还多,她也不坐车,就走着路过去。

    超市里白天在搞促销,到了晚上人依旧很多。顾世安逛了一圈,买了东西也懒得回去做饭了,索性就在外边儿炒了炒饭,打算吃了东西再回去。

    店里的人不多,但老板的动作慢吞吞的。待到吃完东西时已是十点了。她看了看时间,然后拎着东西往回走。

    来时路上挺多人的,但回去却是冷清的,已经晚了,偶尔路过的人也只是匆匆的走过。

    顾世安也未在意,拎着东西慢慢的走着。

    走着走着的,到了更僻静的一条路时,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四周太过于安静,除了她的脚步声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她原本是慢慢的走着的,这下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才走到拐弯处,一只手突然就伸了出来,将她拽到了一边。她还未发出声音来,嘴就被人给捂住了。陈效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低低沉沉的说道:“是我,别动。”

    他的声音难得的是正经的,紧紧的贴着拐弯处的围墙没有动,注意着另外一边的动静。

    他这一拽顾世安是被吓得不轻的,见他这样子,更是绷直了身子,就那么站着。

    她刚才的时候明明是什么也未听到,但站了不到一分钟,竟然有轻微的脚步声走了过来。

    陈效松开了她拽住她的手,在看到那人的衣角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去。朝着那人的腹部就是一拳。

    那人压根就不防,被揍得闷哼了一声。但他是警惕的,在陈效再揍他时,被他给避开了。

    他一身的黑,头上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面目。大抵未想到半路会冒出一个程咬金来,他并不念战。过了几招后避开了陈效重击拔腿就跑。

    顾世安还在,也并不知道对方有几人,陈效并不敢追,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人穿过马路跑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顾世安甚至还反应不过来。待到反应过来,拎着东西的手心里已全是冷汗。

    那歹徒这会儿的时间已跑得不见了人影,有路人过来,陈效做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伸手拿过了顾世安手里拎着的东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