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愿以吾心望明月

第226章 那不是你最爱的男人么?

    本来想着,至少给她个热情的拥抱之类吧。

    没成想,慕以瞳迎到跟前,小丫头却越过她走向落地窗前放着的黑色真皮沙发。

    双肩包卸下,小丫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长长呼出一口气。

    “要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还要预约什么的,麻烦。”

    慕以瞳嗤笑,抱着手臂看着她,“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再说了,难道你的病人找你看病也不用预约,直接推门就进?”

    被堵的无话可说,文靖撇撇嘴,伸出手,“给杯喝的吧,渴死了。”

    “啧!你这丫头!”

    不用慕以瞳吩咐,文靖刚说完渴,办公室门再次被敲响。

    料想是她家能干的小川川,慕以瞳轻笑,说了声:“进。”

    果然,推开门的就是许平川。

    他手里端着两杯咖啡,迈步走进来。

    一杯放在茶几上给文靖,一杯直接递给慕以瞳。

    “谢了。”慕以瞳眨巴一下眼睛。

    文靖蹙眉盯着冒着袅袅热气的咖啡,犯了难,“秘书哥哥,这个不解渴,有没有水?给咱来一杯呗?”

    “就你事多。”慕以瞳把咖啡杯放在茶几上,忍不住弯身戳了戳小丫头的脑门,

    文靖揉着脑门乐。

    这两人,看着关系还挺好。

    许平川扶了扶眼镜,沉声说:“请稍等。”

    不多时,给文靖送了一杯温水回来。

    文靖真渴了,“咕咚咕咚”把水喝个底朝天,然后满足的叹息,“活过来了。”

    慕以瞳抿了口咖啡,貌似漫不经心的问:“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

    “你哥知道吗?”

    “还没跟他说。”

    “合着你落地就奔我这儿来了?”

    “嗯哼。”得意的昂着小下巴,文靖挑眉:“特感动吧?别那么感动,我会有负担的。”

    看小丫头没心没肺的样子,那事,恐怕还不知道。

    慕以瞳转了个身回到椅子上坐下,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慢声道:“我跟你哥离婚了。”

    她话落,文靖愣住。

    花了几分钟去消化这个消息,她咽了口唾沫,半响才问:“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多月以前。”

    “我哥,我哥同意了?”

    “废话,他不同意的话,还叫离婚吗?那就叫分居了。”

    等等,也不是。

    分什么居啊。

    前一阵两人还滚在一张床上去了呢。

    想到那个,脸上泛热。

    慕以瞳呼出一口气,又听文靖问:“你真的那么做了?”

    “嗯。”

    “靠!”低咒一声,文靖耙了耙头发,实在,无话可说。

    慕以瞳看她样子,笑了笑说:“小丫头,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和他分开,不是你一直以来想要看到的结果吗?不是还说,用尽什么办法,也要让我和他分开吗?现在,你不算是如愿了?”

    “是到是,只是……”

    “只是什么?”

    摇摇头,文靖咬着下唇望着慕以瞳,“你,你没事吧?”

    慕以瞳摊摊手,“你看呢?我能有什么事?”

    文靖起身走向她,隔着一张办公桌,认真的说道:“我知道,有些事情,外表看上去没什么,其实伤口在心里。”

    慕以瞳:“……”

    “时间越长,伤口却更加不容易愈合。每天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会疼。”

    慕以瞳:“!”

    “你现在一定就是这样吧?看着坚强,心里却缺了一块,漏了一个大窟窿似的,不断往外面涌血。”

    “停!”

    真是忍无可忍!

    慕以瞳打断文靖的话,怒极反笑,“你快别说了,再说下去,我不哭都不行了。不哭都对不起你的长篇大论。我告诉你,文靖,我没那么怂。不就,不就一个男人么。”

    “可那不是你最爱的男人么?”

    “噗!”一口血真的喷出来了。

    这丫头,不远万里,专程飞回来气死她的吧?

    她把她哥伤到体无完肤,她回来给她哥报仇的吧!

    “文靖,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文靖拧着眉,看慕以瞳双眼几乎要喷火,眼底猩红,心生不忍。

    “你说吧,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全力配合,发泄出来会好受一点。”

    “我想掐死你!”

    “……”

    “真的,特别特别想,你把脖子伸过来吧。”

    “……”

    “嗯?不是要全力配合吗?不是让我发泄出来吗?”

    “……不如我陪你喝酒吧?一醉方休?”文靖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表情,还为了搭配这个表情,特意眨巴出星星眼,装可爱。

    慕以瞳瞬间破功。

    被这个小丫头弄得没法没法的。

    除了她家慕二小姐,还没有其他女孩子能够在慕以瞳这里通过装傻充愣这项本领,全身而退。

    文靖也算这方面的,又一人才一枚。

    “走。”双手撑在桌面上站起身,慕以瞳偏头,“喝酒去,不醉不休。”

    “真喝?”事到临头,文靖又有点打退堂鼓。

    慕以瞳才不许她临阵脱逃,直接搂住她的肩膀把她往外面带,“喝酒是你说的,走了。”

    “哎?哎?我的包!”

    “别管了,先喝酒再说。”

    她,确实需要好好的醉一场。

    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个人这么对她提议呢?

    许平川正处理文件,听见动静抬起头,就见两人勾肩搭背的从办公室走出。

    他站起身,听慕以瞳说:“我俩去喝酒了,有事,有事也别电我,听不见,我也不管。”

    许平川:“……”

    你还记得你是远扬的慕总吗?

    你还记得你曾经是工作狂吗?

    扶了扶眼镜,他沉声说:“现在还是上班时间。”

    “我管什么上班不上班的。”慕以瞳丢下一句,和文靖一起走向电梯。

    文靖挣扎着回头,趁着电梯没来,对许平川喊话:“秘书哥哥!你认不认识我哥?就是温望舒!给他打电话,让他给我们收——”

    尸。

    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文靖叫慕以瞳捂住了嘴巴,带进了电梯里。

    *

    荼蘼。

    大白天过来酒吧找酒喝,也是够了。

    经理认识慕以瞳,恭敬的给开了一个大包,音响设备一应俱全。

    文靖蹲在点唱机前要点歌,被慕以瞳握着手臂拉到沙发上坐下,手里塞了一杯酒。

    “叮当”碰杯。

    那一天,文靖好好见识了一把,慕女王的魅力。

    慕女王也不负所望,大杀四方。

    没几个回合,就把文靖喝的头昏脑涨大舌头,傻笑傻乐说傻话。

    温望舒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一推开包间门,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

    慕以瞳歪在沙发上,腿上枕着半眯眼睛的文靖。

    小丫头抱着慕以瞳的手臂,一口一个“嫂子”叫的欢快。

    他站在门口,身后跟着颤巍巍的经理。

    “温,温总,那个?”

    “你先下去。”回头吩咐了一句,温望舒进去,关门。

    文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可是人们不是常说,酒后吐真言吗?

    “嫂子,嫂子,其实我真特喜欢你。我……嗝!我也知道我哥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了,嫂子!”

    “我不是你,不是你嫂子。”慕以瞳蹙眉,捏住文靖的鼻尖,“我和你哥离婚了!”

    这句话,她用吼的。

    温望舒凤眸一凛,闪过阴霾暗色。

    “哎呀!我不能呼吸了!”文靖扑腾着双手双脚,一个翻身,掉到沙发和茶几之间的空隙里去了。

    幸好那里铺着地毯,摔上去也不会很疼。

    “哎?文靖?”

    慕以瞳叫了一声,突然被人箍住后背和腿弯,身体一轻,就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

    眯着眼睛,她迷茫的看着抱着自己的人,舌头含糊不清的叫他:“温,望,舒?”

    这样叫人,自含着一股软糯。

    温望舒几乎当即就有了不该有的反应,也蓦然就想到上次,她醉后,缠着他不断要,不断求的娇憨模样。

    把她放在一旁的沙发上,温望舒又去把文靖小丫头捞起来。

    “啪啪”两下,拍着小丫头的脸,“文靖?文靖?”

    文靖彻底闭上眼睛,昏睡过去了。

    就算一个大男人,也没办法搞定两只醉鬼。

    叫来经理和服务生弄文靖,温望舒抱着慕以瞳,一行人从荼蘼出来。

    把两人打包带走,温望舒开车去了他在外面的公寓。

    这段日子,他都住在这里。

    车子停在公寓楼下,本来昏睡的文靖不知道怎么又给清醒了,“嗷嗷”叫着,又敲车窗,又唱歌的,闹个不停。

    温望舒真想再把她拍昏。

    反倒是慕以瞳,她一直酒品很好。

    歪在座椅上,痴痴的笑,让人分不太清她是醒着,还是醉着。

    “瞳瞳,还好吗?”

    温望舒蹲在慕以瞳面前,柔声问道。

    慕以瞳舔了舔嘴唇,手指戳上他的鼻孔,“我没事。”

    温望舒:“……”

    挡开她的手,他叹息一声,吻了吻她的眉心,“还能走吗?”

    沉吟一下,慕以瞳很严肃的摇头。

    他突然笑了,张开手臂,“要不要抱你?”

    她又是很严肃的摇头,说:“要。”

    宠溺一笑,温望舒把她从车里抱出来。

    文靖,直接暂时锁在车里,让小丫头继续发挥多余精力吧。

    把慕以瞳先送回公寓里,温望舒又下来接文靖。

    等把文靖弄上来,温望舒傻眼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