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第541章 悔

    可见这拳法,的确能强身健体。难怪遭到那么多武林人士的疯抢。

    既然因缘巧合落到了她手里,即便不能发扬光大,造福一下身边人还是可以的。

    说到就做。

    趁方周珍几个在堂屋吃饭,盈芳拿纸笔默写了一份逍遥拳秘笈出来。让向刚核对了一遍,确定和原稿无出入后,送给了方周珍,让她照着上头的招式学起来。

    若有琢磨不通的,这不还有学完全套招式的现成师傅么?当天下午,向刚领着老爷子一行人,在院子里演练了一遍,看得萧鼎华心潮澎湃。

    于是,愿意跟着向刚练拳的人又多了几个。

    “要不爸,咱们干脆在小叔这多住几日吧?”练完一遍,萧鼎华擦着汗提议。

    萧致文似笑非笑地睇儿子一眼:“我咋记得,午饭前你还嚷嚷着要早点回去?不是说开年公务繁忙,初三就准备上班了吗?”

    萧鼎华:“……”

    那是被金毛、金橘给吓的。

    不过和学拳一比,鄙夷的猫眼、顽皮的猴子算什么!

    ……

    一晃到了正月初六。

    萧致文一家要离开了。老俩口北上,小俩口去海城。

    萧大也要回京都了。

    年前是批了病假,如今身体养得差不多了,窝在这里逃避不是个好办法。有些事,总归得回去面对。

    萧三爷劝萧大、萧二早点退下来得了。

    “老二你么退下来后,去海城和鼎华一起住,种花种草、含饴弄孙,省得鼎华俩口子一年到头见到帅帅的次数寥寥无几。”

    “老大退下来要是觉得无聊,来宁和和咱们一道住啊。”

    萧二没反驳,点着头说会考虑。

    “说真的,要不是手头的事不是说移交就能移交的,我还真想学你搬到乡下来住。闲来无事上山打打猎、下水捉捉鱼,饭桌上还能多几道菜。你家饭菜吃习惯了,回去你二嫂要嫌我没本事了。”

    难得萧二开玩笑,萧三爷给面子地哈哈笑了几声,鄙夷道:“你别看我们家饭桌上肉菜不缺,那都是几只小家伙们的功劳,它们才是大功臣。没它们,哪怕你带着枪上山,都未必有多少收获。”

    这倒是。

    跟着兄弟上了几次山,在没什么积雪的山谷深处,见识了胖橘猫、金牙、金毛围堵野兔、山鸡,最终把走投无路的猎物赶进向刚设下的陷阱,萧致文丝毫没有怀疑。

    “那就这么说定了,哪天我要是退下来,一定上门打秋风。”萧二笑着拍拍兄弟的肩。

    萧三爷一翻白眼:“谁和你说定了。”

    萧大倚在门柱上,听着兄弟两个聊天,看着院子里蹦跶的几只小家伙,眼底流露出对宁谧农家生活的向往。

    可一想到家里那副烂摊子,眼下还不是退的时候。

    生病住院,儿子都没来探望一眼,还想老了盼着他孝顺?洗洗睡吧!心冷了,对这个世界看得更清了。将来,还得靠自己啊。

    萧三爷该劝的劝了,至于听不听,那就不是他管的范畴了。

    “老爷子就托你照顾了,到了宁和,有什么需要的只管给我来信。”临走前,萧致文说道。

    “这还用你说。”萧三爷没和他客气。

    “哇——”

    屋里传来帅帅的哭声。

    原来,一听要走了,他舍不得。既想跟着爷奶,又想等弟弟妹妹会走路了和他们一起玩,还有金毛、金橘、金牙……几天下来,他已经和动物军团达成友好了。

    百般不舍之下,嘴巴瘪了又瘪,最终还是忍不住放声大哭。

    萧二伯娘拍着他不停安抚。哭声算是止住了,可还是一抽一噎的,小脸蛋别提多委屈。

    盈芳奶完娃,拿了一盒铁罐装的大白兔奶糖,柔声细语地和小胖墩打商量:“帅帅,要不这样,小姑姑、小姑丈过几天要搬家,等搬好了家,天气暖和了,弟弟妹妹也大起来了,会听你讲故事、唱歌了,你上咱们新家住久一点,小姑姑给你做好吃的,小姑丈带你上山玩,怎么样?”

    小胖墩很听盈芳话,闻言,用力点了几下头:“小姑姑你说话要算话。”

    “肯定算话。”盈芳伸出小指头,和他来了个拉钩上吊,这才把人哄开心,抱着大白兔奶糖颠颠地跑到院子里逗金牙去了。

    “还是你有方法。”方周珍感慨道。

    “孩子别看小,其实都懂的。”盈芳说。

    “那也是你耐心。搁我急起来,哪有心情和他讲道理。这方面,我倒是挺佩服萧敏静的。她对自己孩子一向耐心有余,可惜心小得跟针眼似的,连妯娌家的孩子都不放过。简直和她那个妈一副德行。”

    说这话时,方周珍声音压得很轻,生怕萧大伯听见。

    “家里发生这样的事,大伯的心情能好才怪。听我婆婆说,大伯从病发住院到现在,鼎升哥连面都没露一下,是不是真的?”

    见盈芳点头,方周珍唏嘘不已:“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他不会觉得家里这么不顺,是大伯害的吧?脑子咋长的,真是拎不清……”

    盈芳没见过萧鼎升,对他仅存的好印象在大伯的事情之后也跌到了谷底。

    “听我爸说,本来十一月份能晋升,因家里的事被卡了。大概是因为这个,对大伯有气吧。”

    姑嫂俩长吁短叹了一番。

    离别总是匆匆。

    话别萧二一家,盈芳这边也开始收拾行李,再一个礼拜就出月子了,向刚也拿到了总军区批下来的调岗函。

    陈平倒是想留他,可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只得眼睁睁看着这么好一株苗子,从自己的手指缝里溜出去。

    这一刻,他无比后悔针对向刚了。要是没找刘永海吐槽,没听从刘永海的烂主意把他调去筑路队,萧家人怎么可能出手?不出手,就不会有调走这个事。那开年后的演习比赛,自己率领的队伍,妥妥又是军区冠军。

    连续三届夺得军区冠军,还怕在总军区领导干部面前刷不了存在感?一旦得到总军区领导的赏识,还怕升不了职?

    可惜啊可惜,就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和这么好的机会擦肩而过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