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一言通天

第1687章 最新的魔子

    邪灵的危机被申屠铁心消弭,在场的众多魔子与魔君全都放心了下来,只要邪灵逃不出魔花殿,魔帝城就会安然无恙。

    上百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危机,毕竟少见,而相隔五百年才出现的四王遗诏,更是罕见。

    随着雪孤晴的动作,所有人都将目光盯住了铺展开来的古老卷轴,其上的字迹一行行出现在所有魔族的眼中。

    “四王之诏,号令魔域,此行远征,福祸难料……”

    面对四王遗诏,只有申屠冰魇轻吟出声,没人敢在这位魔子之首的面前念出遗诏的内容。

    “如若百年不归,北州魔族需万众一心,追寻我四王脚步,远征西洲……”

    申屠冰魇道出远征西洲四个字的时候,声音顿了顿,看起来在思索着什么,于此同时雪孤晴的神色隐隐变化,眼中有暗藏的冷意出现。

    在魔花殿里时间有限,雪孤晴当时以魔族秘法更改了四王遗诏上的东字,毕竟匆忙之下,而且遗诏上存在魔王禁制,更改一字都耗费极大代价,一旦被申屠冰魇察觉出来,雪孤晴就要面对一场劫难,甚至有可能战死在魔帝城。

    更改四王遗诏的罪过,形同叛族,如果被揭发,雪孤晴将成为所有魔族的敌人。

    雪孤晴的双手狠狠的捏了起来,她冒着巨大风险所更改的字迹,能否被看出来,连她自己都无法确定。

    雪孤晴变得紧张了起来,徐言的心也一样提了起来,如果雪孤晴被所有魔族针对,他这个同谋的下场一样不会好到哪里去。

    “百年不归,王困异域,此仇不报非我魔族后裔,特留遗诏,见此号令,即刻调集大军启程,以……”

    在徐言与雪孤晴的关注之下,申屠冰魇在写着远征西洲的地方顿了顿又继续念道,并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在念到最后的时候,申屠冰魇的神态先是惊疑,接着阴沉,最后几乎是暴怒,咬牙切齿,就差把这份四王遗诏撕碎。

    “见此号令,即刻调集大军启程,以最新出现的一位魔子为远征首领,不听号令者,必受四王诅咒而死!”

    接替申屠冰魇念出最后一句遗诏内容的,是声音轻柔的银鳞,只是最后的死字听起来充满了诧异。

    不止银鳞在诧异,万魔一与须魔天钩都像木雕泥塑一般定在了原地,连雪孤晴都微张着嘴巴,目光呆涩。

    在场的数十位魔子,一个个一动不动,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消息,剩下的魔君一样被震惊不已,一时间宽敞的广场上鸦雀无声。

    “还好没看出马脚,那遗诏上必定存在四王禁制,雪孤晴的手段不简单呐。”

    徐言先是放心了下来,接着在心头暗道:“看来申屠冰魇与远征的首领要失之交臂了,他早就是魔子,最新的魔子是谁呢,这下岂不是被申屠冰魇那家伙恨死……”

    刚开始还在打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思打算看热闹,徐言一时间忘了自己的新身份,习惯性的以人族自居,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了。

    申屠冰魇充满恨意的目光望了过来。

    万魔一诧异万分的目光望了过来。

    须魔与天钩茫然的目光望了过来。

    雪孤晴震惊的目光望了过来。

    数十位魔子的目光望了过来。

    所有魔君的目光望了过来。

    一时间徐言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所有魔族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恭贺鬼面大人成为西征统领!率领魔族亿万大军挥师西征!”

    苍老的魔君银环,噗通一声拜倒在地,山呼了起来:“鬼面大人威武!鬼面统领威武!”

    反正是自家魔子,徐言的成就越高,老银环是越高兴,如今恨不得将喉咙给吼破,让整个北洲域的所有魔族都知道知道,魔族的新统领出现了。

    “最新的魔子,不就是我么!”

    徐言的眼角在跳,如果当时邪灵的神智晚点消失,四王遗诏的下半部就有时间观看了。

    万万没想到四王遗诏里非但没有命申屠冰魇为首领,还看似胡乱的定下了以新晋魔子来成为首领的吩咐,不过转念一想徐言也就明白了过来。

    以四王的狡诈老练,除非他们当真陨落,只要还有机会,又岂能将大权交给最强的魔子。

    定下新晋魔子为远征首领的举动,不过是在打乱魔子之间的格局罢了。

    为了四王自己更容易接管魔族大军,遗诏里才会出现这种挑拨般的命令,看来四王在进攻道府的时候并非没有留下后手。

    一旦在道府出事,以四王这份遗诏就能调集大军攻来,可惜四王算错了时间,没料到这份遗诏在五百年之后才能重见天日,也没想到东征被改为了西征,更没料到最新出现在北州的魔子,根本就不是魔族。

    种种机缘巧合,令徐言经历了一场匪夷所思的变故。

    他不止被绿炎魔母兽当做了魔子,还被一份遗诏命名为西征的首领,成了能号令整个魔族的统领!

    虽然只是临时的远征统领,但是谁也不知道这场跨域之战会经历多少年头,只要一天不攻下西洲域,魔子鬼面就依旧可号令千军。

    能行使魔帝般的权力,能命令魔君冲锋陷阵,能让魔子低头领命,这种种好处,连徐言都不可置信。

    号令一族的权利,有好处自然也有危机存在,那就是得罪了申屠冰魇这个强敌,甚至与对方形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申屠冰魇是北洲域的魔子之首,多年来不知收拢了多少魔族部下,实力与势力全都非同小可,徐言初来乍到,他可没想过现在就与申屠冰魇为敌。

    可是遗诏的出现,让徐言没了退路,除了雪孤晴之外,那五大魔子将成为他新的敌人。

    “这下麻烦了……”

    权衡利弊,徐言觉得还是不做出头鸟为好,于是笑呵呵的开口说道:“魔域广阔,人才辈出,想必这几年北州大地还有魔子出现,谁有最新魔子的消息赶紧说出来,这可是我魔族的大事。”

    徐言这么一说,所有的魔子们互相看了看,然后齐齐摇头。

    “据我所知,最后一位魔子出现在一甲子之前,除此之外,就是你鬼面大人了。”

    躲出老远的雀道人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众人面前,既然危险已经过去,邪灵被重新封印,这位最精通奉承之道的雀道人自然要与新的魔族首领套套近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