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网游之短刀行

第一百章 久别重逢

    “你怎么又跑到万剑山庄去了?”严重疑惑的问道,司徒无咎指点过白天书的剑法后,就闭门谢客,为月圆之夜的决战做准备,就算白天书再去,也是见不到司徒无咎的。

    “这个,一时好难说明白,总之你快点过来就是了。”白天书敷衍的应了一句。

    司空探云没直接让他驯养的飞鹰找上自己,想来应该是因为自己易容了的关系,严重带上霁雨疾赶向万剑山庄,司空探云回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老头子的消息。

    到了万剑山庄,看见在庄园内兴致勃勃赏梅合影的纱织和淅沥雨丝,严重就明白了过来,白天书肯定就是被她们俩拉来的,难怪会说得含含糊糊的,要是她们自行过来,多半就被老方丢出去了。

    回到这里,严重自然是恢复了本来面目,以燕北飞的面容想进万剑山庄,老方可不会给面子,难免要起冲突。

    跟淅沥雨丝和纱织打了个招呼,严重拉着霁雨的手转过几株梅树,庭院一侧的凉亭映入严重的眼帘,阔别多时的司空探云坐在石桌前一手持着酒杯,一手执着筷子,运筷如飞,开怀大嚼,白天书坐在一旁,和一个背对着这边的青袍人在交谈着,在司空探云的旁边还坐着一位清丽温婉的女子,她显露出来的名字是西门小小。

    来了几次万剑山庄,严重还是首次见到这位万剑山庄的女主人,百年前的一代剑神西门吹雪的后裔,西门小小模样柔柔弱弱的,等级却是不低,75级,足足比严重高了10级。

    严重的注意力却没放在他们的身上,脚步骤然停下,出神的盯着那青袍人的背影。

    霁雨也看清了那青袍人的名字,那不正是传授了严重无双谱易容术,让严重一直苦苦寻觅的“老头子”哥舒行文。

    轻推了严重一把,霁雨轻声说道,“楞着干嘛,还不快点过去。”

    哥舒行文悠然的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向严重,如今他的容貌应该是他的本来面目,两鬓斑白,气度从容,双眉斜飞人鬓,目光奕奕有神,严重可是知道他年纪已经不小,看着却还是和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一般,脸上没有一丝皱纹,岁月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可以想见他年轻时必定是个丰神俊朗的美男子。

    严重这才反应过来,惊喜的疾奔上前,“老头子!”

    哥舒行文脸一黑,长身而起,对着跑到近前的严重一个暴栗就敲了下去,“死小子!在别人面前也敢这么没大没小的。

    严重可不会任由他敲中,饶是哥舒行文出手奇快无比,也只是敲到了空处,严重的身影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嘿嘿嘿,打不中!”严重的身影出现在丈余外,笑嘻嘻的说道。

    话音刚落,严重的脸就绿了,哥舒行文竟然站在了自己面前,还未及反应,就觉身躯被戳中了不知多少下,身体顿时整个僵硬,连根小指头都动弹不了。

    “我让你嘿!老夫要揍你你还敢躲,翅膀硬了你!”哥舒行文屈指一记暴栗凿在严重脑袋上。

    严重只余下眼珠子骨碌碌的打转,话都说不出口,苦逼得很,护体罡气完全没对哥舒行文造成任何阻碍,瞬间就被制住,只得默默运转森罗万象,期盼冲开禁制,哥舒行文的点穴手法奇异,浑厚的真气透入经脉之中封锁,森罗万象只能慢慢侵蚀,要解决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搞定的事情。

    众人一愕,司空探云放下筷子摇头失笑,实是没想到哥舒行文和严重久别重逢会是这样的一副场景。

    霁雨走了上前,恭敬的行礼,“见过哥舒前辈。”

    哥舒行文打量了下霁雨,慈和的笑道,“你就是严重的媳妇,不错,比这死小子有礼貌多了。”

    说着,哥舒行文从怀里摸出了个玉佩,递向霁雨,“见面礼,你收着。”

    “谢谢前辈。”霁雨也不推却,双手接过。

    严重以眼角余光瞟了一眼,老头子倒是出手阔绰,那玉佩微微泛着莹润的光泽,一看就不是凡品。

    “前辈把他放了吧。”霁雨为严重求情道。

    “让他多站一会,小姑娘你过来坐下说话。”哥舒行文道。

    霁雨对严重摊手耸肩露出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跟着哥舒行文走到石桌旁落座。

    “来来来,试试小小妹子的手艺。”司空探云招呼道。

    霁雨看了看桌上,楞了下,摆着的几道小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些点缀的梅花,还能吃啥?

    司空探云看了眼也觉得尴尬,干笑着挠头。

    “我再去弄点酒菜过来。”西门小小站起身走了出去,

    过得一会,严重总算借着森罗万象冲开了禁制,跑到霁雨身边坐下,“这么久没见,就搞这么一出,老头子你也不烦。”

    终于见着了哥舒行文,严重心中是激动不已,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述,打闹了下,心里反而淡定了下来,老头子还是原来的模样,看起来还过得很不错的样子。

    “让你卖弄瞬步,知道错了吧。”白天书笑道,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严重无往不利的瞬步吃瘪,哥舒行文仿似知道严重瞬步行进的方向,毫不偏差的追了过去,身法也是快得惊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的?”严重也是好奇,瞬步完全隐没了身影,老头子是怎么把自己抓个正着的。

    “你那步法不是楚瑜教你的吧?”哥舒行文没有回答严重的疑问,反问道。

    严重点头,“这是另一个前辈传授给我的。”

    “你也是福缘深厚,这步法倒也奇特,能蒙蔽人的双眼,但气流的细微变化可做不了伪,碰上高手需得小心谨慎些。”哥舒行文淡然道。

    “那也就是对上你。”严重嘀咕了一句,老头子的武功比自己想象中的更高,他学了那么多奇门杂学,武功进境还一点都没耽误。

    “老夫四处奔走,寻觅魔相宗余孽的踪迹,听闻过不少江湖中人谈论起你的事情,你也算闯出了一番名头,不枉老夫教你一场,甚好。”哥舒行文带着几分欣慰的说道。

    “多亏你老人家传授了我诸多功法。”严重心中对哥舒行文的感激难以言表,要是当初没有进那小酒馆,没有得到哥舒行文传授森罗万象和无双谱易容术,机关术那些杂学,自己也不可能混得风生水起,说不定早就弃刀用剑,现在也不知道会混成什么样子,森罗万象给自己带来的助力是最大的。

    “你要没学刀的话,有我苏醒了帮助你,剑法也不会差啊。”严白舞突兀的冒头。

    “还是刀好。”完颜不破冷不丁的说道。

    听完颜不破这么说,严白舞气鼓鼓的哼了一声,又沉寂了下去。

    严重没管他们俩,向着哥舒行文问道,“魔相宗现在追查得怎么样了?”

    在京师混了好一段时间,严重也没见到有疑似魔相宗的人露出一点端倪,要说功法最诡秘的还算是苦海双妖,他们吸孩童的血练功,但他们的功法和严重曾见过的魔相宗门人大相庭径。

    “这大半年来,我遍寻天下,更凭着一些蛛丝马迹曾远走海外,被魔相宗所惑,加入了这邪派的不乏知名侠士,黑道巨孽亦有,从他们口中逼问出了些线索,一路顺藤摸瓜查探下来,诛杀了不少魔相宗妖人,最终,线索指向了京师,我怀疑有魔相宗的首脑潜伏在京城一带,暂时却未能搜出他的踪迹。“哥舒行文神色凝重的说道。

    “近段时日,我跟哥舒前辈还有陆小鸟寻遍了京师周遭,连皇城都摸了进去一趟,终是在紫禁城内找到了些许痕迹,如果没料错的话,那妖人应该藏身在皇宫之中。”司空探云插话道。

    严重几人暗自惊叹,哥舒行文和司空探云,陆飞凰三个也是毫无顾忌,出入皇宫重地说得那么轻巧,紫禁城里面可是有诸多高手,卓中则,谷振,卓风行,曹少钦四个大太监还都是顶尖的大BOSS。

    “魔相宗的这妖人潜藏得很深,我们去的时候只是粗略的察看了一遍,现今我准备易容混进皇宫之中,仔细查探。”哥舒行文说道,“也就是知道你小子来了这边,和你见上一面,小聚一下。”

    “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么?”严重问道,凭自己现在的武功,应该可以协助老头子了吧。

    “司徒无咎与那安乐侯谢玉仑决战紫禁之巅,当今皇帝会开放紫禁城,让你们其中一些够资格观战的进入其中,我观近日京师暗流涌动,料想那天必定会有变故,说不准魔相宗那妖人也会有所动作,到时你们可借机查探一二,有发现自是最好,没有也无需在意,能观摩两位绝世剑客的对决,也是一番机缘。”哥舒行文微笑道。

    一听他这话说得敷衍,严重就知道哥舒行文没有指望过自己这些人能帮上忙,不打算让自己插手,他倒是猜到了月圆之夜会有变故,可惜他却不知道安乐侯谢玉仑早定下让书书顶替迎战的计策,谢玉仑肯定有所图谋,才会这样搞,答应了安乐侯保守秘密,严重也不好把这事说出来。

    西门小小带着一名侍女把酒菜端了上来,几道小菜色香味俱全,皆以梅花点缀,倒是应景得很。

    畅饮了一番,哥舒行文飘然而去,司空探云也跟着走了。

    严重心中愁肠百结,很快十二星相就要齐聚京师,也不知道青龙老大会选在哪天搞事情,严重猜想多半就是月圆之夜那天,趁着所有人都在关注紫禁之巅那一战,就是动手的最好时机,就是不知道目标是哪。

    白天书被纱织和淅沥雨丝缠着,脱不开身,严重也没管他,带着霁雨回到京城,在聚宝阁拿到了龙一铸造好的巨剑,龙一的打造手艺很不错,这柄被他命名为龙牙的重剑属性比霁雨原本用的斩空高了很多,达到了人字的品质,整道剑身看起来不像是金铁铸造之物,泛着一层紫黑色的幽光,锋锐异常,剑柄里还藏着一柄同样材质的短剑。

    属性及不上同级别的传说武器,但比紫武就要好多了,唯一的遗憾的就是装备等级需要60级,霁雨暂时还用不了。

    说起来这剑叫虫牙还更贴切些,主材料都是以死亡之虫的毒牙融炼到玄铁跟紫晶铁的合金之中,估计龙一是觉得叫龙牙威风一点。

    一晃两三天过去,严重就是陪着霁雨做任务练级,霁雨拿到新武器是兴奋不已,一心想早点装备上,她对逛街游玩什么的也兴致不大。

    京城里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做任务练级都要跑得老远,离京城稍近的任务区域都是人满为患,一个任务目标少说也有几十人盯上,麻烦得很。

    借着霁雨闷头练级的机会,严重溜过去暗阁,得到了青龙老大发下来的讯息,聚会的时间就在十四日的夜晚时分,地点就在暗阁之中,十二星相除了碧蛇神君墨小鹏,已经全部到了京城,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在哪里藏身。

    时间飞逝,到了十四日当天,严重照旧陪着霁雨出外练级,到得黄昏时分,也不需要严重去想借口,书书夫妇找了上门,邀请严重跟霁雨一起用过晚餐,才让璃墨陪着霁雨去逛夜市,霁雨知道书书肯定找严重有要紧的事情商议,才会故意支开自己,也没有多问,严重该说的事后绝对不会隐瞒。

    书书带着严重到了安乐侯府,拜见了谢玉仑,严重为书书制作了一张谢玉仑的面具,帮他易容成了谢玉仑,书书带上从谢玉仑那借来的随身宝剑九歌,穿戴上早就准备妥贴的发冠服饰,光从外表看,就像是跟谢玉仑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完全看不出一点差异。

    出了安乐侯府,严重直奔暗阁,青龙老大早在暗阁的密室中等待着众人,密室中还算宽敞,左右两边摆好了座椅,严重环顾了一圈,却发现除了上首青龙老大坐着的,只有十张椅子,少了一张,不由得心生疑惑。

    “碧蛇此次不便前来,老牛给他带了讯息。”青龙神君淡然解释了一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