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帝国日不落

第七百三十七章:英明神武的王

    楚儿跟大明两位皇后有交往,和宫里许多嫔妃熟络,这一次省亲出使两不误。

    “南明”王室高姿态,主动和大明皇室交好,后宫王后和王妃频频来往于大明。

    来而不往非礼也,久而久之,爱面子的崇祯当然会不好意思,大明皇后出访“南明”就会水到渠成。

    一旦黄胜发现大明京师如同历史般出现危险,他就会策划张焉皇后和周皇后这个时间段离开京城出访“南明”。

    她们不在皇宫当然安全有保障,至于她们会不会带上年幼的皇子和公主随行,就得看每个人的运气。

    黄胜埋下伏笔,预备救不肯受辱选择殉国的两位皇后的小心思当然无法告知蓝妃,但是彩儿乖巧而且言听计从,王爷让她如何做,她一定会做得比预期还要好。

    彩儿不仅仅和皇后嫔妃相处融洽,连宫里的女官、宫女、太监都视蓝彩儿为恩主,如今彩儿在紫禁城串门子,如同在“南明”王宫般自由。

    彩儿和周皇后闲话,得知崇祯皇帝感到用度艰难,觉得后宫人员过于庞大,准备裁撤一部分宫女回家乡嫁人安家,皇帝让张焉皇后和周皇后带头清理自己宫闱里使唤的宫女。

    如此举措愁坏了两位皇后,她们知道内帑所剩无几,宫里日子过得紧巴巴,如果不是蓝妃下订单给许多活计,宫廷的开销早就不够。

    可是宫外老百姓的生活更加窘迫,宫女挣了银子还要贴补家用,如果放她们回家,她们大多数人家里的日子更加没法过了。

    彩儿动了恻隐之心,大包大揽告诉二位皇后,只要是大明宫廷裁撤的人,无论是宫女还是太监,“南明”一概收下,不但会提供就业机会,还会让她们生活逐步改善。

    为什么南明就是不差钱?张焉皇后历经两朝,从天启帝到崇祯帝每天都在为军饷、赈灾银子发愁,南王动不动就几千里大移民,他为什么如此有钱?

    张焉问道:“蓝王妃,你要知道这一次裁撤的宫女有可能达到千人,她们都是过了妙龄的女子,要给她们安排合适的营生谈何容易。哀家迟迟不肯答应皇帝就是想自己省一省,再多接一些活计贴补,好让大家合伙养性命。”

    周皇后红了眼眶,帝王之家日子过得如此倒还罢了,连累贤德的嫂子都得不到国之供养,哀哉痛哉!

    周后哽咽道:“嫂皇后,委屈您了,还是弟妹无用,不能如蓝王妃那样能耐,不会挣银子贴补皇家。”

    张焉叹道:“唉,怎么是皇后的不是了?你一个女人家那里有机会做事,也只有南王家不同凡响,其他人家根本学不来。”

    彩儿严肃道:“二位皇后尽管放心,不管是一千人还是两三千,‘南明”都能够安置,如今南明夺了几十个小国王宫。

    这些王宫大多数都改建成为对外接待的官驿和客栈,生意越来越好,盈利也越来越多,如果有了大明宫廷出身的宫女、太监前往管理。

    以后的盈利能力更加不可限量,她们得到的收入一定足以为自己置办丰厚的嫁妆。”

    张焉惊讶道:“南王灭了南方几十个小国?连人家的王宫都夺取了?这、这、这是何等了得。”

    不好意思见客,又喜欢听彩儿讲“南明”趣事的坤兴公主一直在屏风后偷听,母亲周皇后知道也由着她,小姑娘听到此处,心里扑通、扑通狂跳。

    美女爱英雄,这时朱媺娖根本不会考虑南王席卷东南亚会造成多少杀戮,她眼里冒着崇拜的小星星,脑海里是自己那英明神武的王提枪跃马纵横驰骋,敌国望风而降。

    彩儿骄傲道:“我家王爷大军到处,东南亚诸国飞灰湮灭,太多城池不战而降,许多楼堂馆所被完整接收,接管的王宫基本上没有毁于战火。”

    周皇后不解道:“蓝妃,南王把诸多王宫都改为对外接待的驿馆可行吗?本宫只知大明已经把驿站都裁撤了,原因是驿站每年都需要朝廷贴补,朝廷用度枯竭,已经贴不起了。”

    彩儿谆谆诱导二位皇后,她道:“哪有驿馆不盈利的道理,大明驿馆为什么要朝廷补贴两位皇后有可能不明白,可是妾身却是心知肚明。

    如果这些驿馆放在‘南明’由妾身来管理,保准能够把皇宫的用度都赚出来。”

    这绝对不是吹嘘,彩儿是个商界女强人,做生意精明得很,她名下许多酒楼、客栈都是来钱的好营生。

    她还有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有明确的规章制度,有大量流动资金,拿来现成的驿馆经营如果赚不着钱,岂不是贻笑大方。

    两位皇后沉默了,她们明白了彩儿言下之意,因为皇帝也曾经多次说过,大明简直是无官不贪,都已经发展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彩儿又道:“‘南明’商业繁荣来往的商贾如云,‘南明’不歧视压榨商贾,这些人来‘南明’做生意,发现可以下榻以前需要仰视的王宫,大部分人都愿意拿出银币入住,因此驿馆是一个赚钱的好买卖。”

    也确实如此,后世宾馆就属于一次性投资后靠每天的客流量来收回成本达到盈利的初衷。

    “南明”空手套白狼免费得到了许多宏伟瑰丽的宫殿,国王宅子的地理位置当然是王国风水、风镜最佳处,大多数都在城池的中心区域也是城池最整洁的所在。

    这些宫殿作为缴获的不动产加以改造、维修、装潢后营业,投入成本毛毛雨,由于王宫改建的驿馆、客栈档次、位置、景色得天独厚,自然顾客盈门,盈利能力毋庸置疑,理所当然赚得翻了天。

    张焉道:“如此,哀家放心了,宫里出去的人经营驿馆,还是在王宫经营想必不会太吃苦,以后这些人就拜托给蓝妃照应了。”

    彩儿道:“这些宫人去驿馆做的事情跟在皇宫里大相径庭,还会自由许多,皇后放心吧!”

    周皇后站起来万福道:“谢谢蓝妃伸出援手,本宫有礼了。”

    彩儿慌忙站起来扶着周皇后道:“咱们以后应该就是一家人了,以后照应她们恐怕用不着妾身,有人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呢,咯、咯、咯……。”

    屏风后的朱媺娖蓦然觉得面孔发烧,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坤兴公主从小就知道父皇和母后经常为宫内用度发愁,母后甚至还给父皇缝补内衣,父皇也不顾及天家颜面,缝补过的衣服也经常穿着。

    她即将嫁给大力提倡女子参加工作的南王,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想方设法学经营,争取让父皇母后再也不为银子而操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