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581 你想不想没关系,我想就行了

    临近春节,外面的节日气氛一天比一天重。

    林惜大概十天前做了个体检,那时候已经怀孕11周了,快两个人月了。

    还有五天的时间就到春节了,她干脆约第一次了产检。

    这两年生二胎的人多了,公立医院产检的人多,排队不好排,陆言深直接在私人医院安排了。

    反正他们也不差钱,体验更重要。

    私立医院的孕检的人也不少,不过比起公立医院,那就是大巫见小巫了。

    丁源跟医生预约的是下午三点,陆言深早上去了一趟公司之后直接就回来,陪着她吃了一顿中午饭,然后等林惜睡着了,才去书房那里把加急的文件看完。

    林惜的孕反倒不是很明显,宝宝都不怎么折腾她,就是有点儿嗜睡,但吃喝方面她跟以前没什么区别。

    但是陆言深早就已经请了一个营养师,开始调理她的饮食,免得到时候孕反严重了,什么都吃不下去。

    林惜口味本来就偏淡,调理对她倒是没什么影响。

    这个午觉一睡她就睡了两个小时,从十二点多睡到两点多才起来的。

    醒来的时候陆言深正在附身撑在床上低头看着她,见她醒过来了,伸手碰了一下她的脸:“醒了?”

    他的手十分的凉,虽然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但是林惜还是被激了一下,她瞬间就清醒过来了,摸了摸他的手,笑着嫌弃道:“真冷。”

    她的手从被窝里面伸出来,自然是暖和得很,哪里像陆言深,他刚才一直在书房里面握着鼠标,手自然有些凉。

    而且他又不喜欢开暖气,林惜不在书房里面,他就没开暖气,全靠自己发热,这会儿的手指都像冰一样。

    陆言深怕冷到她,抽回手,起身给她拿衣服:“两点多了,我们去医院体检。”

    林惜打了个哈欠,任由他将自己拉了起来,伸手配合着他把外套穿上。

    这两天A市天气倒是不错,有太阳,但是气温低和风大是硬伤,一出门那风就好像刀一样,专门往脸上刮去。

    继上次的一双手套之后,陆言深又给她弄了一定帽子。

    咖啡色的六角帽,跟个灯笼盖一样落在她的头上,林惜的视线顿时就被挡住了,一双眼睛全被那帽子盖住了。

    她哼了哼,有些好笑:“陆总,你这是不让我看路了吗?”

    她刚说完,陆言深就伸手帮她把帽檐拉了上去,露出她一双杏眸,又抬手帮她把帽子弄乱的头发梳整好,才牵起她:“走了。”

    林惜被他裹得跟个粽子一样,浑身上下,嘴巴若影若现,眼睛也是若隐若现,唯一清晰的就是她那秀气挺直的鼻梁和圆润小巧的鼻头了。

    停车场在底下,有点阴凉,两个人刚从电梯出来,就被冷气打了一脸。

    林惜下意识地抬头看着自己身侧的男人,眼睛微微一弯:“陆总,你真是个好父亲!”

    陆言深知道她在挖苦自己,冷嗤了一声,“岳父大人的棺材板要按不住了。”

    林惜讪讪,没再说话了。

    今天医院预约产检的人不少,不过林惜是约了三点的,所以这个时间点,医生就是服务她的。

    十六周之后才能够做唐氏,所以这次产检倒是轻松。

    私立医院没什么人,也用不着排队,林惜做完产检不过才半个多小时。

    陆言深牵着她准备回去,两个人刚从电梯出来,就碰上了邓瑞生的太太王秋瑾。

    邓瑞生没来,王秋瑾自己一个人来的,但是没看出来她怀孕了,要不是在这里碰上,林惜也不会知道。

    “陆总,陆太太。”

    林惜点了点头:“邓太太,真巧。”

    她们并不是很熟,所以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各自走开了。

    从医院走出来就是一阵风,不过林惜戴了帽子不说,还被围巾给缠了一圈,脸基本上都挡住了,也没什么感觉,只是一时没留意,风吹着她的衣摆,将她往身后带,不过陆言深在她身后把她给扶住了。

    回到家的时候才四点多,林惜把围巾和帽子脱下来,陆言深突然之间将她抱了起来,走到沙发上将人放到自己的腿上,捉起她的右手,一边把玩着她的食指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她:“陆太太,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林惜愣了愣,有些惊讶:“你想办婚礼了?”

    “怎么,你不想?”

    他挑着眉低头看着她,黑眸里面深不见底,但是那里面却清清晰晰对映着她的脸。

    见他这样,林惜故意说反话:“我要是不想,陆总就不办了吗?”

    陆言深捏了一下她的手心:“你想太多了,你想不想没关系,我想就行了。”

    “霸道。”

    “哦。”

    他应得敷衍,林惜反手扣住他的手,不让他捏自己了。

    陆言深也不急,看着她继续问刚才的问题:“喜欢什么样的婚礼,嗯?”

    求婚场景他要给她惊喜,但是结婚,到底还是要听一下陆太太的想法。

    陆总虽然霸道,但是在这一点上,他还是很清楚的。

    “陆总你这么厉害,你自己想啊。”

    她说完,不管他再怎么问,反正她就是不开口去说了。

    陆言深问不出来,也不问了,只是将人松开,摸出了手机,给丁源打了个电话,让他把这几年来的一些婚礼现场布置都拿给他看。

    他这话是直接当着林惜的面说的,林惜本来只是想要逗逗他的,结婚现场大多数都是新娘子去过目确认的,哪里让新郎去弄的,更何况,比起她,陆言深忙得跟国家主席一样。

    但是陆总说一不二,他既然已经把电话打到丁源那儿去了,显然婚礼布置他是要盯着的。

    之后几天,林惜几次说让他把婚礼的事情交给她来处理,但是陆言深每次都只是给了她一个轻飘飘的眼神,然后拿着一堆的资料自己去书房翻。

    林惜作为新娘,连自己结婚是哪一天她都不知道。

    这段时间年关,结婚的人多的是,A市的酒店大多数都被人预定了。

    但是陆总财大气粗,直接就把A市最豪华的酒店包了下来放着。

    两个人都没什么亲戚,陆言深给了林惜三十张请帖,林惜满打满算,最后也只发出去不到十张,除了宋敏,基本上都是琴行的人。

    但是宋敏说了,她是要做她的伴娘的。

    林惜想起这件事情,就想起伴郎的事情了。

    陆言深相熟的朋友倒是不少,之前在N市的时候就有一个,但林惜也不知道他会让谁当伴郎,为了宋敏,她连忙走去沙发上拉了拉正在翻报告的:“陆总,伴郎是谁啊?”

    他把报告往桌面上一扔,低头看着她,饶有兴致:“想知道?”

    林惜连忙点头:“想。”

    “呵,我不说。”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