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凰娇

第43章心愿

    “嘻嘻嘻!这刘家人果然没规矩,哼!”文祁冷哼一声。

    皇帝本来对刘溪无感,也没有更坏的情绪,并没有因为刘媛而迁怒她的想法,只是忘记她了,但这次看到反而印象变差了,才没两个月就忍不住了呀,这点心思都让孩子看出来了,成什么样了。

    “哼!不懂规矩的人提她干什么,走父皇给你选个马去。”皇帝摸摸女儿的头,为她擦擦汗。

    “嗯我二哥也没有马呢,今日我二哥回去做功课去了,父皇你给我二哥也选一匹马吧,前儿三妹妹有点咳嗽了,你去看看,免得奴才们不上心。”文祁宁愿推着父皇去别的地方都不让刘家捡便宜。

    提起另外两个女儿,皇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成,朕去看看,小东西,朕答应你的事没忘记,别的做不了但朕不会忘记我闺女儿子受的委屈。”皇帝认真的望着女儿,心里有点难受,女儿不信任他了。

    说了不会放贵妃出来,也不会宠爱刘家女,就真的不会,女儿不信任自己这比刘家的行为还让他扎心难受呢。

    “您真的会记得照做么?我们姐弟也不知道能不能安全长大,能陪母后多久,如果一定要死一个人才可以,我希望死的人是我,让弟弟留下吧,弟弟是男孩,母后将来也有个依靠不是。”文祁头一次认真而诚心的说着,她不在乎别人听到看到,这就是她的心声。

    都活过一辈子了不在乎了,这条命已经是捡来的了,能做的就是把每一天都活好了,活高兴了。

    “不许胡说,长宁你这样是扎皇上的心呐。”安国公立刻出声呵斥,眼里有些晶莹之色,紧皱着眉头,差一点掉下老泪来。

    “姐姐……。”文麟声音里多出一丝哭腔来。

    “你不信任父皇了么。”皇帝抱着女儿微微仰头看着她,终究是他们的事伤害了女儿,让她早早的懂事了。

    “我知道父皇不容易,和江山社稷和大齐的老百姓比起来,我们不算什么了。我知道父皇每一天都很艰难,我知道父皇比我还难受呢。北魏还在虎视眈眈,回纥跟吐蕃成了亲家了,父皇每一天都很忙碌辛苦。我是大齐的公主我该为父皇分忧的,可我还小什么都做不了。我能做的就是尽我我所能孝顺长辈,保护弟弟,那次惊马其实我也很害怕,让我知道其实我这把力气没什么用啊,那一刻我也很害怕很惶恐……。”文祁长长的叹息一声,咽不下这口气,忘不掉对刘家的恨啊。

    “文祁,我的好孩子,你做的够多了,你不是想当将军么,父皇答应你只要学好了本事,我就给你军权好不好,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父皇一定支持你。”皇帝在这一刻,话自然而然的就脱口而出,说出口了反倒松口气,并不后悔自己冲动答应了女儿,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自己错过这机会也许会后悔。

    “父皇你相信我么?我会成为您的骄傲,我会保护大齐保护父皇母后和大齐的百姓。”文祁目光平视帝王,一字一句面色平静的说着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坚定而从容。

    面对这样的眼神皇帝不知怎么了竟然就相信了,即便是孩子的戏言,他也愿意倾其所有去培养女儿,谁说女人不能做将军,朕乐意给我闺女一个将军做做,怎么了?

    “朕相信你,相信我闺女会保护我。”皇帝突然觉得有点鼻酸,他闺女懂他的心酸和憋屈,小小的孩子努力让他们快乐轻松一些,她只是个不到七岁的孩子呀,却什么都明白了。

    “父皇走,我们去骑马,文麟你要好好学骑马听见没,不好好学我保证把你打的母后都认不出你是谁。”文祁十分嚣张霸道的冲弟弟扬了扬拳头。

    文麟一缩脖子无奈的点头,上次惊马后确实有点害怕面对马匹,哥哥们邀请他再去打马球也没答应,他有点害怕了。

    “你要给他一点时间。”皇帝拍拍女儿的后背,也没错过儿子一闪而逝的惊慌。

    “有什么好怕的,熬过去就是了,哪有人能随便成功的,难道练武就不苦没有危险了,喝水还能呛死呢,怕这怕那还过不过日子了。”文祁不以为然。

    “我练还不行么,你别叨叨了。”文麟不愿意听了,当着么多人面他也要面子的好不好。

    “哼!德行样子,一会我教你,我跟你一起。”文祁白了弟弟一样。

    “呵呵呵!骂的最狠的是你,最疼的也是你,你这张嘴呀可要改改,不然可不落好。”

    皇帝忍不住都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愉悦的笑意。

    “我母后说了,我和您一样的脾气,一辈子也不会说一句好听的软话,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定国公差点喷笑,好容易忍住了,被安国公瞪了一眼,大袖盖着脸偷偷的笑。

    “去,不许胡说。”皇帝耳朵根都红了,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就这样了,懂我的人自然懂我,不懂我的人我还不稀罕呢。”文祁哼了一声,颇为傲娇。

    “熊孩子脾气老倔。”皇帝拍拍她。

    到了马场,文祁迫不及待从皇帝怀里跳下地,冲进马房一脸兴奋的朝文麟几个人招手,“快来看讶,这有好多马,你看这匹肯定是好马。”一面指着一面点评,眼里全是兴奋的光芒,暗搓搓的瞅着准备挑一匹最好的马可以跟着自己到成年了。

    文麟走在最后头慢吞吞的,文祁一眼就看穿了弟弟心里藏什么猫腻呢,这次没有喝骂而是走过去拉着文麟的手,文麟抬起头看着她,撅噘嘴,有点小委屈。

    “走我带你去看看,万物有灵,马儿也是有灵性的,相信我,姐姐会保护你的,你不信我了,不和我好了?”文祁歪着头问弟弟,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文麟撅噘嘴,点点头主动走向马房,然后转过身看着姐姐,倨傲的扬着下巴,表示我才不怕呢,我就是懒得动而已。

    “呵呵呵!姐姐给你挑一匹,然后带你去溜达好不好?”文祁拉着文麟愉快地笑着,伸手搓搓他的耳朵对他的勇敢表示奖赏和鼓励。

    “嗯。”文麟耳朵根红红的,歪着头眼里带着欢喜的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