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英美]会走动的小甜饼

83.Chapter 83

    你懂我懂大家都懂

    他坚定地相信弗瑞也是这样的想法, 不然不会每次看到他都摆个臭脸。

    班纳博士在伊娃恢复后,特地来给伊娃道谢。

    绿巨人内是一个温和内敛的人,这一点从钢铁侠无意识泄露中, 伊娃就知道了不少,但真的看到真人的时候, 她还是有点惊讶。

    伊娃似乎有点理解绿巨人那句话了。

    班纳博士似乎对伊娃能与绿巨人对话感到神奇, 颇有种想与伊娃好好探讨的感觉。不过克拉克经过这一次后,对伊娃的保证失去了信任,直接把她给打包带走了。

    伊娃就这么回家了。

    想来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毕竟在中途被截胡后, 她又昏迷了一天, 等到真正回到堪萨斯时, 已经是原定计划的第三天了。

    玛莎抱住这个稍不注意就出事的小女儿,用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都不打个电话过来, 如果不是克拉克听到你的声音, 你是想急死我们吗?”

    伊娃羞怯地在玛莎肩头蹭蹭,回来的时候她为了给家人惊喜, 特地没打电话告诉他们。

    没想到最后真的是一个“惊喜”。

    克拉克在后面拉着伊娃的行李箱进了屋内, 然后便匆忙地离开。

    从昨天起,他的主编就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他,连伊娃都能听到那个上司的咆哮声了。

    在不是超人的时候, 克拉克的性格可以说是老实温和到了极致, 即便在纽约面对几个超级英雄时隐约显着强势, 但那也是因为伊娃受伤的缘故。

    等回到堪萨斯,他又变成那个小镇男孩了。冲着玛莎和伊娃匆匆一笑,他难得用了超级速度作弊,蹭地离开了堪萨斯。

    再不回去,主编估计要人道毁灭他了。

    伊娃目送着克拉克的远去,搂着玛莎进了屋内,心虚地在妈妈身边嘘寒问暖,忙上忙下,丝毫不给玛莎询问的机会。

    她知道哥哥是不会告诉玛莎那些太……的事情,当然复仇者们也不会那么直接地告诉克拉克。但克拉克毕竟是超人,只要他想,世界上没有他听不到的声音。

    只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他们都不会把外面的事情告诉玛莎,他们亲爱的母亲。

    克拉克来见玛莎的时候,永远是干净整洁,从不带着硝烟血色。

    伊娃心里默默地想着,接下来这半个多月,一定要老实呆着陪玛莎,别让她继续担心。

    至于伊娃想要的资料,钢铁侠已经交给她了。

    不过伊娃这段时间还是想跟玛莎好好生活,这个极有可能改变她过去一切的东西,伊娃想缓缓再看。

    这日,伊娃起来帮着玛莎料理完玉米地,带着一束鲜花放在查理墓前。这几日玛莎的腰有点不舒服,伊娃尽量不让她做活计。

    但玛莎总是闲不下来,伊娃只能把所有出门的活都揽下来。

    当伊娃经过仓库的时候,她并没有注意到隐约传来的细微动静。

    屋内的布置很温馨,圣诞节前的准备总是麻烦的,伊娃本来以为她都要在英国度过了,没想到她倒是赶上了。

    克拉克还在赶稿,等最后一项任务完成后,他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伊娃跟兄长确认过这点后,就继续去忙活了。

    玛莎准备了一棵小小的圣诞树,把它布置得漂亮。伊娃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往里面塞了礼物,等待着明天玛莎的发现。

    七点的时候,克拉克出现在门口。

    伊娃看着他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用了超级速度作弊,他一边冲着她笑,一边帮伊娃拿下橱柜最上面的东西。

    “我不会再用能力作弊了。”

    伊娃轻笑着应了声,“老规矩,我们做饭你洗碗,希望今晚你还能这么说。”

    “哦,伊娃,我可以……”

    “不,克拉克,说过的话不能当作耳旁风。”

    超人无奈地耸肩,老实认罚。

    伊娃把最后一道菜放到餐桌上,玛莎也点好了蜡烛,招呼着他们过去。

    外面冬雪飘洒,但屋内其乐融融的气息更加温暖,克拉克微笑看着玛莎,他的人类母亲还是如此宽容,在她的眼里,或许克拉克还是跟以前一样弱小。

    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仓库,接连好几声闷咳后,黑影靠在铁桶边竭力喘息着,瘫在地上的手脚无力动弹。

    被碾碎时的剧痛仍残存着,但少年心里更翻滚着的无尽的恨意。

    对那个扭曲丑恶的罪犯,对死去的母亲,对没来得及救下他的养父……

    一切的一切,最厌恶痛恨的人,却还是无能为力的自己。

    如果……

    他倦怠地闭上眼睛,世上没有如果。

    夜色渐冷,风更大,雪也更大了。

    伊娃冒着风雪出来,打算在仓库里把之前放着的东西拿进去。

    小跑到仓库的时候,她身上落了不少雪,站在门口抖落了会,伊娃正打算打开灯,却在进去时闻到了不对劲的味道。

    “谁?”

    “不要靠近!”低哑的嗓音响起时,伊娃都以为听错了,那声音如此年轻。

    “你……”

    “再过来我就杀了你!”

    那声音狠戾地说道。

    却没有杀意。

    伊娃知道那是什么味道了,那是她很久都没有发现过的,普通人的血液。

    而且是大量的。

    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仓库。

    仓库里的人听着那渐渐离开的脚步声,控制不住又吐了口血,连动的能力也没有了。

    累,而且很冷。

    没有痛,身体已经完全麻木了。

    但很快,那脚步声又一次响起来。

    屋内变暖了。

    那女孩不言不语地在屋内放了些什么东西,用铁棍推到了他身边,毫无知觉的四肢竟开始酥麻痒痛起来。

    随着剧痛恢复,他却又一次感受到了四肢的存在。

    他还活着。

    少年用力地撞了撞后脑勺,他还活着。

    他侧头看着那个近在咫尺的火炉与小小的医药箱,又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

    伊娃回到屋里的时候,克拉克听着她的心跳声蹙眉,她对着他摇头轻笑,没有说些什么。

    不管那个人是谁,即便他如此抗拒,但在这样的大雪天,受伤是不可能走出去的。

    既然他不愿意伊娃靠近,她只能在能力范围内帮点忙了。

    第二天早上,伊娃早早送走了克拉克。

    苦逼的超人本该享有个舒服的圣诞节假期,结果前段时间的多次迟到惹毛了主编,连圣诞节也要赶着去现场采访,简直可以说是劳模典范了。

    身后玛莎要出来扫雪,伊娃连忙把人送回去了,拎着工具就出来了。

    迎着外面的日光,她突然想起了仓库里的人,犹豫再三后,伊娃三两步回屋内取了点吃的,如法炮制又送了进去。

    虽然那人没有说话,但伊娃还是能感觉到里面有人。

    但医生的那句话让伊娃下意识接了一句,“原来约翰有车?”

    楼上毫不留情传来一声嗤笑声,令医生懊恼地对上面说了一句,“每次死活只想做出租车的人是谁?不想坐警车的话现在就闭嘴夏洛克。”

    伊娃忍不住笑起来,长而微卷的睫毛轻颤,清澈眼眸也透出几分笑意,“医生,我可以自己过去。这几日我已经去看过地方了,知道该怎么过去。”

    她指了指楼上那位,狡黠地用气声说话,“他在呢,为了哈德森太太,约翰还是留在这吧。”

    娇小女孩难得如此活泼,古灵精怪地说了一句后,便笑眯眯地溜了出去,站在门口冲着他挥手。

    约翰笑着摇头,几步赶上去,“我可有这个荣幸为伊娃小姐打车?”他做了一个躬身的动作,声音满是笑意。

    伊娃眨了眨眼,笑容加深,“当然。”

    等伊娃真正到达破釜酒吧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从出租车下来,伊娃看着眼前真的非常破旧的酒吧,把一个胸针别在衣服上。

    这是后来X教授寄给她的东西,让她在过来的时候带上。

    没有它,伊娃甚至不能够看见破釜酒吧的存在。

    伊娃推开了老旧的门,为昏暗的室内洒入一片暖阳,酒吧内的古朴布局与伊娃身后的车水马龙相对,宛若时代的剪影。

    酒吧内的人并不多,只是在角落里坐着两个带着尖帽子的人。

    老酒保正站在柜台前擦拭着酒杯,看着个小姑娘从外面进来,“学生怎么在这个时候出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