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尸加工

一百九十章 屠宰巨兽

    金石子最喜欢的事情是数着金蹄睡觉,最乐意的事情是看着金蹄进入到自己的腰包中。

    一块,俩块。

    梦中都是金蹄跳动的影子,呼噜声的比旁边劳累过度的矮人还响,直到日头上三竿才醒过来,他感觉今天又能发一笔小财。

    当然第一件事便是处理昨天到账的五万金蹄,他要将金蹄兑换成魔晶币,虽然会有一些折损,但方便使用。

    四万九,四万九千一,四万九千二!

    每一次入库前都要再清点一遍,这是他的习惯。

    四万九千九!

    空空如也的箱子,红胡子呆愣的看着自己双手,“不会的,我不可能数错。”,喃喃自语的直摇头,哪个商人会数错自己的东西。

    一,二,三...

    整整数了三遍,从早上一直到夜幕降临,还是四万九千九,他丢失了一百个金蹄。

    “谁偷了我的金蹄!”

    将所有的黑铁矮人召集起来,包括最值钱的黄金矮人,皮鞭巴巴的落在肩膀上错落出血痕。

    矮人们不敢言语,他们最贵也不过才五十个银币,上百个金蹄可是笔天价。

    皮鞭声从早上一直回荡到夜幕落下来,当金石子数了一遍又一遍,但很快却发现又莫名少了一百。

    呆愣的看着四周,不是那些矮人奴隶,他们没有这个胆。

    有贼,本能的想要将金蹄保护起来,召唤上奴隶抬着成箱金蹄进入钱庄,随后小心翼翼离开,回来之后直接向后院中密室中走去。

    留意看着四周,待发现没有人影后,长长松了口气,将密道的石门关闭起来。

    这是一条笔直甬道,甬道的最前方能够看到不少散发着金光的蹄子,金石子只是简单停留便向另一处石壁按下。

    另一条通道出现了,和这条一模一样,在通道的尽头同样有一模一样的金色堆。

    又扭身看了一眼身后,那些金色不过是伪造出的假金蹄,用黄铜打造,以矮人的手艺足可以假乱真。

    长长出了口气,小偷不可能再追过来,这次没有走到通道尽头,在中间的时候停了下来,低矮着身子竟诡异消失了。

    这里有道暗门,巴掌大的砖石机关,口子很小,只有匍匐着才能钻下去,好像砖窑旁边烧火的坑洞。

    没有人会想到自己在通道的最中心开辟另一条通道,这里并不大,没有金光闪闪,也没有宝物光华,只有一个头颅大的木箱,掀开之后三十多枚晶莹剔透的魔晶币静静趟在其中。

    “四枚!”,轻轻放到木箱中,通过黑市他折损了几千个金蹄,盯着木箱,再差俩枚便四十枚了,这可是他毕生财富,三十八万金蹄。

    悄悄退了出去,未曾发现俩个拇指般的小身影从其衣裙中跌落下来。

    拇指人,臭名昭著的盗贼。

    山丘般的巨兽缓缓是驶入贫民窟,如若不是上面有几个兽人管制着,这些贫民早已吓的四散逃亡。

    云吞巨兽!

    生长在兽人高原和野蛮冰原的交接地带,因其嘴巴很大呼出的哈气烟云滚滚而得名。

    云吞巨兽数量很少,即便是兽族也很少能够驯服,但人族喜欢收集云吞兽的哈气,通过简单凝固手段便可成为法师们喜欢的烟云护罩。

    现在出现在巨兽屠宰场,只不过这头云吞兽命不久矣。

    行走之时不断向外喷吐烟气,烟雾刚刚出现便消散殆尽,它已经被压榨到极致。

    出现在这里目的只有一个,等待宰杀。

    这是从烈风城红囚商会购买的,整整花费了俩万金蹄,李震颤交给海因三万金蹄的采购费。

    这位权势横跨烈风王国各个阶层的贵族老爷,将这头巨兽的价值重新压榨了一遍。

    注入昏睡药剂,俩根长枪尾端的细针插入云吞兽体内。

    庞然大物轰隆一声倒在移动铁台上,铁台在魔力的趋动下缓缓向着前方移动。

    老李审视着这具庞然大物,他好像一只小老鼠,行走在庞大身体之上,他需要对这具云吞兽身体结构进行确认。

    “软管!”

    牛头人急忙将一根细长软管递了过来,软管顶端是一根成人粗细的钢针,钢针内部完全被刺穿成孔。

    老李在云吞兽的后腿踢了踢,魔力钢刀剔除出一小片厚实鬃毛,用小刀开个口子,整根钢针径直插了进去。

    黑红血液如同葡萄酒顺着塑料导管缓缓流了出来,径直流入一个五人高的巨桶中。

    “好好学着,剔毛,插针,每一步都不一样,巨兽的血脉节点也不同,只有在节点抽血才能将血液抽取干净!”,老李细心教授着,周围是这几天屠宰技术不错的生灵,在屠宰上勉强有点慧根。

    “巨兽和牲畜差不多,只不过体型大了而已,用你们宰杀牲畜的经验,丈量好比例,谁能将屠宰技术掌握,以后每个月给他一个金蹄。”

    “那我能娶个婆姨吗?”,一个匹格怯声说道。

    “傻瓜,有金蹄的还发愁婆姨。”,远处一个人类取笑道,舔着嘴唇恨不得马上将屠宰技术掌握在手中,比起兽族,他学习屠宰不过是刚刚起步,如若不是李震颤点名,根本没有他的机会。

    自然学起来更认真。

    熟悉完全的魔力化操作绝对不是一天俩天的事,甚至眼前这头云吞巨兽大部分会被浪费掉。

    毕竟老李自己也是第一次,只能向前慢慢摸索着前进。

    云吞巨兽插了二十多根钢针软管,血液流动了半个时辰才放空,随后开始进行热水浇灌,然后将厚实的鬃毛剔除掉。

    鬃毛不能浪费,兽人们一般喜欢用这样的鬃毛制作成皮衣和盖房顶。

    “先将皮革剔除,留下血肉、,云吞兽的筋络必须小心,还有骨骼必须要干的利索点。”

    李震颤不允许有一点浪费,更不能随随便便犯低级错误,对待尸体格外认真。

    厂房很大,每一个进入加工车间的工人都在细心学习,这是他们难得改变命运的机会。

    如果说这里的匹格和荒原上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们真正见识到什么是苦。

    即便再懒惰也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相比起屠宰场的热火朝天,金石子此刻满头大汗,今天总感觉要出事,再一次回到密室的时候,箱子里什么都没有了。

    整整三十八枚魔晶币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可是他全部的财富。

    “请问金石子先生在吗?”,李震颤站在金石子炼金工坊外,“我想问一下那些魔晶工具制作好了没有。”

    十五天金石子只将屠宰场布置的差不多,至于老李定制的魔晶工具需要拖延一个礼拜交货。

    老李当时满嘴无所谓。

    “谁?”,金石子从远处走出来,愕然的看着李震颤,“哦,是屠宰场主啊,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主要是看看魔晶工具怎么样了,咱们分成的三批交货今天到第二批货的交易时间了,我刚刚收了一头云吞巨兽,很多工具等着用呢。”

    “魔晶工具?”

    “怎么,不会想赖账吧!”,李震颤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不,怎么可能,凭我金石子的信誉还能贪了你那几个金蹄,明天,我全部送到你的屠宰场。”,金石子快速说道。

    “明天?你不是最讨厌明天的吗?”,李震颤直接坐在藤椅上,“那批魔晶工具我有急用,明天尸体都该发臭了,海因那个吝啬鬼从我身上榨走了三万金蹄,我等着回本呢。”

    金石子忍不住渗出汗线往下流,李震颤的东西不过是小玩意儿,他本来是进去提前订购一些碎魔晶,这种东西随手便能打造出来,谁能想到魔晶币全部消失了呢。

    李震颤的整个屠宰场都解决了,这么点小生意算什么呢。

    正紧张着,一个人类从旁边走了进来,“金石子大师,一个星期前我定的火影宝剑出货了吧。”

    “火影宝剑?不是告诉你要等俩个礼拜吗?”

    人类剑士直接走进来,“可我听说你要破产了。”

    “我,破产?”,红胡子想笑,但瞬间冷汗哗哗的往下流,“你听谁说的。”

    “整个平民区都传开了,说你因为欠下高额债务,这间工坊经营不下去了是不是真的,你不会逃跑吧。”

    “凭我金石子的信誉,可能逃跑吗?”,说完抓着李震颤手臂,“前天我刚从这位手上收了五万金蹄。”

    人族剑士看着李震颤想确认一下。

    李震颤尴尬笑了笑,“我也是过来要货的,现在还没到手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