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六幕.剑斗(上)

    罗森刚才与贝露丹迪的战斗,其实在外行人眼里看起来并不算激烈。

    无非就是贝露丹迪使用了几个法术,然后罗森一一破解,最后攻入对方的身侧,比试结束。

    甚至在大部分实力不错的人眼中,除去罗森破除魔法的那剑技有些玄奥,贝露丹迪的魔法攻势很强大之外,也看不出任何蹊跷。

    然而莉莉亚娜却能看出其中的奥秘。

    首先,贝露丹迪使用魔法完全不需要任何准备,现代魔法理论中施法的几大步骤,构筑法术模型,沟通魔力之海等完全都被舍弃了,她几乎是心念一动,法术便接踵而至。

    如果在常规的法师对战中,贝露丹迪这样的已经算是作弊级别了,可以毫无预兆,令对方毫无觉察地施展连环的法术,就算是面对高阶法师也优势很大。

    从这一点来看,能够以剑技破除魔法的罗森更是令人惊讶,这意味着他是在魔法构筑完成之后才做出的应对,能够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精准地破坏魔法,这对于剑术,对于魔法的熟悉程度也让人瞠目结舌。

    其次,贝露丹迪那庞大到看不到边际的魔力储量也十分恐怖,现代魔法由于不同的施法方式,对于法师自身的魔力储量没有太大的要求,长年累月下来,很多法师已经疏忽了对于自己魔力储量的锻炼,对比之下,贝露丹迪能够轻描淡写支配众多高阶法术的魔力储量,就犹如无尽汪洋之于小水洼一般。

    同时贝露丹迪的法则应当也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辅助她释放魔法,令她成为了一座可以持续作战的魔法炮台。

    最后,便是罗森那神秘莫测的剑术了,莉莉亚娜见过罗森战斗,但那如同舞蹈一般的剑技却是前所未见,而且从战斗来看,那剑术对于魔法有着极强的压制作用,最后那一剑,莉莉亚娜清楚地感知到罗森在刹那间击破了至少九重魔法的阻隔,而且那些魔法都是中阶以上等级的法术,破法逆理,速度之快引人惊叹。

    在经过贝露丹迪和罗森这一战之后,有许多人已经萌生了放弃的念头,他们虽然没办法从两人的战斗中摸清楚罗森的底细,但他们都认识贝露丹迪,至少知道这一位是精灵王庭的风骑士,千年之前的圣战中,与圣者并肩作战过的人。

    虽然大家都将实力压制到了同一水平,但丰富的战斗经验却是不会缩水的,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大家都只拿一根树枝,老练的战士也能把对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能够战胜贝露丹迪,说明罗森的实力绝对不差,而且刚才那一番交手,罗森不显山不露水,甚至连自己最拿手的狼骑士大剑都没有拔出来,可见其深不可测的实力。

    一些原本表现就平平无奇的人,大多都不再有挑战的念头,剩下的那些,现在最多只能寄希望于连番战斗之后,罗森因为精力不集中而出现破绽,短时间是不可能会想上去挑战的。

    这也是贝露丹迪为罗森营造的氛围,免得各种杂兵一哄而上,浪费时间。

    罗森伫立在原地,四周鸦雀无声,大家都在思考。

    终于,有一位男子站了起来。

    他穿着青绿的衣衫,腰间佩剑,相貌英俊,从纹章来看,应当是来自温德兰联邦飞龙骑士团的成员。

    “温德兰联邦,飞龙骑士团团长,奥古斯特,哈维邓肯。”

    他开口自我介绍道。

    飞龙骑士团团长!

    大家都知道,作为军力强势的代表,温德兰联邦拥有众多战斗力强大的军队,其中最负盛名的便是飞龙骑士团,而作为飞龙骑士团的团长,这位奥古斯特看起来竟然意外地年轻。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奥古斯特虽然只有三十岁,但已经迈进白银的阶梯,是温德兰年轻一代中最有希望进阶黄金的人了。

    “你好。”

    罗森看到对方拔出了长剑,那是一柄泛着寒光的利剑,而且很明显不是花架子,是切实啜饮过鲜血的锋刃。

    一阵杀意从奥古斯特的身上散发出来,那是历战之躯本能的反应。

    位于前排的几位贵族光是看着奥古斯特,便感到如芒在背,仿佛下一刻,那柄长剑就会刺入自己的胸膛。

    这是战阵剑术的表现,罗森很清楚。

    军用剑术比起那些花里胡哨的剑技要直接得多,因为这就是最纯粹的杀人的剑术,一招一式都只为取对方的性命。

    温德兰军用剑术,沿袭自阿斯特尔军用剑术,经过多年的改良,已经与最开始有了很大的差别,戾气更重,也更适合机动作战的温德兰军队。

    罗森自然清楚这些,他的灵魂之中早已铭刻上了这个世界存在过的所有剑术,温德兰军用剑术的特点,招式,应对方法,他了如指掌。

    “就连精灵王庭的风骑士的败了,我看奥古斯特胜算不大。”

    “只以武艺论输赢的话,杀意浓厚的温德兰军用剑术似乎优势更大,而奥古斯特年纪轻轻便成为飞龙骑士团的指挥者,实力肯定不俗。”

    “单纯以剑术来论,我觉得奥古斯特赢面更大,他可是被成为剑术天才的人,在温德兰国内无人能出其右,至于另一边,刚才的对决更像是魔法对决,我不看好。”

    贵族们议论纷纷,不过认为奥古斯特能与罗森在剑术上对半开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毕竟剑术不像魔法,拆分下来不过普通的一刺一砍,在限制了实力的舞台上,能够拉开的差距不大。

    罗森想了想,右手虚握,空气中凝结出一柄半透明的长剑,比起之前对阵贝露丹迪的要宽一些,更像是军队的用剑。

    接着,罗森身体前倾,右手稍稍抬起,长剑平举,左手垂下,身体重心前移,摆出了一个随时准备冲刺的姿势。

    看到罗森的这个架势,原本锐意十足的奥古斯特脸色一暗,变得越发阴郁起来。

    “这是阿斯特尔军用剑术的架势,他是在故意挑衅我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