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兵不死

0132 一片丹心为铸剑,茫茫戈壁少一人!(为舵主齐齐李加更)

    0132 一片丹心为铸剑,茫茫戈壁少一人!

    王亮还在不停地说。

    在黄国涛的追悼会上,没有人赶时间,更没人不耐烦。

    能来的,都在认真聆听。

    官兵们、亲属们、群众们,或许在此刻他们才彻彻底底的了解这位旅长,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军人。

    “国涛,你总是像战士一样去拼,有张照片,是机关干部在抗洪一线抢拍的,照片中的你左右手各拎着一袋沙石,吃力地往河边奔跑。后来这张照片被报纸刊登了,有人说你是在作秀。”

    “那时的你是团长,那些人说:‘哪有团长亲力亲为干活的?摆拍罢了。’你还是笑而不语,不争不辩,我知道,你的兵们都知道,身先士卒是你的工作常态。没有什么好去争辩的,无愧于国家无愧于军旗无愧于自己的心就好了。”

    李升曾经是黄国涛的兵,今年刚专业的。

    得知老团长牺牲了,他给老部队打了一个电话,回忆道:“二零一六年的七月二十日,受连续强降雨和台风“尼伯特”影响,江湖水位居高不下,九江长江段水位超出警戒水位1.76米,赛城湖超出警戒水位2.43米。赛城湖大堤5.3公里守段受高水位长时间浸泡,渗水点明显增多、渗水量逐渐加大。”

    “我们部队接到命令,赶往赛城湖支援。和团长在大堤上一起奋战了十三个小时,每一个定格都在脑海里回荡。团长的作业包,永远是满满对的,我是机关人员,经常和他一起开会,每次想帮他提一下,他坚决不让,总是自己拎着。”

    “惊闻老团长离开的消息,我没有眼泪,因为我不愿意相信!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牺牲呢?”

    是不是作秀?

    李升的话就是最好的见证。

    作秀,是仅仅拍张照片装装样子就完事了。

    但总是勤勤恳恳,冲锋奋战在第一线,连续几个小时都不肯停歇,和战士们一起吃盒饭,一起躺在岸边休息睡觉。

    有这样作秀的吗?

    如果这还叫作秀,那作秀真的是无处不在了。

    王亮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道:“我这里有一张截图,是国涛和他妻子的一段聊天记录,跟你们分享一下。”

    王亮这样做,秀琴是同意的。

    这位军嫂愿意给年轻的士兵们一点感动,让他们在强军的路上走得更加自信洒脱。

    2017年7月24日 00:17

    黄国涛:“诶,每次都是这个节奏,又忙到这个点!”

    2017年7月24日 07:02

    妻子:“老公辛苦了。”

    2017年7月25日 03:05

    黄国涛:“今天更狠,忙到现在,宝贝老婆,看在老公这么辛苦,你可要乖点哦!不过想到你,我会很宽慰,明天还是无人区,联系不方便请谅解。”

    2017年7月25日 08:23

    妻子:“所以我给你买了游泳卡呀,回来让你放松呀!”

    黄国涛每天忙碌到凌晨,到了这个时候,才有空有心思给妻子发送一条微信,问候一下。

    而往往这个时候,妻子早已经睡下,只能等到第二天一早再回复。

    而黄国涛,又是第二天凌晨再问候。

    毫不夸张,忙到每天只能跟妻子聊上一句话。

    聊天记录让人泪目,但王亮的讲述还在继续。

    “四年的时间里,你经历两次改革,均是正职变副职,你为何能初心不改?两次改革大考,每次你都坦荡从容,把最好的自己交给组织。”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份,你所在的师由五个团改编为两个旅,你由原团参谋长改任某炮兵旅副参谋长。今年四月份,担任团长近两年的你,交流到副旅长岗位,你还是像往常一样加班加点工作,没有一丝懈怠。”

    “对于军改,你真的没有小情绪?真的还是心无旁骛的工作吗?”

    王亮点点头:“是的,成绩足以证明一切。二零一四年,你以旅副参谋长身份,带队参加总队组织的战斗体能骨干集训,全程与队员们吃在一起、住在一起、练在一起,最终旅取得综合评定第二名、兵种部队第一名的好成绩,由你编著的《体能训练指导手册》指导性实用性实战性兼备,至今仍是基层连队开展体能训练的重要指导依据。”

    “那满橱子的奖杯和荣誉证书,足以证明一切!”

    在追悼会上,十多年前就患上脑溢血的老母亲也来了。

    这位伟大的母亲从小就教育儿子,别总惦念家里,一遍遍把报效祖国的种子植入他的心田。

    此刻,这位母亲只是安静地凝望着儿子的遗体。

    她无憾无悔,她知道儿子足够努力。

    父母都是警察,黄国涛从军校毕业的时候,父亲就已经是三级警监,母亲也是二级警督。

    父母都是公安战线的,家庭背景不错,黄国涛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教育。

    所以,他才会如此出色。

    “要不是你母亲说起,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今年八一建军节是你四十岁的生日,那天工会刚好安排老人家到宁省游玩,你母亲希望进山看看你,给你过个生日。”

    “当母亲征求你意见的时候,你却说:‘我这边太忙了,别来了,您来了也没法陪您。’”

    “生日那天一大早母亲给你发了条信息:‘建军90周年,我儿40周岁,全军为儿庆贺,祝儿生日快乐!’同跟妻子聊天的方式如出一辙,直到凌晨,你才抽空给母亲回复:‘谢谢我的娘,40年前生儿子,再把儿子养大你辛苦了。什么都是假的,身体好是硬道理。’”

    王亮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为什么别的战士的父母来了,你给他们批假,可你为什么就不肯你自己放个假呢?就因为你是副旅长吗?!”

    王亮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清楚,国涛又何尝不思念生他养的母亲呢?

    但这位副旅长更关心工作,更关注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两毛三,重千斤。

    不像悼词的悼词讲完了,王亮觉得还是不够,高声吟诵。

    有这样一个绚烂的生命

    二十二年的军旅生涯

    十九年的党龄

    这是他最重要的履历

    他的名字叫黄国涛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一位副旅长

    苦与累

    他无怨无悔

    进与退

    他服从安排

    可惜

    天妒英才

    还没有来得及绽放

    向来低调的他就告别了世界

    也带走了太多感人至深的秘密

    感动

    思念

    假若天堂有个军人

    那一定是国涛的模样

    一片丹心为铸剑

    茫茫戈壁少一人!

    “国涛,我不知道,你还有多少秘密。但还是那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从来都是有你这样的军人在负重前行。敬礼,好兵,走好!”

    王亮站得挺直,对着黄国涛的遗体,敬了一个军礼。

    追悼会结束了,更让人泪崩的一幕出现了。

    那白发苍苍的母亲,要回家了,临走,她没向部队提任何要求。

    她说:“部队很忙,不能在这里麻烦大伙。我有退休金,我想从抚恤金中捐三十万块钱给部队,国涛生前心思都在战士们身上,这些战士也就像我儿子一样,这点钱给他们改善下伙食也好。”

    静无阑漫无鼓声,

    夜无声家人睡沉沉。

    我母亲床前熟睡,

    她怎知道儿的归魂,

    可怜我年迈的母亲,

    病床上哭的泪盈盈。

    ————————————

    黄国涛人物原型解放军某炮兵旅原副旅长黄竞。

    黄竞(1977年8月1日-2017年8月2日),江苏常州人,1995年9月入伍,1998年12月入党,上校军衔,东部战区陆军第72集团军某炮兵旅原副旅长。

    2017年8月2日,黄竞在执行演习任务时牺牲,年仅40岁。

    曾被原南京军区评为“小老虎式干部”,三次荣立三等功。

    文中的聊天记录是真实的,毫无夸张。

    向这位用生命竞逐强军梦的军官致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