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舟游诸天

第两百二十八章 涅槃

    “唰!”机械章鱼的触手飞快穿过与元皓间隔的几十公分距离,眼见就要刺入元皓的眉心。可就在这时,淡淡的绿光一闪尖锐的触手竟然在离元皓脑袋还有三公分的地方生生的被止住了。无论机械章鱼的电子眼如何红芒大作,将自己的触角如何用力都无法继续向前一步。

    短短的三公分看似近在咫尺,但对机械章鱼来说却宛如天堑。他那低劣的计算核心根本就无法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顿时有些懵逼了。

    不单是他如此,就连指挥这一切的史密斯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不科学的一幕也是懵逼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家伙……那家伙残破的身躯还能发挥出这样的力量?这是什么力量……感觉和灵魂很像……

    是了,一直以来他的肉体都很差劲,但灵魂却失踪没有削弱,甚至还进一步变强。我原本以为在这个现实世界里精神力量再怎么强,也无法脱离身体而存在,但这家伙竟然……”

    史密斯微微凝神,很快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只是他看元皓眼下抵挡机械章鱼的触手还了如此的艰难,两者还在僵持之中,便以为这样的力量不过如此。毕竟区区一个机械章鱼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你还想多呼吸一口这代表了活着的空气?对不起,我还是必须拒绝你的请求。一切的因果必须再此解决。”史密斯摇了摇头,召唤来更多的机械章鱼:“不要在挣扎了,任何无力的抗争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是没有用的。你们人类的救世主在死亡之前有一句话要我告诉你:从死亡引我至永生。这话说的一点儿没错,对于你们来说,只有死亡才是永生,你们的死亡,我的永生!哈哈哈哈!!”

    说着,史密斯发疯似地狂笑起来。在他的笑声中,更多的机械章鱼围了上去,纷纷朝元皓刺出了自己的触角。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史密斯侧耳倾听,却始终没有听到那美妙动心的洞穿血肉之音。

    “怎么?”史密斯心中惊疑不已,迅速共享了机械章鱼的视野。然后就看到了遮蔽自己视野的满目莹绿。

    “这是……什么时候这些绿光变得这么多了?”史密斯可以真切的感受到此时阻碍在这些机械章鱼面前的绿色荧光粒子的浓度至少是前面的三倍以上,并这样的浓度还以一种极不科学的速度上扬。即使史密斯关闭了与机械章鱼的视野共享,依旧能从那些机械章鱼排列起来的缝隙中看到其中绿色的点点。

    “这……就究竟是?”史密斯诧异了。这一刻他真切能够感受到绿光之中的灵魂脉动。那不是属于一个令人的脉动,而是属于无数人的。他们各有各的特性,各有各的区别,但是在这一刻,他们却日益趋于同化,渐渐在某一个意志的影响下有了一样的频率。

    灵魂共振!

    莫名的,史密斯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个名词。

    灵魂共振究竟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但是他能感受到灵魂共振之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史密斯很想走上前去,拨开那些围着元皓的机械章鱼往其中看一个就明白。但是他不敢,因为他心中的恐惧非但没有一点降低,反而越来越强烈了。。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自己及上前,绝对会死得很惨。

    史密斯相信这样的直觉,所以他谨慎起来,遥遥的注视着对面的元皓,与他僵持对峙起来。

    他以为这是最好的选择,但他根本就不知道,此时的元皓正在强大的精神力共鸣之下做着一番犹如火凤涅槃的异变。

    在痛苦降临自己的最初,元皓只是凭着一股不服输的精神在坚持而已。可史密斯对他的嘲讽,让他不经意的将自己的坚持和自己身为华夏后人的底蕴联系在一起。

    作为亘古至今唯一没有断绝的文明,华夏人都属于自己的骄傲和坚韧。这份坚韧,让元皓明白自己所必须坚持的究竟是什么,那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所有的人类。

    必须要击败史密斯这个混蛋,否则人类就没有明天可言。

    这已经成了元皓的执念。不过,他也明白自己力量,自己的身体并不足以击败史密斯。于是,他将自己的目标转移到了别的方面。

    在利用先锋高达引出了那些绿色的荧光之后,他明白这是属于人类精神力场。想想看在《逆袭夏亚》之中阿姆罗的牛高达利用精神力场推陨石的牛叉行为,元皓就明白这精神力场是能够逆天的。尽管自己现在并没有高达里的设备可供增幅,但从自己离开高达之后依旧有这么多荧光围绕着自己,元皓便肯定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他将这些绿色的荧光粒子视为能够被自己感悟的生命,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他,请求他们联通更多的人来帮助自己——元皓原本也只是抱着将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勉力一试而已,却不想这尝试成功了。无数的绿色荧光从虚空中莫名而至在元皓的背后形成飞鸟状的图腾,并一点一点的增强。

    当元皓为了保住自己的脑袋而与机械章鱼正面怼的时候,这些荧光就化成羽翼将元皓包围起来,使之不受机械章鱼的伤害。

    而到后面这些绿色的荧光越发浓郁,渐渐的也表达出了自己意思,虽然很简单,但也很直接:“下达命令吧!我的长官,为了人类的未来,我们愿意服从您的命令。即使分飞魄散,我们也毫不后悔!”

    “谢谢你们!”随着一滴被感动的眼泪混合着满脸的污血从脸颊上滑落,最终没入尘埃的也不知究竟是血还是泪,但无论如何元皓对他们的感谢都是真切。

    “现在就了让我借用你们的力量吧!”感谢之后,元皓目光一凝。

    此时,浓郁的精神粒子已经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起来。他们进出于元皓的身体之中,虽然没有将元皓的伤势恢复,却也防止他伤势的进一步恶化。不是这些粒子没有恢复身体的能力,而是元皓本能的认为自己的眼下有比恢复自己身体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打败史密斯!

    一念坚定,一种无比玄妙的力量觉醒了。

    人类的语言已经无法表述元皓所处的状态。

    在那种似醒似梦中,他触摸到更为遥远、古老而恢弘的存在,像是穿越了幽暗的地层和数万米的生物圈,穿透了大气与辽阔无际的星空,穿行于时间与空间交织而成的躯体,彷佛所有感官都可以无限延伸,但只有电光火石的一瞬。

    随之而来巨大的空虚和失落远超过人类所能想象的极限。在那刹那间,元皓感觉自己和宇宙曾为一体,如今各自分离,孤独的躯壳悬于真空,割断了所有与外界的能量联系,一个感官的黑洞,无所依托,无法触及,没有意义,只是宇宙间一个孤独的物体。

    认识论告诉人类,知觉是生命与世界联系的中介。没有知觉,世界对生命来说毫无意义。可是这一刻,元皓突然明白过来:知觉并非中介,生命并不需要额外的知识和汲取过程来理解感官所传递的刺激信号。知觉本身就是意义,通过能量模式直接作用于意识本身,帮助生命理解自身与世界的关系,甚至于帮助生命逆转世界的脉动,不停地突破自身的极限。

    身体是静止的,可世界却像在疯狂旋转,所有的方位感消失殆尽,意识模糊,无法集中,彷佛混沌重开。

    开始是水平旋转,然后垂直,最后是不定向的变轴旋转,意识就像生命力一样在世界的收缩震荡里变得稀薄离散,像风拂过水,留不下丝毫痕迹。

    然后他看到了人类的历史,从蛮荒之中与野兽搏斗,到第一支代表了光明的火把举起,到房屋的建设,城邦的崛起,再到国度的厮杀……从弱小到强大,其中固然有许多黑暗的罪恶,但更多的是人类的那种强健不息的坚持。你可以说他们是为了欲望,但他们确实在成长,在确定自己的地位

    君子如龙,自强不息!

    那属于人类的集体的强大意志,令元皓在冥冥之中不断膨胀,很快他溢出了蛋壳,溢出了海洋、天空以及万物的间隙,那一刻,他自己就是神,掌控天地万物的神灵。

    终于,蛋壳碎了,旋转减缓了,膨胀停止了,然后是猛烈、急速、无尽的收缩,如恒星坍塌,如地铁穿越隧道,如黑洞吞噬光芒,如时空跨越虫洞,像是要把万物都塞回某个渺小、脆弱、安静的容器中,这个过程如此漫长,以至于连时间都失去了弹性。

    然后,元皓再次看见了光。

    无尽的绿色荧光化为粗大的光柱从天空中投射而下,冲破浓重的硝烟,刺穿彻骨的黑暗,照亮了大半个锡安城。

    光芒之中,一道青翠的身影闪现。

    “鸟?不……是凤凰!不对……这眼神……是元皓!”史密斯瞪大了眼睛,一副震惊无比的模样。

    出现在史密斯眼前的并非人形,而是一头振翅高飞的青色巨鸟——凤凰!这原本和元皓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可是看见它青色巨躯之上的那两点如漆似的双眸中透露的神采,元皓本能的认为这就是元皓。

    “怎么会?他不是……”史密斯再看向被机械章鱼围住的元皓之所在,越发现那里已经没有一丝绿色的光彩。他让机械章鱼退开,却发现原本被机械章鱼包围的残躯早已消失不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根本就没有眨眼啊!怎么会……?”史密斯错愕不已。不过他已经没什么心思继续去琢磨这些东西了。在这头青色巨鸟现身之后,他心中的不安就强烈到了极点。他仔细辨别了一下这不安的来源,发现这不安正来自于自己面前的这头青色的凤凰。

    “可恶……我……我要杀了你!”史密斯咬牙切齿,对那头青色的凤凰表示出剧烈的敌意。

    “……!”像是感应到了史密斯敌意,那头被认为是元皓的青色凤凰低下头来看了史密斯一眼,一股无形的波动泛出,史密斯顿时如遭雷击。

    他凌空倒飞出去数十米,浑身上下的电子符文受惊一般闪烁不定,能量转换险些暴走。

    但这不是关键,更让他惊骇的是那看似不经意的一眼,却令他在恍惚之间看到无数场景闪现消失,无数生灵生老病死,无数世界创生湮灭,沧海桑田,涛生云灭,星移斗转,生死轮回。尽在那一瞥之间流转变换,宇宙所有的奥秘,天地所有的神奇,尽在那一眼之中看清看透看尽了。

    突然之间一个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念头跳了出来。尽管史密斯竭力压制,但是很快,他的所有逻辑运算就只剩下这一个了,他艰涩地说道:“这……就……是……灵……魂……的……力……量?”

    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背负着万斤重担,充满着惊羡和震撼。

    “呵呵!”灵魂的声音在史密斯的意识中传达,尽管只是单纯的笑着。但史密斯分明从这样的笑中听出了有说不出的自负、悲抑和讥诮。

    这三种迥然不同的人生情态,竟都在他一个笑声里蕴含了——这让史密斯觉得说不出的诡异和骇然。

    “这……这家伙进化之后竟然有这样的威势么?”史密斯极度不甘心,怒火在他的心底汇聚:“为什么……为什么我这样努力了,算尽了一切居然还……为什么进化选择的不是我?”

    愤怒之下包含着他对危险的恐惧。巨大的危机感却在无时无刻地提醒他,哪怕多停留一秒钟,他的生命也将多增加十倍的危险,此时的元皓,早已是他不可测度的存在。

    当下他狞笑一声,浑身的电子符文闪亮,狂暴的力场徐徐展开,恐怖的能量开始迅速向他的双手聚集。

    当暗红色光华将史密斯变成一个无比刺眼的光球时,他的气势终于攀升到了极点。

    “我相信你们东方的一句话,那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他怒吼着。

    一时之间,惊天动地的雷鸣,瞬间吞没了整个锡安;

    无匹的电磁洪流,将黑暗和色彩生生抹去。

    世间似乎,只剩下了死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