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逆成仙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还不配

    整军,出发。赵易拓看着自己身后的这支队伍,心中既有忐忑,也有欣喜。

    岢岚山作为大梁第一道雄关,驻守在这里的皆是军中精锐,人数到算不得太多,只有三千人,但却都是以一敌十的军中勇士,有这样一支队伍,若到了南地,随便找一位大人投靠,凭着这份身价,平步青云是情理之中!

    当然,自己得先把这支队伍吃下才行。

    赵易拓一路上思索着对策,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身穿貂皮大氅的俊美公子,脸上那越来越冷的表情。

    一个时辰之后,这一行人已经出了岢岚山来到距离庸旗关不过十几里的一个小小山谷,一路上,预料中苏涧苏将军带领的人马并未出现,队伍中一些人已经开始猜疑,只是此时这些人都已经离开了驻守的岢岚山,按照军中律令,随意离开驻守之地,那可是腰斩的死罪,此时此刻,这些当兵的除了跟着赵易拓,还能如何?

    军队稍作休整,冷千枫却频频朝北而望,赵易拓看到他脸色异常,只以为是担心北边的岢岚山,笑着说道:“既然那位李千岁要给路平津一个下马威,这岢岚山不要也罢,大不了再夺回来便是。”

    冷千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脸上再没有丝毫的恭维之色,语气冷冽道:“我接这任务是逼不得已,将自家领地拱手让给那帮蛮人,这等混蛋之事,我可没本事转眼就忘!”

    赵易拓脸上不悦之色一闪而没,陪着笑了两句,心里却暗骂这人虚伪,明明一手促成了这件事,此刻却口口声声的说着仁义道德,当真是衣冠禽兽!

    两人关系紧张,赵易拓的几名亲卫悄悄凑了过来,将冷千枫围在中间,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意思。

    冷千枫淡淡的看了这几人一眼,眼里满是轻蔑之色,他的身后,那名叫墓迟的刺客从怀中摸出一把装有木柄,却锋锐无匹的匕首,放在嘴边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眼里满是暴戾和嗜血的味道。

    看到冷千枫一脸的有恃无恐,赵易拓难免有些心虚,对方毕竟是连赵广都能杀掉的角色,由不得他不心存忌惮,他讪笑两声,挥了挥手示意自己亲兵不用紧张,又说了几句软话,这才让气氛缓和了下来。

    只是两人之间关系已经十分微妙,赵易拓虽然看似脸上不在意,其实却不动声色的朝着士兵那边凑了过去,戒备之意彰显无遗。

    过得片刻,北方突然有一道烟柱升起,那些看到的兵士纷纷站起身来,有的面带怒色,有的更是将手中的刀剑扔在地上,朝着赵易拓怒目而视!

    那升起的赫然是蛮人的狼烟!

    这些跟蛮人打了无数次交道的军人,哪里会不明白这狼烟的意思——北地第一道雄关岢岚山已经被攻陷!

    感受着这股怨气,赵易拓后退了两步,可是他满眼看到的,都是对他怒目而视的彪悍军士!

    不好!赵易拓能坐上副将这个位置,自然不会是什么废物,他立刻意识到,军心已经涣散,搞不好会有哗变的危险。

    必须做些什么!赵易拓看向冷千枫,刚要出言求助,却陡然愣住了。

    “你要做什么?冷兄弟,有话好说!”

    冷千枫远远望着那升起的黑灰色烟柱,再不掩饰心中的杀意,场中刹那间杀意澎湃。

    他转过身来,瞪着一对好看的桃花眼,将薄唇紧抿,眼里满是冰冷的杀意。

    赵易拓后退了一步,谁能想到,这个一直以来都温和谦恭的翩翩佳公子,居然有着如此磅礴,仿佛要将天地碾碎一般的杀意!只是感受着这杀意,赵易拓都产生了一种自己面对着尸山血海般的感觉,他的身体忍不住开始微微颤栗起来。

    “我开始后悔了。”冷千枫低声道,“但是我冷某人做事向来有始有终,李大人命令还是要执行!赵将军,抱歉了,你必须死在这里!”

    赵易拓闻言,神情剧变,他惊呼一声,朝后退了一步,身边一名亲卫立刻拔出手中长刀,朝着冷千枫就是一刀斩去。

    冷千枫冷哼一声,左手轻抬,看不出什么动作,那名亲卫的脑袋却陡然跟脖子分了开来!

    血刹那间飞溅开来,几滴溅落在赵易拓身上,反倒激起了他的几分血性。

    “来人!给我杀了他!”赵易拓毕竟是军中悍将,短暂的恐惧之后,意识到若不拼命便没有活路,他拔出手中长剑,朝着冷千枫合身扑上,他身边的几名亲卫也跟着冲了上去,只是周围那些士兵要么面带踌躇,要么冷眼旁观,甚至有几人还脸上露出快意之色,恨不得那赵易拓立刻就死。

    冷千枫看着冲上来的这几个人,将左手伸进了右手袖中,缓缓抽出一把颜色暗淡的兵刃,这兵刃仿佛一团雾气看不真切,哪怕在日光正盛之时,也只是看到这兵刃似玉非玉,锋刃狭窄成暗色。

    冷千枫左手一挥,身子一矮朝着前方那几人就冲了过去,兵刃相交,那几位亲兵手中的长刀刹那间被斩断,接着便是身体被刨开,死相极惨,刹那间,几名亲卫已经变成了支离破碎的尸体,而令人惊奇的是,那冷千枫一身的貂皮大氅上,居然没有落下半点血迹!

    赵易拓胆寒了!

    似这般利落的杀人手段,哪怕久经沙场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还有那透着邪魅的暗淡兵器,居然锋锐到轻易斩断精钢长刀,这更是让他平添几分忌惮。

    “你逃不掉,不如死个痛快!”冷千枫手持长刃,冷冽道。

    赵易拓转头,却发现身后都是满脸快意的士兵,甚至这些士兵怕他逃走,还纷纷聚拢过来,手握刀柄,若他敢逃,便会朝刀斩来!

    咬了咬牙,赵易拓深吸几口气,双手握紧了手中长剑,怒喝一声,朝着冷千枫便冲了过去。

    这是唯一的活路,他必须把握住!

    看着提剑冲来的赵易拓,冷千枫冷哼一声,手中利刃交到右手,左手微抬,一道惊鸿刹那间略过赵易拓的脖颈,那颗人头便飞了起来。

    “死在薄暮剑下的都是勇烈之士,你还不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