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一念焚天

第九十四章 死也要救你

    “吼!”

    一声龙吟传出,冰火灵龙仿佛拥有活的灵魂,只见它在姜凡的头上不断游动,甚至还游离到了姜凡身旁,就像撒娇的小孩一般。那赤红与幽蓝色交织的身体显得格外美轮美奂,可却又给人一种十分危险不敢靠近的毁灭之感。

    “这气息,这压迫,起码也是尘阶高级元技!”

    高执事依旧难以置信地看着姜凡,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个武元巅峰居然能释放出这般恐怖的元技。

    “尘阶高级啊,自我来吹雨城后就从未见过这种等级的元技被人释放出来,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比起震惊,见龙堂的三长老更多的是忌惮,像他这种老者早已经历过各种风雨,自然知道得罪一个大势力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因此当姜凡释放出这种等级的元技时,三长老对于姜凡的身份则更为好奇和心忧了。

    “高执事,你莫不是这样就怕了吧?”不久后三长老看着一旁那满脸错楞的高执事,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哼!谁会怕?等会我就把他的人头给提下来。”看着那越发不敬的见龙堂三长老,高执事双眉一蹙,也是带着不客气的语气回到。

    的确,姜凡的元技虽强,但那也只是武元巅峰所发挥出来的威力,这种威力要想同时给一个器炼四重和器炼五重的强者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实在不够。

    “这家伙,尘阶高级元技损耗巨大,等他这招释放完后,怕是不用动手也会倒下了吧,真是愚蠢!”高执事轻眯双眼,内心再次放松下来。

    “去!”

    忽然,姜凡大喝一声,无数利竹飞驰而出,冰火灵龙更是向着高执事他们咆哮而去,夜空下只见一条美轮美奂的灵龙露出了狰狞的面容,龙须高高抬起,嘴巴张大,似有冰火之柱随时喷出,周围的大气一冷一热,若是普通人在此必定难以忍受。

    “高执事,你可要小心了。”

    见龙堂三长老特意“关心”了对方一下,摆出一副从容得意的表情,见状,高执事也只能默默地回了一个冷眼。

    此刻,面对那气势吓人的攻势,高执事和见龙堂三长老虽然心中不惧,但也是摆好架势,体内的真气调动而出,准备一把将之抵挡下来。

    “轰隆!”

    可出乎意料的是,就在无数漫天盖地的攻击即将到来时,只见冰火灵龙和利竹们皆冲向他们二人面前的地面上,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也让高执事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刹那间,灰尘大作,无数小石皆被轰碎开来,地底下一些细小的昆虫都炸起了半丈之高,无数泥土带着芬芳飞出,烟尘弥漫,场面不清,但冰火灵龙依旧还未停止冲撞,地面上的窟窿越来越大,这尘阶高级元技的攻击宛如一颗巨大的炸弹轰在对方身前。

    “这家伙脑子坏了?怎么不是打在我们身上?”见龙堂三长老不解地看着面前那视线越发模糊的场面。

    见状,一旁的高执事眉头紧皱,左手托晒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内心在暗暗思忖着,他觉得姜凡肯定不是失手打偏的,但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其中必定有些什么古怪,但一时间思前想后也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了,这……真的很奇怪。

    “糟了!”

    忽然,高执事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折扇一挥,随之而来的一股狂风顿时把所有烟尘一扫而空,眼前的视线逐渐清晰,一个刚被轰出的大坑格外显眼。

    “该死!”

    高执事和见龙堂的三长老四处察看,却发现哪还有什么黑袍男,甚至连他们自己劫出来的凌霜也跟着消失了。

    姜凡的策略成功地吸引住了对方的注意力,而当高执事醒悟过来时已经晚了,之前就在漫天飞舞的攻击奔向他们二人时,姜凡早已带着凌霜逃之夭夭。

    姜凡一早就知道自己不管怎么拼命都不可能同时击败这两人,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要跟高执事他们斗个你死我活,而高执事两人的轻敌也为姜凡的逃跑提供了条件。

    “追!”

    见龙堂三长老不愤地说着,脚步一迈就是要追,这到手的鸭子居然飞了,夜潜凡霜派劫走凌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还要讲求运气,本以为今天幸运女神眷顾了自己,不仅劫了凌霜,还碰到一个似乎跟凡霜派有关系的神秘人,这本该是一举收拾掉这两人的大好机会,可现在……

    “等等!”

    就在三长老刚迈出两步,一旁的高执事拦住了他,见状,三长老很是不满地看着对方,心想就凭你云舒门现在的地位还敢拦我?

    看到对方的神情后,高执事虽说心中有火,但也不敢顶撞对方,现在见龙堂是吹雨城第二大派,而见龙堂跟云舒门又是联手关系,更重要的是,自从两派联手后,云舒门门主舒渐天也从颓废中缓了过来,若现在得罪了见龙堂,凭云舒门一派可收拾不了凡霜派,高执事再也不想看到舒渐天重回满身酒气的日子了。

    “咳咳,我是觉得那人身份太过神秘,如果我们追过去的话,说不定会有各种埋伏等待着我们,到时就得不偿失了。”高执事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带着平和的语气解释道。

    听到高执事的话后,见龙堂三长老稍微低头思忖了下,随即也是点了点头,毕竟从出现到现在,姜凡一直都很神秘,他也不想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涉险。

    “对了,你有没觉得刚才那招尘阶高级元技好像有点眼熟?”回忆起刚才的画面,高执事疑惑地问道。

    “嗯,的确像是在哪里见过,可又不是,而且听说除了姜家之外,在吹雨城内好像也没什么人会尘阶高级元技了,这……”说到这里,三长老的脸色突然一惊,心中变得格外忐忑。

    “不可能!如果是姜家出手,哪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随随便便就能把我们灭了。”一旁的高执事当即摆了摆手,显然觉得对方的猜想是错误的。

    “嗯,不管怎么样,这拖多一天我们也就多一分危险,这凡霜派……必须尽快除之!”一抹浓烈的杀气在三长老的双瞳中闪过。

    ……

    山洞里,一个少年把那熟睡中的少女轻轻放在墙壁上倚靠着,少年的眼里满是担忧之色,似乎完全没留意到自己那不断溢出嘴角的鲜红血液……

    姜凡抚摸着凌霜白嫩的脸庞,他的手是那么的温暖,是那么的柔和,就像生怕戳破了对方的肌肤,目光中充满了复杂之色。

    “对不起,是我让你们受罪了,如果不是我一直以来想超过三大派,想让我们门派变得强大,那么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师弟师妹们就不会中毒,就不会被袭击,也不会有人死,你今天也不会险些落入他们的手中,或许……或许我一开始就是错的吧。”

    姜凡越说越丧气,越说越无力,自从双亲和唐篱落被抓后,他一直就觉得力量是最重要的,只有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保护一切自己所在乎的,然而今天他却发现哪怕强大了好像也不是那样,相反还连累到身边的人,这一刻,姜凡的内心有点动摇,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是不是真的像姜天风所说那般平凡才是难能可贵。

    “唉!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万千思绪缠绕在姜凡心头,他明白此刻不是思考的时候,凌霜实力高深,身上更有各种法宝奇物,就算不敌李执事他们,但也起码能抵抗上一段时间,可为何就这么被悄无声息地擒住了?

    旋即,姜凡开始感受着凌霜体内的脉络,随着时间的流逝,姜凡的眉头越发紧蹙,纹路时深时浅,就像一条条褶皱一般,可就在他全副精力摆在凌霜身上时,却不知他自己的脸色已经分外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这……居然是幽湌之毒。”

    幽湌之毒无色无味,一般的分量并不足以给人造成致命的伤害,而且若不仔细留意当事人很难发现自己已经中毒,当分量过多时则会致使别人陷入深度昏迷当中,更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毒性也会开始在人体内发作起来,不过这种毒并不难驱,可若留在体内过久便会危害性命。

    “怪不得那两个家伙匍匐在房顶那么久,原来是趁着凌霜沉睡时等她慢慢陷入昏迷,真是好耐性呀……”姜凡淡淡的说着,可眼神中的杀气却分外浓烈。

    “咳咳……”

    就在姜凡准备帮凌霜驱毒时,一口鲜血突然涌到嘴边喷出,此刻的他才终于发现自己伤得是多么的重,经脉受创,流血过多,无数钻心的疼痛如小蛇般在体内游离着。

    “咳咳……”

    急促的咳嗽声回荡在山洞之中,姜凡每咳嗽一次地上就多了一处鲜红的地方,片刻后,只见姜凡缓缓抬起头来,他静静地看着眼前那睡得十分安稳的凌霜,双瞳中闪过一丝精芒。

    “我死……也要救你!”

    山洞中,少年的眼神分外坚定,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也明白将会面对的结果是什么,但他也这般毅然而然地决定了。

    嗯,哪怕这会死,哪怕他会死,哪怕他真的要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