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妖孽国师之眸定天下

第179章 你真不该出现在这里

    好在,暗卫终究是在一个比较远的距离,简容和封毅又都是精心“打扮”过的,尤其是在这黑漆漆的晚上,暗卫分辨不出两人真假也属正常。

    简容和封毅的碰面,算是比较戏剧性的了。

    封毅瞪着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无声地望着简容,瞧着这个从黑夜之中走出来的女人,封毅只觉得牙疼。

    “来送晚膳的。”简容简短地道了一句。

    封毅没出声,象征性地在简容的身上搜了一下,然后顺手将牢房钥匙放进了简容的手中,方才咬着牙道了一句:“进去吧。”

    “谢大人!”简容笑着回了一句,拎上饭菜,便进了牢房。

    简容一路走,最后在中间的牢房处看见了储子言。

    简容站在牢房门口,伸手在牢房门上敲了敲。

    储子言先是一愣,抬头一看,见来人竟是简容,整个人都有些惊呆了。

    简容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储子言:“不是想出来么?现在我可以放你出来。”

    “你放我出来?信你我……”信你我才见鬼了。

    后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储子言就看见简容指尖多了一把钥匙,十分优雅地放在眼前晃了晃。

    储子言下半句就这么生生梗在了喉咙口,差点噎死他自己。

    “先生?大人?要怎么样……你才肯放我出去?”储子言语气瞬间缓和了过来,与方才判若两人。

    简容蹲下身子,一双眸子定定地注视着储子言:“说说吧,当初你潜伏在都督府,获取了什么重要情报?你背后的人,愿出重金买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报?”

    储子言苦笑了一下,望着简容:“我说简先生……你要不要这么执着?从青石镇追我到这源阳城,甚至不惜代价救我出这危机重重的牢房?”

    “哎……你看上我了?”储子言单纯无害的脸上,此刻却是浮上了一抹玩味。

    “呵呵……”

    简容的不屑,瞬间让储子言囧了,好歹他也是风流倜傥,不知道多少姑娘也曾倾慕于他的俊俏容颜,这人要不要这么一副嫌弃的表情?

    “我现在数三个数,你要是不说,我就走。”

    “哎,简先生……大侠……”

    “一!”

    “大侠,女侠?祖宗!”

    “二!”

    “祖宗!老祖宗!我叫你爷爷了……”

    “三!”简容收回手中的钥匙,转身就要走。

    “别!我说!我都说!”储子言扒着牢房门,终于在最后一刻改变了心意。

    简容回头,又一次戏谑地晃了晃手中的钥匙,等着储子言的下文。

    “是宝藏!当年大岳亡国之后,留下了一笔巨大的宝藏,我在找的,是一份宝藏图。”储子言恨不能咬断自己的舌头。

    简容缓步走了过来,淡淡问道:“那份宝藏图,现在哪儿?”

    储子言立刻道:“我都记下了,在脑子里,你放了我,回去我画给你!”

    简容顿了一下,随即面上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手中钥匙打开了牢房的门。

    “如果你认为出了这个牢房,你就能得自在,那你就是大错特错。”说罢,简容便缓缓走了进去。

    储子言淡淡瞧着简容:“我知道府衙外面有你的人,说吧,怎么做我才能离开这里?”

    简容顿了一下,开口:“把衣服脱了,换上我的衣服。”

    良久之后,拎着食盒的阿福再度从牢房中走了出来,走进了黑夜,一切似乎都归于平静。

    这段平静的时间,一直持续到了午夜子时。

    负责与魏淇换班的守卫来了。

    封毅不动声色地转身,带着人往牢房中,开始交接工作。

    “哎,魏淇,你今儿这是怎么了?一声不吭的!”封毅一路往前走,压根没有回头,那人跟在后面,却也没有意识到封毅的异常。

    “等等!为何这储子言的牢房门是开着的?”那后面来的守卫很快察觉到不对劲。

    封毅一个转身,还不待那人说什么,嘴巴已经被封毅捂住了。

    那人挣扎,却对封毅丝毫不起作用,手中的长剑就此刺进了对方的身体,那人就此没了反应。

    封毅蹲下身子,快速将那人的侍卫服脱下,扔给简容:“换衣服!”

    半晌,两个侍卫忽然从牢房之中冲了出来,大喊了一声:“储子言跑了!快追!”

    四周的暗卫皆是一惊,迅速从四周钻了出来,一群人走在黑暗之中,像是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跑。

    简容和封毅便混在这群人当中,等到暗卫们反应过来不对劲,两个侍卫早就已经跑没了身影。

    跑了很远,两人这才停在了一处暗巷中,靠着墙壁喘了半天的气儿。

    封毅伸手一把拽住女人的手腕:“你跑来做什么?万一死在里面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简容拽了拽手腕,发现压根挣脱不开,这才缓缓开口:“你激动什么?这不是活着出来了么?”

    封毅猛地凑近,面上满是愤怒:“那是咱们运气好,下次就不一定会有这么好运。”

    简容嬉笑:“那真是巧了,我这个人的运气向来都很好。”

    封毅一拳砸在简容身后的墙壁,高大的身躯将女人笼罩着:“少给我嬉皮笑脸,你听清楚,我要你好好地活着……好好地活着,我不要你有一丝一毫的危险,更不能容忍你为我冒险!”

    “你……到底听清楚了没?”封毅少有的愤怒,压的简容有些喘不过气。

    其实,她都明白,在京都……不管她怎么玩,怎么闹腾,一切都在他的掌控。

    但现在不一样,这里是南宁州,反贼的地盘。

    封毅没有把握,能够一直保她安稳。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将她牵扯进来。

    简容怎会不懂?

    只是……就是因为她懂,才会更不能忍受让他一个人在外冒险。

    简容自问自己从来不傻,算是个精明的人,但她就是干了傻事,就是为了眼前这个人……她自己还是心甘情愿的。

    简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病入膏肓了。

    正在两个人低头说话的时候,不远处的巷子口忽然走进来几道身影,寂夜被打破。

    两个人几乎同时提高了警惕,望着来人。

    来人不像是府衙的暗卫,同是暗卫,府衙的暗卫暴戾,但眼前这群人……很平静,甚至让人感觉不出杀气。

    “交出储子言!”为首的男子道了一句。

    “做梦!”说罢,简容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柄箭弩,朝着黑衣人的方向射去。

    对方似乎早有预料,立刻甩出来一排暗器。

    箭和暗器在空气中先后碰撞,箭的速度却丝毫不减。

    眼瞧着箭弩即将射中黑衣人的首领,那人手忙脚乱地抓来一旁的手下,箭身就这么刺进了手下的体内。

    简容拧了拧眉,这人的动作手法,倒是让她想到了她所熟悉的一波江湖人。

    那人……也在源阳城?不可能,那人腿脚不方便,怎会随意出行?

    “储子言对你们没有任何用处,快将人交出来吧!我保证……你们都能安全离开此处。”那黑衣人首领又出声道。

    “你的保证没有任何意义,储子言交给了你们,我们哪还有命活?”简容道。

    立在简容身旁的封毅双手负于身后,趁着简容和那群黑衣人说话的空档,暗中递给了附近暗卫一个信号。

    很快,四周迅速闪出了几道身影,将简容和封毅围在了中间。

    两波人,在寂静的深巷之中,开始对峙起来。

    过了一阵子,两方厮杀的差不多了,喽啰兵早已经躺的差不多,封毅身边带着的暗卫不多,很快就是死的死伤的伤,最后只剩下简容和封毅两个人。

    对方人多势众,简容和封毅想要逃,不过那首领似乎早有防备,两人尝试了几次都不成,便索性不逃了。

    两人再次陷入混战。

    简容眼前站着的人,是那首领,不过那人却没急着对付简容。

    “简先生,你真不该出现在这里。”那人说完这句话,手中的暗器却突然转向封毅的方向射了过去。

    而此刻的封毅却全身心地应付着简容身后的一群敌人,自顾不暇。

    简容的脑子压根来不及多想,几乎是下意识地扑了出去,想要挡开。

    封毅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反应过来,猛地上前几步,将女人揽进了怀中,然而此刻暗器距离他已经是近在咫尺,压根没有足够躲避的时间。

    封毅搂着简容,身子一转,同样用身子来挡,暗器擦着封毅的手臂划出了一道血口,就此飞闪了过去。

    简容心中一沉,怒火中烧,转身的瞬间,手中的箭弩同时朝着那首领射了过去。

    那首领也没想到简容会来这发暗箭,迅速躲闪,等到他反应过来再看巷中,却已经没了简容和封毅的身影。

    简容和封毅好不容易逃离了追兵,赶回客栈,两人身边的暗卫也基本上不剩下几个。

    一进房间,简容便迅速让封毅撸起袖子,检查伤口。

    暗器有毒,乌青色的血流出来。

    “是他!”简容就算不懂药理,但在药毒谷呆了这么久,也知道这是什么毒,三日断魂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