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炮灰打脸日常

第481章 名士头衔有何用

    “只可惜了,锦荣候夫人。”

    “你很同情锦荣候夫人?”端起茶杯,轻抿了口茶水的长公主,仿若漫不经心地问道,脸上的神情在袅袅的茶烟中看不太真切。

    “当然不!”傅佩瑶鼓着双颊,气呼呼地瞪着长公主,“娘,合着在你心里,我就是个‘五六不分’的蠢货呢?”

    “哟?”不待长公主回话,一道熟悉得让人不由自主就生出“欠扁”感慨的声音,就出现在傅佩瑶耳旁:“我还是第一次听人骂自己是‘蠢货’的,啧!”

    逆着光而来的傅四爷,衣袖翩飞间,竟有一种飘然若仙感。

    然而,这,纯粹是那些被傅四爷的“潇洒狂放”名士作风给蛊惑成“脑残粉”的人,才能生出的感慨!

    对傅佩瑶这个“见多识广”的姑娘来说,那是全然不受影响。

    “爹,这是比喻,懂?!”傅佩瑶斜睨着傅四爷,“别总是捞起半截话就跑,你得将整件事情给捋顺了,再不然,也得将整句话给听全了,才能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哪!不然,旁人还不得怀疑你这所谓的‘名士’,真是靠自己实力获得的?而不是靠刷脸和身后的后台得到的?”

    “瞎说什么?!”若傅四爷也像其它那些性情狂放恣意的名士一般,蓄着一把美须的话,此刻,他定然演绎出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来,“瞧你说得这般轻巧,有本事,你也给我拿一个‘名士’的头衔回来!”

    “我要‘名士’头衔做什么?”傅佩瑶就只差没有直白地鄙视傅四爷了,“‘名士’?那是什么?能吃吗?能用吗?能卖钱吗?”

    “轰隆隆!”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正好劈在了傅四爷脑袋上!

    “恍恍惚惚”,“茫然懵逼”“生无可恋”等词语,完全无法描述傅四爷此刻的心情。

    ——听傅佩瑶这样一说,咋就觉得让人追捧的“名士”,犹如大街小巷上随处可见的沙砾草木般,根本就不值一提呢?

    那么,过往那些年,他为了得到“名士”的称号,付出去的那些心血和汗水,时间和精力,又算什么?

    那些因为他年纪轻轻,就“镀”了一层“名士”的光环,而每每拿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瞧他的人,又算什么?

    ……

    然而,傅佩瑶完全没察觉到傅四爷满腹的郁闷和懊恼等情绪,更没留意到傅四爷竟破天荒地钻了“牛角尖”,而是用一种满满无奈的神情看着傅四爷,摊了摊手,道:“所以,爹,你觉得,“名士”,有何用呢?!”

    傅四爷一脸茫然地回望傅佩瑶,显然,心神不知飘到了何处去,根本就没听到傅佩瑶的这句总结。

    不然,眼下,傅四爷会不会气得闭过气去?那,还真不好说!

    “咳。”长公主放下手里的茶杯,嗔怪地看了傅佩瑶一眼,道:“别欺负你爹。”

    “什么?!”傅佩瑶再次瞪圆了眼,指了指虽依然处于愣怔状态中,却依然不失潇洒狂放气度的傅四爷,再指了指蜷缩成一团,完美演绎出“可怜兮兮”四个字的自己,控诉道:“娘,爹是见多识广、心胸宽广、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我呢?只是一个眼界狭窄、短见薄识、瞻前顾后的小姑娘。向来只有爹随意揉捏欺负我的份,哪有我反抗的地儿呢?!”

    长公主手指微屈,敲了装怪的傅佩瑶额头一下,道:“就你这脑瓜子转得比谁都快,从不认怂,伶牙俐齿到让人招架不起的模样,不当‘名士’,都可惜了!”

    “才不!”傅佩瑶扁扁嘴,揉着自己的额头,看了眼虽依然愣怔在原处,眼神却已慢慢恢复清明的傅四爷,就如同一只邀宠的小猫咪般,“哧溜”一声就窜到了长公主怀里,四处蹭了蹭,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后,才冲傅四爷扮了个鬼脸。

    “咱们家,有爹这样一个‘怼天怼地’,从不认怂的名士就够了,再多一个,我怕爹往后都不敢出门了!”

    “你呀!”长公主又何尝不明白傅佩瑶的话外之意呢?

    然而,对长公主和傅四爷来说,他们在外面与人拼搏厮杀,几乎耗尽了心血,却依然甘之如饴,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想给自己的儿女们创造更好的生存环境!不就是想要给那已然老去的父母长辈们撑起一片依然蔚蓝的天空!

    “我曾跟你那五个哥哥们说过,咱们家的人,不必依靠‘联姻’,而,如今,这句话,我也要跟你说一遍。”

    “咱们家的姑娘,不需要像其它人家的姑娘那般,享受了家族给予的庇护,锦衣华裳,珍馐美馔般娇养大,就该为家族的荣辱兴衰尽力。”

    这样的理念,搁在傅佩瑶穿越前的科技爆炸时代里,并不突兀。然而,搁在大唐王朝这样一个“家族至上”的年代里,却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了。

    而,这,也正是长公主能与傅四爷相知相惜,进而相恋相守一生的源由!

    然而,即使如此,对那些从还未记事起,就被灌输了与家族“荣辱祸福与共”思想理念,并以此为傲的世家子弟们,长公主也并不会发表任何不妥的看法。

    只因,每个家族,都有自己存在的必要,故,家族里的每一个族人,也都必需遵守家族里的规矩。

    就如“没规矩,不成方圆”这句话般。

    不过,不论长公主,抑或是傅四爷,都不愿意看见这样的“命运”,降临在自己的儿女身上。

    “娘,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成为了你的女儿。”傅佩瑶只觉得自己犹如浸泡在温泉里般,无处不在的暖意,将她紧紧地包围住,穿越前,多年职场倾扎而铸就的凉薄性情,也在慢慢地消褪。

    长公主轻轻抚摸着傅佩瑶的后背,像安抚一只满腹忐忑惶恐,却又不知这些情绪由何来的猫咪般,一下又一下的,脸上的神情却有些复杂,在傅佩瑶注意不到的角落里,和傅四爷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