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复活商清雅

    根据宋玉致,得到的消息。这个李天凡,不仅是一个二世祖,还是一个好色的混蛋。与宋玉致心中的白马王子,相差太大了。

    宋师道闻言,连忙伸手拍了拍,宋玉致的小手,出声安慰道:“小妹你放心,就算这一次失败了,我也会回去,求爹不让你,嫁给李天凡的。”

    宋师道知道,自家小妹的性格,如果宋缺真的,要强迫她,嫁给李天凡,那样的家伙,她真的会选择轻生。

    虽然宋师道,平时有些优柔寡断,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为了自家小妹,他也得硬气一回了。

    “二哥,谢啦!”

    宋玉致闻言,嘴角噙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轻笑道。

    宋师道摆了摆手,宠溺道:“我是你二哥,你跟我客气什么?”

    ……

    “萧大哥,你看如何处理,这件事呢?”

    商秀珣将各大势力的人,来到飞马牧场的事情,告诉了萧邪之后,有些好奇的问道。

    萧邪听完,商秀珣的讲述后,摸了摸下巴,笑道:“既然他们,这么想要见我,那就满足他们这个愿望。不过再等上两天,得到各方势力的人,差不多都来齐了,再一起见他们吧!”

    卫贞贞看到,萧邪嘴角扬起的,那抹坏笑,忍不住暗自摇了摇头。

    每一次萧邪,露出这样的笑容,都代表有人,要倒大霉了。

    “对了,秀珣,这个给你。”

    萧邪右手一翻,取出一个白玉丹药瓶,递给了商秀珣。

    商秀珣闻言,微微一愣,接过丹药瓶后,好奇的问道:“萧大哥,这里面是什么啊?”

    “这丹药瓶里面,装的是疗伤的丹药。据我所知,后山那人的寿命,已经即将到头了。至于救与不救,全看秀珣你的决定了。”

    萧邪看了一眼,后山的方向,然后对商秀珣说道。

    在飞马牧场的后山之中,隐居的人,便是被称为,天下第一巧匠的鲁妙子,同时他也是,商秀珣的亲生父亲。

    鲁妙子心中爱的人,一直都是祝玉研。只不过当鲁妙子,与祝玉研相爱的时候。祝玉研已经被石之轩,欺骗了感情,不在是天真烂漫的少女了。

    祝玉研的心中,一直都没有,放下对石之轩的仇恨。

    而鲁妙子看清了,祝玉研的真正面目之后,却被祝玉研暗算,打成了重伤。

    心灰意冷的鲁妙子,便在飞马牧场之中,隐居了起来。

    在飞马牧场之中,鲁妙子遇到了,商秀珣的母亲,上一任的飞马牧场场主,商清雅,并且两人生下了,女儿商秀珣。

    不过初恋,始终是最难以忘记的,鲁妙子的心中,终究还是有祝玉研。

    他最终还是,辜负了商清雅,导致商清雅郁郁而终,因此商秀珣,一直很痛恨鲁妙子。

    商秀珣看着,手中的丹药瓶,美眸之中,露出了挣扎之色。

    虽然商秀珣,恨不得将手里的丹药瓶,捏成粉末,但是一想到,鲁妙子快要死了,她却又狠不下这个心。

    “萧大哥,你可真是给秀珣,出了一个大难题。”

    商秀珣最终,还是没有,毁掉这颗丹药,而是将它收了起来,心中暗自苦笑道。

    萧邪见到,商秀珣将丹药瓶,收了起来,点了点头,笑道:“秀珣,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所以我决定,帮你复活你的母亲。”

    “萧大哥,你刚才说什么?”

    商秀珣闻言,美眸猛然瞪大,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没有听错,对于我来说,复活一个凡人,还是很容易的事情。不信的话,你问问青璇就知道了。”

    萧邪见状,微微一笑,将目光落在了,石青璇的身上。

    石青璇看到,商秀珣满脸期待的表情,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轻轻颔首,道:“秀珣,萧大哥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前几日,他也将我的母亲,给复活了过来。”

    按照萧邪的打算,如果商秀珣,不肯救鲁妙子,那么萧邪,就不会帮她,复活商清雅。

    毕竟鲁妙子一死,萧邪就算,把商清雅复活了过来,恐怕用不了多久,商清雅还是会郁郁而终。

    而商秀珣,肯救鲁妙子的话,那么萧邪就会,帮她复活商清雅。

    虽然鲁妙子的心中,曾经爱着祝玉研,但是自从商清雅死后,鲁妙子便已经后悔了,他明白自己错了,只是斯人已逝,他后悔也没有用了。

    鲁妙子之所以,在飞马牧场之中,隐居这么多年,就是因为,想要用余生,陪伴商清雅。

    ……

    等商秀珣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之后,萧邪便跟她,前往了商清雅的墓地。

    接下的事情,就跟复活碧秀心一样,萧邪先是用魂力,恢复了商清雅的魂魄,然后又将商清雅的尸骨,交给伊卡洛斯,培育出了商清雅的肉身。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活生生的商清雅,便出现在了,萧邪他们的面前。

    “娘,女儿好想你啊!呜呜呜……”

    商秀珣一把扑到,商清雅的怀里,失声痛哭了起来。

    当初商清雅死后,商秀珣只不过,还是一个孩子。可是却要担负起,飞马牧场场主的重担,其中的心酸苦楚,却是旁人,难以知晓的。

    “秀珣,我的乖女儿,我的好女儿……这些年来,真是苦了你的。”

    知晓了前因后果的商清雅,抱着商秀珣,轻抚着她的秀发,美眸之中,满是心疼和怜惜。

    商秀珣抬起,绝美的脸蛋,擦了擦眼泪,露出开心的笑容,笑道:“不苦,娘,我不苦,我是高兴。”

    “傻丫头。”

    商清雅见状,摸着商秀珣的脸颊,心中更是内疚和自责。

    过了半个小时后,商秀珣的心情,渐渐恢复了平静后,转头看向后山的方向,气愤的叫道:“娘,那个老家伙,现在就隐居在后山呢!女儿去帮你揍他,给你报仇!”

    商清雅闻言,俏脸之上,露出一抹无奈之色。

    在这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她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自然也知道,商秀珣口中的老家伙,就是鲁妙子。

    当初虽然是鲁妙子,负了商清雅,导致她郁郁而终,但是商清雅的心里,却从来没有,怨恨过鲁妙子。

    这也是商清雅,跟祝玉研之间,最大的差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