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我的迟到天后

第433章 啊呀

    一时间王佳斌还真没办法做出任何反驳,猩猩气的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说:“这件事我会深入调查,如果证实这件事是咱们班的人做的,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几个打架是事实,都他妈在这给我站军姿站好了!!”

    接着抬头看了我一眼:“张耀阳出列,在前面给我站着!”

    于是画面就是这样的,我在前面站军姿,时不时咧着嘴笑,是不是还得跟老艾黄平他们互相抛媚眼。

    王佳斌他们就挺郁闷的,等着教官走以后,我就对王佳斌说:“别他.妈让我当班长,不然非的整死你。”

    王佳斌欲哭无泪……好好的一个班长就这样让我们给霍霍没了。

    过了好半晌,教官展开彻夜调查,不过谁也没承认,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是谁弄的。

    猩猩跟黄教官在屋里面挺上火的呲着大牙花子:“老黄,你说这事是我们班干的还是别人干的?”

    黄教官将袜子脱了下来,顺手就塞鞋里了,抬头看了眼站军姿的我们:“我觉得应该是你们班的那个班长干的。”

    猩猩挑眉问道:“能吗?这几个孩子瞅着都挺不错的。”

    “人心叵测,你要是用肉眼就能看出来,人的心就不会长在里面了。”

    “去去去,说话文绉绉的,我就烦你这样。”曾猩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随手伸手指着我:“你看这孩子咋样?我挺好看他的。”

    “这孩子你不说最能捣蛋了吗?”

    “嗨,年轻人哪有不捣蛋的,咱俩刚进军营那时候不比现在还淘的厉害……”

    “哈哈是啊,我还记得你调戏人家女护士员让你教官给你打成半死呢。”

    “去,不要提了,睡觉吧。”

    “那这几个孩子就这么站着?”

    “要不等会你起来上厕所的时候顺便告诉他们一声吧。”

    “心软还拉不下面子,哎,行,我去说。”

    “嗯,让那几个孩子没啥事就回去了,张耀阳就让他站一宿吧。”

    “为啥?”

    “没有为啥啊,睡觉也是睡觉,站会呗。”

    ……

    两个小时以后,黄教官套上外套,拿着手电棒,来到已经恨不得站着睡觉的我们说道:“今天你们涨点教训就得了,都回去睡觉吧,张耀阳你留下。”

    身子僵硬在原地,点了点头:“啊。”

    “都散了吧。”

    黄教官一挥手,众人离去。

    “不是,我在原地干嘛?”

    我不解的问了一句。

    “站军姿啊。”

    “为啥就我自己站?难道你们怀疑尿尿的人是我?”

    “那倒不是,你们教官就是单纯的想让你多站会。”

    “……!”

    /akT

    我无语的对黄教官,伸出国际手势中指,对他说:“教官,麻烦把这个手势送给他。”

    “哈哈,你这孩子真是欠揍。”

    黄教官乐了乐,就离开了。

    妈的,凭啥都走了,就我自己站着啊?要罚也得是都罚呀,想了想,既然猩猩教官让我多站一会儿,那我就多占一会儿吧,这一会儿可以是一宿,也可以是一分钟,它没有很清晰的概念,想通以后,我扭头也跟着走了。

    黄教官进屋看了眼离开的我,对猩猩说:“诶,那孩子怎么跑了,我去把他叫回来。”

    “睡觉吧,愣困的。”

    猩猩摆摆手,说道。

    黄教官笑着摇摇头,跟着关了灯,睡觉。

    ……

    日子一天天过,到了我们最后也没抓出来尿尿的人是谁,可能教官也抓到私下聊了,反正没有通知我们,这件事看上去不了了之。但是这次事情过后,王佳斌明显低调好多,班长的职务暂时还是他,一转眼,就要过年了。

    今年的这个年有些不同,这是我长这么大头一次没有回家过年,老艾回去了,本来跟领导批,上头不批的,偷摸送点礼,你们懂的,就不详细说了,影响不好。最后他是成功的回去了,而我们这帮人就呆在军营里了。

    这几天,我们可以得到短暂的休息时间,不用军训,说点犯贱的话,这冷不丁不军训了,还有点不适应呢,因为一到那个点就醒了,醒了也不知道干嘛去,幸好军营有篮球场,没事还能去打个篮球。

    大年三十前一天,上级领导跑来探望我们,吃了一顿温暖的饺子后,晚上我们说偷摸跟教官喝点,但是教官拒绝了,他跟着黄教官跟上头的领导出去喝了,临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告诉我们别惹事,对此我表示不满,你叮嘱就叮嘱呗,干嘛看着我?

    猩猩就说因为就你最淘气,惹得众人一片哈哈大笑。

    过年了,晚上说喝酒,喝酒肉串就必不可少,于是我就试着来到韩妹子她们的卧室,寻思问问她们怎么弄到烧烤的。

    结果当时屋子就尹恩妃自己坐在那,面前有个小镜子,正在捋自己的小辫子呢。

    刹那间,我看的有些恍惚,面前坐着的不是尹恩妃而是小仙女,她们的身影竟然重合了。

    紧接着一声韩语将我从走神的状态中给拉回来,这才知道自己太想念小仙女了。

    当我跟她一顿比划说我要买烧烤问问路以后,她就告诉我了,并且还领我过去。

    她用僵硬的汉语对我说:“你等一会儿,我去买给你,在这,等我。”

    我“哦”了一声,然后扶了她一把,她挺灵活的就从这边翻了过去。

    我就在原地抽了会烟,不一会儿,她就拎着我说的烧烤数目回来了。

    尴尬的是,她翻过去的时候,我可以在里面扶着她,那么咋翻回来呢?这就成了问题。

    然后她就咬着下嘴唇做出一副很可怜的表情,差点没萌死我。

    我比量了一下这个围墙,带网的围墙,至少是我两个这么高,不管了,试试吧。

    往后退了两步,一个超级加速助跑,像个猴子似的往上爬,别说教官平常训练的还真有点用,至少没当兵之前这么高的围墙是肯定翻不上去的。

    上去是上去了,但是在最顶端的时候重心没控制好,整个人咣的一声摔了下去,激起一片灰尘:“啊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