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韵传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拼酒

    智明大师一想到昨晚之事,心头早就慌乱无比,连忙抵赖。

    “哈哈,大师请看!”

    金禅子抛出一块玉简,灵力一激发,顿时弹起一个光幕,上面播放的正是智明和智达两人侍寢结束后的状态,其中智达的还有前去时的信息,包括大叫几声“大人”的话都被刻录了进去。

    天哪…

    智明和智达惊叫一声,顿时都酒醒了,心头狂跳。

    想不到昨晚的秘密竟然被金禅子跟踪刻录了下来,怎么忘了他就是禅机殿的祖宗,专门搞信息贩售的呢?

    可以肯定的是,金禅子三人是在发现智明侍寢返回时那种惊人的状态后,才又跟踪智达出去的,结果还真是大有斩获!

    “施主…你…竟然跟踪老衲?!”智达一旁大声道。

    “哈哈,大师啊,老夫并非是跟踪,只不过昨晚老夫后来又想去找流风聊聊天,结果却碰到大师也去了,而老夫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刻录沿途看到的一切,所以就刚好刻录下来了…”金禅子得意无比地说道。

    智明与智达对视一眼,哑口无言。

    被人家抓了现行,身上变身的征兆又被看到,欲辩无词,只好默认…

    考超凡和文雨祥受到刺激,早已忘了双方本是冤家,此时都联合起来,跟金禅子一起对两位大师进行各种旁敲侧击,盘剥拷问…

    不过,智明和智达却是修起了闭口禅,只顾吃菜,不理他们…

    三人心痒难耐,却又无可奈何。

    宴后,智明和智达就直接回了穿云寺,金禅子三人哪里还坐得住,就直接往恒海方向而来。

    此时却近黄昏,恒海之上景色壮丽,一道残阳铺满大海,映得海水骄红红胜火,让人生起无边感慨…

    小舟上并没有人,自行定在海面上,任海波翻滚,任海风劲吹,它逍遥自在,闲适恬淡,与世无争…

    只在玉台之上摆了三瓶星运酒,似乎是预感到他们三人要过来似的,不多不少。

    “流风呢?”

    金禅子狐疑地观察着,却没有什么发现,这里就是这艘小舟,也不知是何物所造,竟然可以如此神奇地定在海上。

    “这三瓶酒莫非是他留给我们的?”文雨祥猜道。

    “这…”

    考超凡小心地拿起一瓶酒,端详起来。

    他发现这瓶酒与先前流风赠给他治考霸伤势的酒包装似乎有些不同,这瓶酒的酒瓶是透明的,上面布满了裂痕,看起来却象是故意为之,显得极为独特,有一种狂爆的美在发散…

    金禅子和文雨祥也拿起酒来观看,不禁精神一振,他们可以感觉到此酒的级别比起上次喝过的酒还要高级,而上次他们喝过那样一杯酒之后竟然有变身的冲动,那么现在这瓶酒…

    两人顿时有些不淡定了,难道…两人对视一眼,连忙收了起来。

    文雨祥想了想,干脆掏出两块下品灵晶,拍在台上。

    考超凡见状微怔,没想到在文雨祥眼中,此酒竟是如此珍贵,不过,输人不可输阵,他也掏出一块下品灵晶,拍在台上。

    “考超凡,这是流风的酒,你敢不敢现在就把它喝了?!”文雨祥哼道。

    “有什么不敢?不过,老夫为什么要听你的?老夫回去再细细品尝!”考超凡回敬道。

    “你不会是酒量太小,不敢在此和我比拼吧?”文雨祥讥讽道。

    “哈哈,就这一瓶酒还比拼酒量?你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考超凡大笑道。

    “你要是喝了这瓶酒人没事,那老夫就将这里的天香酒楼送给你如何?!你不是很看重老夫的地盘吗?”文雨祥继续怼道。

    “哦?此话当真?!”考超凡有些不淡定了。

    “当然,老金可以作证!”

    “好!”考超凡咬咬牙,狠狠吼道。

    “那你喝吧!”文雨祥说道。

    “你先喝!”

    考超凡想着其中说不定有什么猫腻,所以要看文雨祥喝完后的情况如何,万一这瓶酒有毒那就麻烦了。

    这些人活到散仙都不是容易之事,一个个都是心机深沉,就连拼酒这样的小事都能想到许多可能存在的问题。

    文雨祥一听,心中想着要让这小子出丑,自己看来也要付出一番代价,不过,自己有老金做后盾,就算出丑也有他罩着,而考超凡是孤家寡人,一出丑的话…

    他一声不吭地旋开酒盖,连酒杯都不用,直接就将这瓶酒灌了下去,眼睛红红地盯着考超凡。

    实际上,酒中的灵仙之力已经在体内开始翻滚狂爆,但他早有准备,暗自拼命调动仙力进行压制,所以暂时并没有什么事。

    考超凡见此,想着喝下去并没有什么事嘛,还有一座天香酒楼的赌注,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搏一把。

    于是旋开酒盖,学着文雨祥的样子就全部灌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样!竟然想用这种方法让老夫服软?!简直就是做梦!咦…不好!!!”

    考超凡还没笑完,脸色剧变,因为他已看到文雨祥整个人都软瘫下去了,而且还慢慢地出现了变身的征兆!

    “天哪!”

    考超凡惊叫一声,感受着体内滚滚如潮的灵仙之力,浑身爽爆得不得了,“扑通”一声掉到小舟之上,翻来滚去,最后竟不由自主地变成一个仙气氤氤的美女,软瘫在玉台旁边,喘着娇气,“嘤嘤”叫着…

    而另一边的文雨祥也已经彻底变成一个美女,浑身无力地倚靠在玉台旁,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让金禅子看得瞠目结舌!

    “发了!发了!!大发了!!!”

    金禅子心中大叫着,一个贩售信息的老祖宗遇到这种事情,想不发都难。

    他立刻将两人的媚态全部刻录下来,心里想着要是这两人没着袍服就好了,可惜,真可惜!

    “不过…雨祥这里倒是可以摸一摸,撩一撩…”

    金禅子立刻上前,假装去搀扶,手却是伸进文雨祥的袍服里摸了起来,沃日!!!

    他一下子惊呆了!

    发现文雨祥身上竟然又出现了不少新的红点,与原来的相对,凑成了十二对!

    虽然与智明的质量无法相比,但这已经是一个惊人的结果,难道是…完美变身不成?!

    金禅子趁着文雨祥神志不是很清醒的时候,厚着脸皮摸了下去,却是有些失望,原来那个最重要的器官并没有变化出来,所以,仍然不是完美变身!

    但与先前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而这仅仅是喝了一瓶酒的结果,假如喝多几瓶呢?

    金禅子想到这里,顿时不淡定了,天哪,流风,流风竟然酿造出了如此等级的美酒,这样的酒若是被人知道可以让散仙实现变身,那肯定会引起疯抢!

    这一点毋庸置疑。

    “流风!流风!你在哪里?!”金禅子呼叫着。

    “前辈找我?”李运出现在小舟上,笑眯眯说道。

    “哇!流风,这三瓶酒是你酿造的吧?”

    “不错!”

    “你还有没有?你有多少老夫要多少!”金禅子大声道。

    “这个…此酒不卖,因为数量太少。前辈若是要买,上次那一种倒是可以卖一些给前辈。”

    “不知上次那一种与今天这款相比,酒力相差多少?”金禅子问道。

    “那是下品酒,今天的是中品酒,酒力相差大约是一百倍!也就是说要达到他们现在的变身效果,要喝一百瓶下品酒才行。”

    “什么?!一百瓶?!老夫感觉上次那酒酒力已经很强了…”

    “前辈何不试试今天的酒?其实,上次是因为前辈没有提防的缘故,那酒还不能达到让散仙变身的效果,但中品酒对较低级别的散仙效果就极为明显了。”李运微笑道。

    “这…老夫要试也是回去再试,不过,老夫想知道,你既然说有下品酒和中品酒,那是不是也有上品酒和极品酒呢?”金禅子涎着嘴问道。

    “当然!只是那两种酒更少,是非卖品,不是我的奴婢是喝不到的。不过,那种酒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喝,如果仙躯修炼不到家,喝了只怕有害无益。”李运闲闲地说道。

    “什么?!”

    金禅子一怔,脸色变幻。

    李运打量了一下金禅子,说道:“前辈的仙躯太弱,最多只能喝这中品酒,上品酒和极品酒一喝就会出问题,还是不喝为好。”

    “你…看得出老夫的仙躯质量?!”

    “呵呵,这有何难?前辈的炼体只到第四层的内脏期,而变身质量更差,还没有发生过完美变身,体内阴阳不调,孤阳太盛,必不久长!若是长此下去,有极大的隐患!”

    “隐患?什么隐患?!”金禅子听得脸色剧变,大惊道。

    “嗯,阴阳不济,体内阳火太盛,你可以感应一下石门、气海、阴交、神阙,以及天枢、外陵、大巨等处窍穴,是否已有暗红之迹?如果郁积日久,则会慢慢变成火红之色,到时就会引起内烧之状,很容易被人点起虚火,或是影响内息循环,走火入魔…”

    天哪!!!

    金禅子按李运所说仔细感应那几处窍穴,发现果然如此,情不自禁地惊叫一声。

    不好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