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以神为饵

第438章 莫不是傻子吧

    既然天河接到他族中的消息,吴尘再不是他要押回的犯人,他没必要专门跑这一趟。

    “我来不是追你回去,我是来告诉你这个消息的。”天河定声说。

    吴尘心中更加震动,他看着天河这张标准国字脸,头一次感觉国字脸的棱角也能如此可爱。

    孙天野在两位之间,完全懵怔。

    这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什么追我带我走,不用带你走相信你的,而且两人之间惺惺相惜的情义爆发,难道吴尘师叔和天河将军曾有深交?

    他不明白,也知道不该插话。

    “虽然军衙一时不能拿你法办,但我知道,你在边境军中经历颇多,这件事想必一直积存在你心里,既然罪名解除了,还是早让你知道的好。”天河轻描淡写地说。

    “多谢了!天河将军!”吴尘禁不住就是郑重一拜,“我心里的确轻松不少!”他笑说。

    天河也笑了。

    “回想你多次问起我边境军中战事情况,这样的将军,怎可能背信弃义危害将士?”天河说。

    吴尘笑笑说:“将军,肉麻的话就不必说了。”

    “好,不说这些,我还有件事告诉你。”天河沉声说:“虽然我不知你为何请愿去拂尘道,但我族中都知道,女王陛下一直在找你,这次你去亚特兰蒂斯多加留心。”

    “谢了。”吴尘再一拜,“放心,我有准备。”他说,想不到天河还肯将女王陛下想找吴尘之事作为提点,这在吴尘看来,几乎已经违背了天河这个人死板的个性。

    “好,那我话不多说,我还需赶快回到边境营中。”天河说着,向吴尘和孙天野分别一拜。

    “将军这就走了?”孙天野诧异地问。

    吴尘虽然知道天河的脾气,但也没准备好他突然的告辞,心知他惦记边境战事,也只好与他回拜。

    天河快步回到山丘后,两人听到他跃麟驹离开的声音。

    “这天河将军……”

    “怎么?”

    “个性奇怪。”孙天野还向远处望着说。

    “我们也走了。”吴尘对他说。

    两人上路。

    孙天野不禁问起天河和吴尘之前的往事,吴尘毫无保留,将他曾在边境军衙中的遭遇也对他说来。

    孙天野难得一次话不多,看吴尘师叔的眼神里多了些复杂情绪,最后憋了半天终于说:“师叔,你不是普通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吴尘朗声一笑:“安慰我这句,用尽了你肚子里的墨水吧。”

    两人笑着向远方奔去。

    “师叔,天河将军离开,你舍不得吧?”孙天野问。

    “有什么可舍不得的?”

    “他离开后你停了很久。”

    “你离开我也会看你走的。”吴尘轻描淡写地说。

    孙天野连声应着,笑了。

    “师叔,你对天河将军绝对是惺惺惜惺惺,那你储物戒里还有上古法器,怎不给天河将军一把?”

    “你居然能想到这问题?”吴尘歪头看孙天野,真不知这猴子心思怎能如此细致,还如此古怪。

    “阿法族向来惯用星光刃,何况天河将军那无功不受禄的脾性。”

    “也是。”孙天野点头称是。

    ……

    ……

    一路上孙天野了解了吴尘的过往,吴尘没打算瞒他,甚至将小时候全岛父老被异族屠杀之事也对他说了。

    不过隐去了可能和梅圣人有关的线索,因为这线索他现在也不确定真实与否。

    孙天野还详细打听了吴尘在天阙阵里的遭遇,他法力大长的关键,还有他带出来的弯眉铸,孙天野更连声称奇,爱不释手。

    经过十余天的相处,绿眼龙珠也暂时接受了这个话比她还多的猴子,孙天野也接受了吴尘师叔怀里不时就跳出个圆球,动不动就怼他挖苦他。

    这天他们穿过一整片草原,进入一片森林。

    “师叔,我们不是去亚特兰蒂斯吗?我感觉在绕路啊。”孙天野有些不解。

    他感觉得到吴尘师叔很想去拂尘道,去拂尘道前就要去亚特兰蒂斯,但吴尘师叔一路上带他慢慢悠悠不急不忙,还故意绕路浪费时间。

    吴尘点头说:“我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直接去亚特兰蒂斯。”

    “师叔,你不会还想去见府尊吧?”孙天野惊问,吴尘自然也把府尊练上莫可能知道他身份的事告知孙天野了,只是骊宫在皇城附近,他们现在目标明显,根本没办法行动。

    “我到现在也没想到办法,明日,我们就启程直去亚特兰蒂斯。”吴尘似下了决心一般地道。

    孙天野点头。

    这决定他认可,冒然去骊宫诰狱太危险了。

    “这一带真热啊!”孙天野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抬头瞧一眼高照的艳阳。

    现在是初夏时节,天气本不会这般让人焦躁,但自从他们进了这片森林,四周温度便瞬间提了一大截。

    “的确,这森林里像是有温泉水。”吴尘说。

    “温泉?”

    “不仅有温泉水,整片森林都笼罩在地下散发的热气里,所以更热。”吴尘四周看着,推测说道。

    “大热天的温泉水不稀罕,若是冬天,泡个温泉水真是美哉。”孙天野赞叹。

    两人怕热,便不做停歇,一路朝森林外奔去。

    很快,他们便走到了森林中的温泉水附近,虽然已是夏日,但还能看到前方依稀飘出的热雾,缭绕在眼前,化成身周焦灼的温度。

    向前跃马还能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好像有人在温泉里洗澡。

    “大热天在温泉里洗澡,莫不是傻子吧?”孙天野不禁出口道。

    “还可能是疯子!”吴尘接话。

    孙天野不知道,吴尘想起他去年,在去白鹿洞前南幽一处森林里,遇到过一些丑陋女子光天化日在温泉水里泡澡,还诬赖他偷看洗澡,吵闹着留他嫁娶。

    现在想起那些女子满脸黑痣的样子,吴尘瞬间感觉周身凉快些许。

    “你说谁是傻子!”

    忽然,一个声音从前方水中传出,声音洪亮厚重,声音刚起,有个人影也瞬即冲出了水面。

    哗啦一声,热雾中水声大作,一人现身在吴尘和孙天野面前,凶神恶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