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末世无限夺舍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寿宴

    “要说这永和帝没问题,那才叫有鬼,不仅仅是这一次放这么多人进来,之前对付魔门的人和邪派高手,他也基本处于被动防守,没有主动出击过,这可和他这个明君的风格截然不同啊,他根本就是在纵容事情的发生。”

    王成苍白着脸,戴着蒙脸的斗笠站在皇宫的城墙下,望着下方鱼贯而入的大量人群,暗暗冷笑。

    “八皇子,该去大殿了。”

    旁边一个小太监似乎十分畏惧他,低声说道,不过这并不是畏惧什么东天卫的厂督,而是畏惧八皇子这个病人,天知道会不会传染,他也是倒霉才被派到这里来。

    不知是因为这段时间王成做的太过,还是因为他这个八皇子在寿宴的时候无法分身,所以,这几天王成将东天卫的大权交了出去,而接任他的便是张公这个王成在这个位面最亲近的人。

    对此王成并没什么意见,反正到了这时,厂督这个位置早已不再那么重要,他看了一眼畏惧的小太监,没有多为难他,跟着他一起前往布置的喜气洋洋,到处都是花灯的大殿。

    王成身为八皇子,自然有资格进大殿,而不是在外面吹冷风,不过因为‘病人’这个身份,所以只能在一个角落里摆了张案子,一个人在那默默的喝酒,这已经持续了很多年,王成都习惯了。

    很快,各个皇子公主,各个有爵位的家族,文武百官,还有正道一些出名之人等等全部来齐,包括郑惜若都被捕神带来赴宴,最后才由永和帝带着皇后一起来到大殿,众人齐齐站了起来,恭贺永和帝寿辰。

    接下来各种祝寿的戏码不用多说,虽然是许多人精心准备的,虽然有许多艺人为了这一天都训练了许久,把这当作一生的荣誉,但在场许多人都知道,这场寿宴不是那么简单,祝寿根本不是关键。

    前面的祝寿和表演都一帆风顺的过去,终于到了秀妃大家的压轴表演,不过秀妃大家的表演是在皇宫的燕雀湖进行,所以众人都跟着永和帝到了外面欣赏,包括王成这个被人遗忘的八皇子都来到外面,站在黑暗的阴影之中。

    只见天上皎洁的明月高高悬挂,正所谓月朗星稀,却没有星星,不过在下方的燕雀湖中,却是盏盏莲花灯漂浮,周围寂静无声,突然,响起了干净纯洁的琴声,只是短短的几声,便让在场众人感觉到如同在置身在一个纯净,到处都是莲花的水上,整个人被净化了一般。

    这便是秀妃大家的琴声,众人如痴如醉,当一曲完毕,大家怅然若失,不过很快眼睛都亮了起来,因为燕雀湖内一朵巨大的莲花正缓缓从远处飘来。

    秀妃大家号称琴舞双绝,先秀完琴声,接下来自然要是献舞,如同一个水上精灵般在湖中献舞,就在这万众期待的时候,突然,一阵充满霸道的狂笑声将秀妃大家营造的意境完全打破。

    众人纷纷大怒的望着声音来的方向,却见到几十道黑影正从那些之前表演完,被赏赐用膳的戏班里飞了出来,每一个的气息都是在宗师之上,领头的一人是个男人,戴着一个奇特的扭曲面具,正狂傲的大声说道:“李雄,本帝亲自来参加你的寿辰,算是很给你面子了吧?”

    “你就是那个一统魔门的魔帝?”

    李雄便是永和帝的真名,他双手负在身后,充满着帝王威严的说道:“哼,藏头漏尾,连正面进皇宫的胆子都没有,你比起前代魔帝可是大大的不如啊!”

    与此同时,董公公,捕神,兵家武圣,太师诸葛先生,还有来援的武绝派宗主,罗浮剑派掌门,竹林先生,外加大周帝国和大商帝国的武圣纷纷站了起来,带着正道精锐与魔门对峙,郑惜若赫然也在其中,以她的性格,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戏。

    “离开,大家赶快离开。”

    永和帝对今晚的事早有准备,所以魔门的人一出现,皇后和太子就按照一早的吩咐在周围侍卫的帮助下带着嫔妃,皇子,公主以及没战斗力的文武百官一起逃离,基本上,不到先天的根本没资格留在这里。

    王成身边的小太监同样催促他离开,王成看了他一眼,一掌将其轻轻的送到后面,然后自己站到了永和帝的身后。

    太子倒还记得自己有个基本没怎么见过的兄弟,正巧见到王成走到永和帝身后,十分惊讶,赶紧想把他叫过来,自己这个兄弟从小体弱多病,估计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吧,不过皇后却拦下了他,道:“不用担心老八,他可是大宗师呢,让他在这帮你父皇。”

    “啊,大宗师?”

    太子愕然,老八才几岁啊,就大宗师了?而且为什么一直隐藏着?不过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他赶紧带人离开。

    “哈哈哈,李雄,不正面进来,只是因为不想浪费时间罢了,不过,既然你想要我攻打皇宫,我就攻打给你看看。”

    魔帝哈哈大笑,一拍手,轰隆轰隆的爆炸声从外面传来,接着早已准备多时的魔门以及邪派高手全部从被炸开的城墙疯狂冲进来,皇宫侍卫和一部分埋伏在那边的正道高手拼命的阻拦,那边喊杀声顿时不绝于耳。

    永和帝面色不变,冷哼道:“雕虫小技罢了,既然你们来了,今晚就别打算出去。”

    “我也没打算出去,你该知道我们这一次来是做什么的,否则这段时间你就不会一直这么消极防守。”

    魔帝不屑一笑,接着朝着燕雀湖大声喊道:“秀妃大家,对了,还有琉璃大家,不打算出来见一面吗?”

    众人闻言都是讶然,喊秀妃大家还好说,喊琉璃大家又是什么意思,琉璃大家不是都死了好几年了吗?

    伴随着魔帝的声音,之前的那朵莲花缓缓打开,穿着舞衣的秀妃大家从里面现身,仿若仙子般凌波而来,然后在湖边冷冷的看着魔帝,不悦的道:“家母已经逝世多年,魔帝是何意思,而且魔帝为何屡次找我麻烦,还杀了我身边的婆婆?”

    魔帝没有否认什么,嗤笑道:“什么原因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你们是大明帝国上一个朝代大夏朝的余孽,一直想着如何恢复大夏朝,为了这个目的,琉璃大家甚至不惜委身李雄,生下了你,便是为了进这皇宫,而为了让李雄放松警惕,甚至假死,此刻也来到了这里,我没说错吧,琉璃大家?”

    众人这一次都是哗然,魔帝说的可都是重料啊,秀妃大家面色剧变,没想到她们家的隐私居然会被人知道的这么清楚,连王成都有些惊讶,他倒是知道的颇多,也知道琉璃大家没死,不过都是杀了老妪后得到的情报,这魔帝又是哪来的情报呢?

    永和帝似乎也有些惊讶,问道:“秀妃,琉璃真的没死?”

    “李雄,你何必明知故问呢,我死没死,你屡次试探,难道真会不知道?当初我以为我骗到了你,不过这几年我也想清楚了,你根本是将计就计吧?”

    说这话的是之前来支援秀妃大家的老婆婆,她施展轻功飞到秀妃大家旁边,还撕开自己的面具,变成一个和秀妃大家十分相似的美女,看起来只差几岁,说是姐妹都有人相信。

    “琉璃大家,你居然真的没死?”

    竹林先生十分激动的喊道,这老头以前八成是琉璃大家的粉丝,琉璃大家歉意的朝竹林先生看了一眼,道:“为了大业,所以有所隐瞒,请竹林先生见谅。”

    “没关系,没关系,我可以理解,你活着就好。”

    竹林先生一脸欣喜的说着,王成听的很想翻白眼,这家伙很像备胎啊?

    此时,太子等人全部撤走,连那些戏班的人都全部离开,留下的最低的战斗力都是先天,而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近,显然魔门的人正在突破封锁逐渐突进来。

    “你们说了这么多,究竟是在说什么,秀妃大家,琉璃大家,你们居然是大夏朝的后裔?还有,你们千方百计的聚集在这是为了什么?”

    说这话的是大周帝国来的武圣,大周帝国是诸侯制,这一位武圣便是其中一个诸侯,封号是秦杨王。

    “是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也都十分疑惑,不过王成注意到,捕神,董公公,太师诸葛先生这三位都是一副早已知晓的模样,反而是被调回来的兵家武圣满头雾水,显然是不知情的。

    琉璃大家正想说话,就在这时,魔帝又哈哈大笑,说道:“还是让我来说吧,琉璃大家为了等这一天,为了进皇宫而委身于自己的仇人李雄,还有李雄将计就计,甚至我故意吸引这么多人来皇宫,为的都是同一个目的,或者说,是同一个东西。”

    大商帝国的武圣问道:“什么东西?”

    魔帝反问道:“诸位可还记得大夏帝国是如何覆灭的?”

    “千年前,大夏帝国末代皇帝意图以龙气破碎虚空,炼制异宝,却受到天谴,被雷电轰击而亡,而后,大夏帝国的兵马大元帅李深趁机以陛下不仁为名起兵,最终攻破皇宫,建立大明朝。”

    敢说这种话的一定不是大明帝国的人,事实上,说话的是秦杨王,他自然是肆无忌惮。

    “没错,修炼龙气之人速度极快,而且威力很强,只要在自己的国都,更是无敌天下,但龙气有个致命的弱点。”

    魔帝点了点头,道:“那就是修炼龙气者不可破碎,而且无法延长寿命,这就是平衡,大夏帝国的末代皇帝偶得一异物,想用此异宝突破这限制,破碎虚空,永生不死,却因此物太过邪恶,受了天谴,所以彻底失败,连大夏帝国的龙脉都被打断,所以才有了大明帝国的崛起。”

    最后,魔帝嘿嘿一笑,道:“只是,大夏帝国的后人,还有大明帝国的皇室却知道,那件宝物并没有被毁,还一直深埋在这皇宫之下,等待着出世,而这一件宝物一旦出世,将成为一件旷古烁今的宝物,可以让人修为一路提升,甚至是破碎虚空。”

    “什么?”

    众人闻言都十分吃惊,不由望向了地下,一个个目光都无比热切,破碎虚空啊,那可是武者们的梦想,而见魔帝真的知道一切,琉璃大家,还有永和帝面色都颇为难看。

    事实上,魔帝现在说的这些连王成都不知道,他同样惊讶的望着地下,和其他人有一个共同的想法,既然知道是在地下,为什么不挖出来?

    “你们或许会奇怪,为什么不直接挖出来呢?”

    魔帝十分尽责的继续解说:“答案是挖不到,大明皇室早挖了许多次,却发现挖到一定程度,会有一股神秘能量保护,无法再挖下去,想来是因为天雷击打的缘故,后来,一个易学大家推算出必须在天雷轰击的一千年后那股能量才会消失,到时使用钥匙,便能进入地宫。”

    “一千年后,也就是今天,所以琉璃大家委身于李雄,为的就是今天让自己的女儿给李雄献舞,然后偷偷的进入地宫,拿到那件宝物,可惜的是,她终究只是个女人,眼光太小。”

    说到这里,琉璃大家哼了一声,似乎十分不满,魔帝根本不在意,接着说道:“琉璃大家并不知道,李雄早已知晓一切,为了她身上的钥匙,干脆将计就计,李雄可是个人杰啊,怎么能甘心就这样死掉,他也和大夏帝国的末代皇帝一样,想要破碎,想要永生不死!”

    众人望向永和帝,却没见他否认,身为一代明君,他这一点气魄还是有的,他直接道:“是又如何?”

    “不如何,所以我说,琉璃大家太傻,而且,她根本不知道,宝物出世动静极大,绝对不可能让她偷偷的拿走,而且,想要宝物出世,还需要不少条件,这便是我要召集这么多人的原因,李雄也知道这些事,所以虽然表面不停在阻止魔门的人进来,但其实根本没真的用心,从一开始,她的计划就全是漏洞,根本不值一提。”

    魔帝嘿嘿一笑,琉璃大家面色极为难看,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谋划在李雄还有魔帝他们看来根本是个笑话,她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是谁,李雄能够知道我还可以理解,为什么你会知道的这么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