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萌军风云

第六百八十七章:与众不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十五)

    阮新仁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是被孤立了。

    可是,是为什么呢?

    阮新仁在自己的营帐里转了N圈,也没想出是什么原因来。

    难道是自己不够恭敬,不应该啊?!

    自从中国军队一来,阮新仁就死死地靠了上去,并且把已军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

    要人给人,要物给物,你要我上阵,我就上阵,哪怕人死光了也要完成任务;

    你要我探路,我就让人探路,哪怕让自己的老兄弟死在烂泥潭里,也绝不让中国士兵弄湿一下裤腿……

    这就样还不够恭顺?!

    阮新仁摇摇头,觉得不应该是这个原因。

    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阮新仁长叹一声,还是得继续想办法套出内情才行啊!

    这一天中国军队再次打下一个军镇,已经跟越南河内遥遥相望了,终于下令入城修整。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打仗是百战百胜没错,但一刻不停的急行军、战斗、急行军、战斗……天天是露蓿荒郊野外,吃的也是行军干粮,这种生活是个人就受不了。

    总算许司令开恩,让大家开始修整了。

    虽然后面还要打河内,那应该是场大仗,不过中国军队谁在乎这个?

    跟越南算是打仗吗?那就是一路辗压好不好!现在好好休息一下,比消灭越南鬼子重要得多。

    于是全军入城修整,除了安置岗哨、警戒的任务之外,大部分活儿都让本地的越南人给干了,阮新仁手下的新军也承担了不少工作。

    在后方舰队将相应物质输送过来之前,有个空窗期,军队物资不够,阮新仁立刻开动了身为越南人的本能,发动手下,弄了许多当地的土特产出来,供应全军,使得全军上下热热闹闹,一片士气高昂,没有发生不满意的情形。

    这回连许司令对阮新仁的观感都改变了一点,破天荒地朝他点了点头。

    但是阮新仁心中知道,这还远远不够,这点好处,无非是让当前的气氛有所缓和,等明天后方中国舰队的物资一到,自己的作用失去,今天这点缓和很快就会被人忘掉。

    必须要抓紧这个机会才行。

    他再次亲身去请人,这回总算效果好了不少,许司令身边一个副官表示出了一些犹豫。

    有犹豫就是有意动啊,阮新仁心中大喜,连忙乘热打铁,努力劝说对方与会,并透露出自己难得弄到了一点好酒。

    这下终于打动了对方,点点头,答应了。

    阮新仁狂喜,一路象下人般,引着这名副官来到自己的营房,里面酒菜早已安置好,不但有酒,还有八菜一汤,四凉四热,都是越南本地上好的山珍,旁边还有几个颜值上佳的越南妹子相陪。

    军营里不是不许喝酒吗?

    军法是这么规定了,但也不是不允许例外,关键看指挥官的喜好。

    这名副官却是知道,许司令本人就是好酒的,在军区的时候,每天就是无酒不欢,现在一路憋了这么久了,这次入城休整,就是难得的放松机会,许司令自己只怕早不知到哪儿喝酒去了。

    要不他怎么敢答应阮新仁过来?

    旁边的妹子他只是看了一眼,点点头。

    军营里玩女人可是大忌,远比喝酒要严重得多,这阮新仁把妹子安排在这儿,只是为了养眼而已,真做点什么那是绝对不敢的。

    但不管怎么说,做为主人,阮新仁的安排还是很到位了,于是这名副官的面皮也放松了下来。

    阮新仁一使眼色,越南妹子连忙过来敬酒,阮新仁自己也端起酒杯,一脸恭顺,连连敬酒。

    许司令好酒,跟在他身边的人自然酒量不会差,一连喝了好几杯,阮新仁自己都有些晕头晕脑了,这名副官脸色也开始发红,说话间也对阮新仁亲近了不少。

    “那个,哈哈……老阮啊,我叫你老阮怎么样?”

    “很好,很好,求之不得。”

    “哈哈,老阮啊,你这个人啊,其实是个聪明人啊,就是有时候,有点……怎么说呢,用力过猛啊,呵呵……”

    “这个,还请不吝赐教。”

    阮新仁一看时候差不多了,连忙打眼色让旁边的越南妹子离开。

    转眼间,营房中就只剩下了他与副官两人。

    “嗯,这是……”

    副官醉眼微醺,左右一望,“老阮你这是做什么?”

    却是阮新仁从隐秘处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来是满满一盒黄金!

    盒子不算大,但黄金重,这一盒的价值也不容小觑,阮新仁捧着黄金盒子,恭恭敬敬地送到副官的面前。

    “这,你这是做什么?”

    “小许心意,不成敬意,还请收下。”

    阮新仁脸上陪着笑,心中却在滴血:

    他这搞民族解放独立的,本就不是一个来钱的活,还养了一帮穷兵,能积攒起这点小财,当真是连内裤都拿出来当了。

    今天他也是豁出去了,这段日子看得很明白,中国人厉害,中国军队更是牛逼,但做起事来也是杀人不见血,现在上了中国人的船,要想再下去可就难了。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但如果相处不好,明天坟上就得长草……

    所以,留着钱财是没有用的,要有命花才重要。

    要不然,他怎么舍得把全部家财都拿出来奉献给一个小小的中国副官?

    副官看着阮新仁手上的盒子,脸上的神情,倒是笑了笑:

    “先不忙给东西……看这样子,你有事情想问我?”

    “确实诚心请教,但也不敢轻易劳烦,这点心意,还请将军收下。”

    阮新仁送钱的技能点没点够,做不到自然自然,没有一点烟火气,所以对方评价他“用力过猛”倒是一点都没错。

    不过他这样子倒是得了一点,诚恳。

    副官见他如此,也就笑笑把礼物收了,这下阮新仁才大松一口气,席间气氛自又有所不同。

    “我说老阮啊……”

    “在,在……”

    “你是觉得,你现在的境况不够好?”

    “这,倒也不是……”

    阮新仁哪能在副官面前说人家老大的坏话,只能旁敲侧击:“只是我手下这些老兄弟,这段日子伤亡实在惨重,我心疼啊……虽然自知是我军能力不行,以有此误,但终不能眼睁睁看着弟兄们牺牲,所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