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万历1592

六百四十六 做戏就要做全套

    写下这样的东西,萧如薰就知道,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学生,那个一心只想着悠闲度日的学生,真的已经不复存在了啊……

    但是心念一转,萧如薰的目光变得坚定了。

    “来两个人!”

    萧如薰喊了两名亲兵进来。

    “这两份是递交朝廷和兵部的奏表,速速送去。”

    “诺!”

    一名亲兵接过奏表,快速离去。

    “这是送到老地方的,趁夜去,万分小心。”

    亲兵接过密奏,应诺离去。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萧如薰眯起了眼睛。

    “这并非是我的本意,但是我不得不这样做,为大明,为天下苍生,为神州大地不被异族侵占,麻大哥,梅公,眼下只能委屈你们了,我知道这样做有点卑鄙,但是我也是无可奈何,他们太强大了,我需要帮手,望你们原谅我。”

    自言自语一句,萧如薰闭上了眼睛。

    大同城内的残兵和幸存的百姓们得到了一个多月以来的第一顿米粮菜汤,第一顿正常人吃的食物,这对于他们而言无异于是一次重生。

    他们得到了重生的机会,他们再次感受到了身为人的存在,吃粮食吃菜喝汤,这就是对于人最好的认同。

    趁这个机会,萧如薰向他们宣布了之后的计划。

    在朝廷追究下来之前,需要他们离开大同城,百姓们编成数列队伍南下山西,分散开来居住在当地,不要说自己是大同人,更不要说起食人的往事,只当这件事事情不存在,就在山西继续居住。

    兵丁们就现在开始分散打乱,以伤兵的名义送回山西大后方,也不要提起自己守卫大同,就说自己是大同镇的兵丁即可,什么也不要多说,等他打仗回来,会替他们重新编辑军籍,让他们得以新生。

    对此,大同百姓和守城的兵丁都万分感谢。

    对于他们而言,这无疑是最好的待遇了。

    其实,若不是李如松带兵入城看到了那样的场面,萧如薰还可以有更大的操作空间,但是被李如松看到了,被数千骑兵看到了,这种事情又该如何封锁呢?说不准眼下这支部队就全都知道了。

    虽然萧如薰下达了严厉的封口令,但是大家已经全部知道了,封口不封口,实际意义已经不大了。

    饶是如此,萧如薰也要尽自己所能办事,不让这些本来已经非常痛苦的人们继续痛苦下去。

    等萧如薰去向梅国祯和麻贵说明自己遭遇的情况的时候,两人的面色都是灰败的,麻贵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没说话,梅国祯则是释怀般的笑了笑。

    “叫季馨为难了,这是我们的不对,既然已经被太多的人知道了,瞒是瞒不住的,倒不如直接说了更加容易,也免得季馨受到牵连,季馨,我只是希望你可以照看我的家人。”

    萧如薰留下了泪水,不停的说自己无能,并且保证自己会照看好梅国祯的家人。

    接着麻贵也做出了类似于托孤的宣言,他说自己死后,麻氏一族没有领头人,无法在大同立足,麻氏一族眼下也没有靠山,唯有南下缅甸投靠萧如薰,希望他死后,萧如薰可以代为照看麻氏一族。

    萧如薰含泪点头答应。

    做戏就要做全套,这是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梅国祯和麻贵,应该已经是落在手中跑不了了。

    当天稍微晚一些的时候,战场统计也出来了,根据统计,此战明军共杀死北虏七万有余,斩首一万三千有余,俘虏数目在三万以上,逃走的应该不足一万,全都往西面逃窜去了。

    防守西面的一支榆林骑兵没拦住全部,追杀又没有杀掉多少,就被他们给跑了。

    明军打了一个大大的顺风仗,伤亡极低,战死不到一千,受伤两千左右,一次取得那么巨大的战果,每个人都有功劳,这仗打得是酣畅淋漓快意无比。

    除此之外,明军还救出了汉奴三万余,虽然在打仗的过程中一千余人死掉了,但是被救出来的还是大部分。

    明军在杀敌的时候到底还是有所顾忌,大概是被自家将军警告了,担心萧如薰秋后算账,于是约束了一下,这一约束就约束出了三万活人,算是大功德了。

    根据他们的口供,更多的百姓被俘虏之后往北边和西边送,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反正没见到,他们算是运气好的,留在了汉地,还被救下来了,其他人的命运就难说了。

    北虏没杀多少人,想得也是用他们做奴隶来服务他们,这才给了萧如薰救人的机会,否则还真是救不出来几个人。

    于是萧如薰下令把北虏当中的老弱妇孺全部杀掉,青壮男女用绳子和铁索锁起来,在大军整备期间,现在就开始整修大同城。

    北虏中的老弱妇孺被全部集中在一起,被鸟铳手用鸟铳全部打死,然后一把火烧光,有反抗的北虏青壮男女一并杀死,杀了几百人之后,剩下的青壮就不敢继续抵抗了。

    接下来,萧如薰用被解救的汉奴男子做监工,人手一根鞭子或者一根棒子,用来监督这将近两万的北虏青壮男女做工,命令他们开始清除大同城内的杂物,修补破坏的房屋和建筑,并且修补城墙,然后服务大军,给大军砍柴生火。

    在强烈的仇恨的驱动下,汉奴青壮对待这些北虏是毫不留情的,对待男的,基本上有一点点瑕疵就往死里面抽打,仅仅是第二天一个上午,就有十几个北虏男子被活活打死。

    对待女的那就更没有所谓了,萧如薰严加管束士兵,不准骚扰百姓,下令发现骚扰百姓女眷者直接斩首,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玩的,众将知道萧如薰带兵一项军纪严明,说要你命就是要你命,所以严加约束军队。

    但是对待北虏萧如薰则没有什么要求,除了不准随意杀死之外,就没有别的要求了,军中从当天晚上开始就有不少士兵摸到战俘居住地把那里面的壮女拉出来玩乐。

    实在是憋得有点久,忍不住了,看着母猪都想往上凑,更何况是活生生的女人,大家想着百姓女眷不让弄,这些北虏女人总无所谓了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