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迷谷记

第669章 怜香惜玉之心

    房子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处子幽香,孟轲却顾不得品嗅,他在进门处愣愣地站了一会,摇摇头,就待默默离去——

    他刚向后走了两步,粉罗帐里,已忽然响起一个娇媚却又冷峻的声音:“站住,报上你的名字。”

    孟轲微微一怔,半转过身来,道:“为什么?”

    帐内,那女子的声音似是十分愤怒,愤怒中,还带有一丝羞涩:“你这狂徒,深夜进入女子闺阁,简直无耻之极,就是你不留下名字,明日待我告诉哥哥,也是一样治你一个意图不轨之罪!”

    孟轲笑笑,道:“我有什么不轨?我只是找错地方,你没有见我正要出去?”

    那女子似是气极了,她冷笑一声,道:“我不醒来你会出去?你好大胆子竟然还敢顶撞我——”

    孟轲朝榻上看了一眼,道:“你是谁?我为何不能顶撞你?”

    那女子重哼了一声,道:“你深夜闯入我的寝居,对我已是莫大侮辱,竟还故意装聋做哑?你再不报上你的名字,我现在去唤醒哥哥……”

    孟轲想了一下,道:“我倒要问问,你哥哥是谁?”

    帐内人影微微晃动,尖声道:“你不用装傻,我哥就是这里的会主!”

    此言一出,孟轲神色蓦地沉了下来,他生硬地一笑,一步步朝那锦榻之前行去!

    榻上的女子似乎透过罗帐看见了,她窒着嗓子,惶急地道:“你……站住……你想做什么?”

    孟轲走到榻前,一把将罗帐掀起,眼前,是一张清秀绝俗的脸蛋儿,虽然这张脸靥上流露着大多的惊恐,但却掩不住那妩媚动人的神韵。

    这时,她正羞怯畏惧的将一张水儿绿的夹被掩在胸前,身体尽量往里退缩着,孟轲血迹满布的肿裂面孔突然出现,已惊得她打了个寒颤!

    这女子看来约有双十的年华,她慌乱急怒的用夹被遮着自己身体,一面抖着嗓子道:“你……你出去……你……你想干什么?”

    孟轲注视着她,那目光,锐利如刀:“你方才说,会主是你兄长?”

    榻上的少女瑟缩了一下,硬着胆子道:“不错,你还不快滚出去,我哥哥不会饶你的……”

    孟轲点点头,慢慢地道:“当然,正像我也不会饶他。”

    那女子似是怔了怔,对方语句中的冷酷与仇恨,已那么结实不虚的进入她的心中,她直觉的想到,这人所说的话不会是假的,但是,他是谁呢?

    壮着胆,她怯怯的问:“你,你是谁?”

    他淡淡一笑,道:“孟轲。”

    少女面色突变,惨白得像一张纸:“孟……轲?”

    点点头,他道:“正是。”

    少女全身抖索着,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不是……被关……关在后面鱼池下……的‘困龙牢’里?”

    孟轲望着她,道:“曾经如此,但是,我不能老待在那里,是不?”

    眼神中派露着无限惊恐,少女畏缩的道:“你……你是怎么……怎么出来的?”

    孟轲笑笑,这笑,浮在他那血迹斑斑创痕遍布的面庞上,古怪而凄厉,有一股子寒气:“我要出来,所以,我出来了,我这样子不好看,你也觉得?这要感激令兄,全是他的杰作。”

    少女呆了呆,害怕的问:“你,你要寻他报复?”

    孟轲哼了哼,冷冷的道:“自然,还有这院子里的每一个人,这庄子里的每一个人,其中,包括了姑娘你,你们都会得到应得的报偿。”

    少女颤抖着,恐惧的道:“你不会得逞……我哥不是好惹的……”

    孟轲忽然又笑了,道:“我笑脸娃娃孟轲也不是好惹的。”

    他顿了顿,又道:“现在,第一个便是你。”

    少女惊恐莫名地又往里面缩退,但是,里面是墙壁,她显然没有地方再可躲藏了,一面抖,一边畏怯的道:“不,不要……孟轲,不要……”

    他觉得这少女颤抖的呼号像一只无形的手拨动着他的心弦,泪涔涔的,悲切切的,似一头祭台上待宰羔羊的呻吟,不错,她原本便没有反抗的力量啊……

    犹豫了一会,他默默的注视着这少女,半晌,他问道:“你叫什么?”

    少女抖索着,可怜兮兮地道:“米……格……”

    皱皱眉,孟轲道:“这里的会主已近五旬,哪来你这么年轻轻的妹妹?”

    那少女——米格,润润嘴唇,低低道:“我……我们……我们是同父……异母。”

    孟轲勾动了一下嘴唇,道:“暂时,我留下你,但是,这并非表示着我会饶你,只要我的心肠变硬了,你仍然难逃一死!”

    他放下罗帐,正要转身,却突然又回手将帐幔掀起,望着惊魂不定的米格,冷然道:“我问你,你兄长把另外掳来的两男两女囚在何处?曾否以酷刑相加?”

    她恐惧的道:“我……我不知道……”

    孟轲目光一硬,道:“你晓得我囚在何处,便不会不知道他们囚在何处,假如你不愿说,姑娘,这一点已足可使我心肠变硬……”

    她抽噎了一下,泪水夺眶而出:“大名鼎鼎的孟轲,想不到却来欺侮一个女子……假如我说了……我哥哥会打死我的……”

    孟轲微微一怔,注视着他那一颗颗沾在颊上的晶莹泪水,不可察觉的叹了口气,道:“罢了,就算你不知道。”

    他缓缓放下罗帐,缓缓往窗口行去,而在这里,一阵急促与凌乱的钟声已那么刺耳的传来,问或夹杂着隐隐的叱喝及喊叫。

    回过头,孟轲平静地道:“这是什么?”

    帐内的米格待了一会,低幽的道:“召集人手的警钟。”

    孟轲闭闭眼,道:“不错,他们也该发觉我出来了!”

    外面,嘈杂的步履声与人语声匆匆过去,又匆匆过来,一两声疑神疑鬼的喝问和叱呼亦叫个不停。

    孟轲安静的注视着书桌上那盏冷清清的精致银灯,任外面一片紧张与混乱,那些,好似与他毫不发生关系。

    低怯的,米格的语声传来:“孟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