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九魔九仙传

第三百六十六章 幸运的埋伏

    “那里逃!”

    区星一见殷宁向地面落去,还以为对方是畏惧自己,正落荒而逃,区星立即就满是冷酷弑杀之意的大喝一声,而后带着自己那双爪已经彻底变为银色的撕爪鬼物,向已经落入密林中隐藏起来的殷宁追杀而去。

    殷宁所遁入的那片密林是王家一处栽种灵果树之地,其内种植着一种名为“苦萍”的灵果树,这苦萍树所结出的果实苦萍微含毒性,修士长时间服用,会损坏丹田阻塞筋脉,但如果将苦萍酿酒,则可去除转化那毒性,苦萍酒不仅是由精进法力的功效,而且更是有更为神奇的些许能够辅助突破瓶颈奇效,所以这苦萍灵酒在照江国的修真界是极为抢手之物,价格与普通六七品灵丹差不多,是庭云山王家主要收入来源。

    苦萍灵酒作为家族能够安身立命兴旺发达的关键产业,王家自然是要悉心照料小心保护的,殷宁所落的这片密集果林原本是有一层灵光禁制保护的,但现在王家遭受打击分崩离析后,这原本照看果林的王家人,见势不妙下,竟然是将维持果林禁制法阵上的灵石全部拔出,收入自己囊中,然后随着其余王家人四散而逃去了。

    没有灵石维持法阵禁制消失的果林,能够让外人轻易进入,但因为王家人在培育果林中那些苦萍果树时,曾经在果树扎根的土壤中堆积大量充溢灵气的肥料,甚至是在地底深处埋藏许多的灵石灵玉,人为的制造出一个灵气充裕之地,导致果林内灵气非常驳杂紊乱,殷宁一躲入其内后,那拥有筑基中期修为的区星,竟然无法用神识感知到殷宁。

    “什么鬼地方,敢阻挡我。”

    试了许久,都无法锁定到自己认定的猎物殷宁后,区星无比恼怒,立即就命令自己的撕爪鬼物挥动双爪,激射出成百上千道爪芒,如狂风暴雨般向四面八方席卷而过,将弥漫在果林中的那些白色雾气,包括大片平日被王家人视为宝贝的苦萍果树给扫荡摧毁一空。

    灵气浓郁所凝结的雾气,还有密集的苦萍果树被扫灭摧毁一大片后,区星眼前的视野顿时为止一宽,原本因为果林中驳杂紊乱的灵气干扰,而无法准确探查目标的神识又是施放而出。

    但区星没有施放神识去搜索殷宁,因为殷宁并没有继续像先前那样如丧家之犬般逃避躲藏,而是就竟然堂堂正正的就站在区星的对面,面带戏谑冷笑的看着一脸疑惑不解之色的区星。

    在殷宁脸上的戏谑笑容不断的扩大中,两人脚下的土地,突然就毫无预兆的渗出碧清的水,而后仅仅在几息时间内,两人所踩之地就已经变为一片碧色水面,周围的景象也是在一阵水波纹荡漾模糊后,由原本的密密麻麻的果林,变为一片山清水秀之色。

    区星极目远眺,他就惊讶发现,只在自己稍稍一个恍然间,自己竟然就身陷在一个碧色大湖中,区星原本就阴鸷的面孔立即就是更阴沉下来,恶狠狠的盯着对面笑容满面的殷宁吐字道:“阵法?”

    殷宁笑着轻点了一下头,而后突然笑容收敛,用冰寒刺骨的声音说道:“正是,这就是我为你选择的埋骨之地。”

    殷宁说着立即就是两手猛地朝前一挥,立时区星所踩之地原本平静无波的水面,突然就是波涛汹涌起来,在湖水的不停翻涌中,一道道粗大的水箭破水而出,从四面八方向位于中心的区星激射而去。

    殷宁布设的阵法自然就是那“小镜花水月阵”了,原本的殷宁在被区星追杀急迫时,选择远离正在天空中激斗的众修士,落到这片果林中,倒真不是为了逃跑或是躲藏,而是想施展全力灭杀了那对他一直穷追猛打的区星。

    之所以远离主战场,就是因为现在殷宁的大部分战力,都其实是在他的两头炼尸上,而两头炼尸中鬼泣又是绝对的主力,但要是让鬼泣爆发全力,就必须得让其使用灵力,施展它所修炼的《灵碑镇岳诀》上的两种神通,殷宁自然就是不能再对他知根知底,知道鬼泣拥有战甲尸天赋的酆逊面前展现了,所以殷宁才会选择下落到这片足以掩人耳目的密林中,再与区星一决雌雄。

    但殷宁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如此之好,他随意选择的一片树林,竟然拥有大量驳杂紊乱的灵气,恰好为他提供了一段时间的掩护,让他有充足的时间布设他的又一项底牌“小镜花水月阵”,在与区星的恶斗中添上又一重要筹码。

    “不自量力的狂妄小子,你以为有阵法,就能战胜我,可笑至极!”

    知道自己落入一个不知名阵法中的区星,虽然心头微微沉重,但面多茫茫多前赴后继激射向自己的粗大水箭时,却是露出格外轻蔑之色,不用他出声下令,旁边侍立着的撕爪鬼物,就立即是连连挥动它那双银色大爪,朝四面八方挥射出多如繁星的璀璨爪芒,将激射而来的水箭全部斩断击灭,瞬息间几乎就是将殷宁操控阵法施放的看起来很是强力的水箭群攻击给破除的干干净净。

    区星得势不饶人,在那些水箭被斩断击碎,化作蓝色瓢泼大雨下落时,立即就是命令自己的撕爪鬼物,化作一道人眼难辨的黑影,向殷宁猛冲而去,在半路上,那撕爪鬼物还不停的挥动双爪,制造施放大量的银色爪芒,向殷宁笼罩席卷而去。

    殷宁抬起自己那只托举着青莲状阵盘的手,面无表情的默念几句咒语后,猛地将自己修炼《黑水真诀》,所凝聚的黑水灵力灌注入阵盘中,殷宁身前原本平静如镜的湖面顿时也是水流激涌,在如有一条蛟龙潜藏其内正在翻江倒海的异象中,一道高宽各五六丈的碧色厚实水墙,便在殷宁身前凝聚而成,稳稳的挡在殷宁身前,牢牢的保护着殷宁。

    嗤嗤嗤!

    密密麻麻的锐利爪芒如雨般激射在水墙上,就如泥牛入海,一扎入水墙中除了发出一声声极为清脆的声响外,就再无任何建树了,没有一道爪芒穿透厚实水墙而过,击到后方的殷宁身上,全部都好像是被表面水流不停流动的水墙给吞噬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