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美国当大师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三篇 五

    本章副标题:佳人赠我大红马

    …………………………………

    “这一章节笔者要说一说美国近代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而他身上的一项争议便是,他到底是不是SCP基金会的成员。

    笔者非常肯定约翰-埃德加-胡佛便是大阿尔卡纳当中第九号的“隐士”。

    表面上看,这两位在历史上不但没有什么交集,反而可以算作是宿敌。

    尤其是好莱坞在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和五十年代遭遇到的两次“大清洗”之中,袁先生曾经非常高调地公开批判联邦调查局对于电影人的迫害。

    不过奇怪的是,肆无忌惮地对美利坚各种人物进行秘密调查的胡佛却没有把袁燕倏列在他的黑名单上。要知道胡佛手上都有某男演员拍摄的罗斯福夫人果照,却连一通和袁燕倏有关的电话监听都没有。

    甚至袁先生身边亲密人物,比如他的律师约翰-麦考尔,他的公开情人丽莲-吉许和艾纽卡-萝歇尔,胡佛也完全不加以关注。

    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惺惺作态,演一出大戏糊弄大众。

    再深入一点研究的话,那就能发现袁燕倏的梦工厂在这两次清洗之中不但是毫发无损,而且还得到了两次非常宝贵的发展机会。

    第一次“清洗”针对的是好莱坞当中的犹太人,当时美国社会反犹主义甚嚣尘上,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比起犹太人名声好不了多少的中国人却一点都没有受到波及。

    当时好莱坞九大电影厂之中除了梦工厂之外,其他高层几乎都是犹太人。而这八大电影厂遭受打击之后,各路电影人只好纷纷投入了梦工厂的怀抱。就连卓别林都把联艺卖给了丽莲-吉许,自己也成了梦工厂的台柱子。

    第二次“清洗”让二战之中发展起来的中小电影公司遭到重创,很多独立电影人不但失去了拍摄电影的机会,还被驱逐出了美国。

    梦工厂在此之后更是一家独大。虽然因为《反托拉斯》法,这家影业托拉斯稍后不得不拆分,不过当时好莱坞中上层几乎都出自梦工厂,而且其中很多是袁燕倏的华人同胞。

    如果这还仅仅是巧合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看看埃德加-胡佛的发迹史。

    当然,他确实是一位出色的公务员,进入美国司法部之后很快就成了敌国公民登记部门的负责人。

    但是他真正发迹却在1921年,年仅26岁的他成了BOI的副局长。

    之后的半个世纪他就是美国最有权势的男人……如果他确实是SCP基金会的隐士的话,那么愚者袁燕倏才是他背后的大黑手。

    1921年美国政坛上最轰动也是最奇怪的事件,便是上任才三个月的司法部长哈里-M-多尔蒂主动辞职。

    而在辞职之前,作为“俄亥俄帮”的话事人他主导国会通过了《多尔蒂法案》。这个法案允许外国人直接投资美国东南亚殖民地菲律宾。

    这对把菲律宾当作禁脔的美利坚来说,非常之不可思议。所以在他辞职之后的半年,这个法案就取消了。

    但是就在这短短的六个月窗口期之内,南洋华人富豪,有着“糖王”之称的黄仲涵却以投资的名义向菲律宾转移了名下的大量资产,荷印当局甚至还对美国政府提出了抗议。

    所以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别说笔者就连你们读者也不会相信。

    而黄仲涵正是袁燕倏的连襟,而黄仲涵的儿子黄宗诒和袁先生的关系更为密切。

    不过很多史料可以证明,多尔蒂是极为不情愿地通过这项法案的。有目击者称,他在私下场合大骂袁燕倏,称其为卑鄙的眯眯眼,可恶的中国佬,天杀的大流氓……

    因此这项法案和他辞职这两件事情的最大受益者便是SCP基金会的愚者。

    那么多尔蒂为什么会辞职呢?现在史学界都知道是柯立芝副总统向哈丁总统提出了极为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位内阁重要成员是同性恋。

    这在1921年自然是极大的丑闻,不但会引发一场政治大风暴,也足以摧毁哈丁政府的威信,因为沃伦-哈丁和哈里-多尔蒂是众人皆知的密友。于是司法部长不得不主动辞职。

    而这件丑闻也大大损害了哈丁总统的健康,让他一部分实际权力落到了他的副总统手上。

    稍后不久,柯立芝就破格提拔了胡佛。就是在他的任内胡佛不但成了BOI的局长,也将其改造为真正的利维坦——FBI……”

    ——节选自丹布朗的《SCP密码》

    “莲姐?莲姐!饿死我了,快给我做点吃的。”

    好不容易清空了那些小伙伴,从昨天开始就没吃过什么正经食物的袁大师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只好自己起床找吃的。

    可是他的厨娘一看到他这副精神奕奕的样子,不但没有开森反而哭了起来:“呜呜呜……姑爷你、你、你这是回光返照啊……”

    莲姐那是痛哭流涕地道:“呜呜呜……小小姐你的命好苦啊……”

    她哭的还抑扬顿挫地呢:“呜呜呜……你没过门就做了望门寡啊……”

    袁燕倏只好翻了一个白眼,很不开森地嚷嚷道:“莲姐,你先别替你家小姐哭了好不好?就算我马上就死了,你也得让我做个饱死鬼啊!”

    “对对对,不然姑爷你就要坠入饿鬼道了……”莲姐一听这话倒是真的不哭了,擦了擦眼泪立马转身钻进了厨房,“我这就给姑爷你去做葱油拌面!”

    虽然外面风雨交加看不到,不过算算时间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

    方才还人满为患的豪华公寓里静悄悄……

    还没嗝屁已经成了饿鬼的袁大师抱着一只最大号汤盆吃起了他最爱的葱油拌面……

    室内响起了“西里呼噜”的歌谣。

    “哐!哐!哐!……”

    他正吃得高兴就听到有人砸门,这心里面就有点不高兴了,自己明明跟小康说了不见客了吗,怎么还有人来呢?

    我们的袁大师只好站起身来,抱着“面盆”走向卧室,口中吩咐道:“莲姐,你跟外面的人说,我快死了心情不好,所以谁也不见。”

    “对不起,夫人。我家姑爷不见客……”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腻嗷腻嗷腻嗷,你在哪里啊啊啊???!!!”

    “哐当!”

    一条倩影一把推开卧室房门,就和正在吃面的袁燕倏打了一个对眼……

    “嘬!”

    我们的袁大师把面条吸进嘴里,举起筷子展颜一笑地问道:“克克,吃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