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重生在过去那年

第四七九章 跌跌撞撞

    “不用,不用,嫂子,你初生大事,这些粗重事,我怎么能麻烦你呢,不用了嫂子,我自己搬就行了。”苏小妹连连拒绝,上前把袋子从她的手里抢过来。

    她自己抓住袋口,用力一甩,把袋子扛到了自己的肩上,“嫂子,走吧,一起回家。”苏小妹笑着招呼赵桐芸。

    赵桐芸被好的一系列动作弄得一愣一愣的,看着苏小妹扛着一袋粮食走远都没能回过神来。

    “嫂子,嫂子,走啊,发什么呆,傻兮兮的。”苏小妹回头招呼她走,赵桐芸才回神,答应了一声“哦,好的,来了。”

    一路上,苏小妹都在不停的找她说话,说里话外,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尖酸刻薄,让赵桐芸非常的不适应,几次看向她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探究,对于她前后的变化真的是很好奇。

    直到她到家,都没能想清楚,她怎么会这样,因此她刚到家门口,只来得及把包放到院子里,连屋都没进又转身回头去了街口的高家,找卢娴雅打听。

    只是很不巧,她敲了半天门,高家的门还是没有开,她低头看了看左手的手表,已经四点多了,按理卢娴雅也应该下班了才对,这个时间点都没有回来,不晓得她又有什么事。

    无赖之下,她只能回家,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坐在自家门口的卢娴雅,她高兴的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慢慢的走回家。

    “小芸,你刚刚是不是又忘了自己怀孕了,我看见你跑了几步,要是被你家老郑知道了,估计气得打你屁股。”卢娴雅站在自己郑家院门口,居高临下的打趣赵桐芸。

    “别糊说,你怎么在我家,我刚去你家找你,敲了半天门都不见你。”赵桐芸上前拿出钥匙,打开院门,率先走了进去,拎起院子里的包进了屋子。

    卢娴雅跟在她的身后,也进了屋子,坐到郑家的客厅,“我在隔壁黄嫂子家玩,听到你这边有声音,想着你回来了,就出来找你,那知道你会去我家。”

    赵桐芸把包放到卧室转出来,卢娴雅已经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连同赵桐芸的那杯也倒好了,摊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惬意。

    “你去找我有什么事?说来听听。”她看了赵桐芸一眼。

    赵桐芸坐到她身边,一脸惊奇的看着她“我刚才回来遇到苏小妹了。”

    “遇到苏小妹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家同住一个大院,遇上了很平常啊。”卢娴雅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赵桐芸有点小失望。

    很明显她并不知道苏小妹变化那么大的原因,看来她的疑问今天是得不到解答了。

    不过她还是很稀奇的把苏小妹的变化说给了卢娴雅听”你知不知道,苏小妹今天叫我嫂子,对我一直笑意盈盈的,最重要的是,她还没有对我冷嘲热讽,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真的?她叫你嫂子?还对你笑?“卢娴雅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吃惊的叫出了声。

    赵桐芸自然的点了点头,她也很意外好不,平时她叫苏小妹嫂子,人家都不爱搭理她,结果这一回她反叫她嫂子,让她都忘了对方的年纪比自己大。

    ”奇怪了吧?我也觉得很奇怪,正想找你打听打听,最近大院里是不是又有什么新闻呢,她这么大的变化,不可能没有原因的。“赵桐芸道。

    卢娴雅也认同的点了点头,随后又露出了深思的表情“怎么会这么奇怪?难道最近大家说的都是真的?”

    “大家说些什么?关于苏小妹的?”赵桐芸的兴趣被她提了起来,抓住她的手,催促道“说来听听”

    卢娴雅也不拿乔,直接将最近听来的八卦,说给赵桐芸听。

    原来上周去前线的部队全都回来了,不过很多人都受了伤,其中就有苏小妹的男人王大虎,他是一营三连的副连长,只是他的伤不重,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据回来的士兵们说当时王大虎的情况有些危殆,一个人被敌人包围住了,最要命的是当时子弹也打光了,仅剩下一枚手榴弹,眼见就要准备以身报国的时候,一个我方的军人从天而降,把王大虎救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而他自己却身受重伤。

    “这和她对我的态度转变有什么关系?”赵桐芸不是很明白,郑树涛因伤和她被冤枉的事,提前撤离了前线,王大虎身险险境,肯定不是他救的,苏小妹怎么会对她的变化如此之大呢?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卢娴雅看着赵桐芸欲言又止,让赵桐芸更加着急”说啊,有什么关系?“

    ”小芸,你不会忘了吧,你还有亲人上了前线。“卢娴雅提醒了她一句,眼神都不敢看她。

    之前赵桐芸和她聊天的时候有和她说起过,她有一个双胞胎的弟弟,而这个弟弟考了京城的军校,去年边境战事爆发,这个弟弟也去了前线,令她担心得不行。

    苏小妹能对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用说,那个救王大虎的人,肯定就是赵桐芸的弟弟。

    ”没忘啊,我家小星,那个小兔崽子,他……“赵桐芸说到这里,一下子就停了下来,紧张的抓住卢娴雅的双臂,哆哆嗦嗦的道”你……你……你的意思……意思是那个救王大虎的人是我弟?“

    赵桐芸看着卢娴雅轻轻点下头的,整个人就觉得天眩地转,头晕眼花,呼吸急促,十分的不好。

    ”小芸,小芸,你别怕我,没事的,没事的,你弟只是受了伤,人没事,你别自己吓自己啊,醒醒,醒醒。“卢娴雅伸出双手,直接拍到了赵桐芸的两颊,试图唤醒她的神志。

    结果非但不行,她的脸色还越来越难看,吓得卢娴雅都要哭出来了,要知道赵桐芸还怀着身孕呢,一个不好,出了事,估计郑树涛非得对她拆皮剥骨。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郑树涛听着屋里的哭声,急步跑进来,看着一脸青白的妻子,上前抱起她就往外跑,卢娴雅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身后往军区而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