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桃花村的极品支书

第310章

    秦锋却不会放开她,现在她在气头上,他又取走了她的贞洁,要是她想不开怎么办,就算她不寻短见,她也会怀恨自己一生,没有必要让他成为怨妇,他说道:“你干嘛这么不讲理,尽来好好的,你这马上就生气,你比天气预报变化还快啊。”

    洛洛盯着他,怒气微消:“这是我的事,你让开!”

    秦锋见她着急,他就不能急了,说道:“我不放。我不就是问了你的名字嘛,你至于跟我生气啊,你的名字真的叫洛洛?”

    “哼,那你想怎么样?那名字不是我的,洛洛已经死了。”

    秦锋却马上说道:“嘿嘿,你干嘛要诅咒自己呢,洛洛不就是你吗,你不活生生的吗?行了,你之前跟我说的话,我都听着呢,但是以为你的是小名,我就想知道你的大名。”

    “哼,不需要你记住,这是你的创可贴和消毒碘酊,你自己涂一下伤口。”洛洛见秦锋说得真诚,也就信了他的话,从裤子口袋中拿出说的两样东西,放到秦锋的手里,就要离去。

    秦锋眼神微微一缩,这个女人还真是懂得照顾人啊,咬了自后,也还知道去拿药,心地很善良嘛!

    他顺势就抓住女人的手,将她揽入怀里,在她耳朵边笑道:“我一个人怎么上药啊,你留下来给我上药好不好?”

    “你……你别这样,我才不想给你上药呢,你快放开我。”洛洛扭捏着身子,却是越挣扎力度越小。

    “你不留下,我就不上药了,等我伤势过重到下面报道的时候,我就说是一个叫洛洛的女孩子咬的,牛头马面再去把你给抓下去,赔偿我一条性命。”秦锋耍起赖皮,就是不放,反而他自己做到床边上,将女人也放在膝盖上。

    洛洛心里鄙视一下,我可是无神论者,你以为我会相信牛头马面吗?再说,我只是咬破你的一点皮肉,现在血又止住了,伤势一点都不重,你真以为我会相信吗?臭男人,哄女孩子开心,你也去找个好一点的借口嘛!

    不过,尽管她心里亮如明镜,但是不容否认,她知道他说这局句的时候,他一定真心的,她能感应得到,单方面感应得到了。

    心中因为秦锋的一句话,她却不知道怎么的就将对秦锋的羞愤扔到爪哇国去了,她变得很温顺的坐在他的膝盖上。

    秦锋见状,心里就透出高兴之色了,他将要给她,见她很乖巧的接过,还很细心的涂上碘酊,等碘酊干了之后,她就细心的贴上创可贴,之后她有点得意的说道:“你是该的。”

    “嗯,我是该的。可是为什么呢?”秦锋也是心里有感动的。

    “你自己知道。咬你一口,也是让你知道,让你记得我。”

    “我当然会记得你……被你咬了这一下,我要不要去医院打一针狂犬疫苗啊。”秦锋笑了。

    “去死!”洛洛马上俯下去,在秦锋的另外一边咬了上去,不过,这次她只是做个样子,没有真的用力,也没有咬出血,甚至牙齿印都不会留下多长时间,这个男人太衰了,不能这么轻易的饶恕他!看似是咬,实则是和情郎撒娇呢。

    秦锋不是傻子,故作痛苦的叫一声,然后倒在床上,再一翻滚,将女人压在身下,和她吻了起来。

    女人起初有点抗拒,可能还是很紧张的缘故,但是很快也融化在情郎的情欲中,主动生涩而又本能的配合情郎的探索,开启了密齿,香舌和情郎激情的纠缠在一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自己就脱光了,和情郎再次身心水乳交融,热烈奔放的,缠绵交媾……

    一喜贪欢,秦锋和她不知不觉中又做了两次才满足,然后两人的身体都累了,才拥在一起,一直到了早上八点他才起来。

    他一动,尽管很轻微的动作,女人也被惊醒,不过,她没有跟着起来,而是让秦锋先走,她回头会处理房子的事情,秦锋就给她留了电话,再去办事。

    因为苹果已经运回来,秦锋还是需要先去看看,算是帮着关仪,他也想去考察考察关仪的仓库,他还想要更加的从青林运回一些苹果等,他想要实行两地的互通有无,将这边的服装皮革等等再运回青林。

    他见到关仪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气色好过了,没有了之前见面的那种强作欢颜,这次是真的开心,不用他问,她就主动告知了。原来她男人在戒毒所很争气,几次毒瘾再发作的时候,都强行的忍了下来,戒毒效果已经起了成效,还有一件对她的喜事,就是秦锋的这批水果,已经彻底的解决了她和分销商的矛盾,可以马上安排对方来提货,货款很快就能回收一部分,她的燃眉之急算是解决了。这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她再次很感激的对秦锋说道:“峰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你帮了姐姐一个大忙,要是没有你,姐姐这次真不知道怎么办,可能早就想不开,离开这个世界了。”

    秦锋则安慰她说道:“你别多想了。我们什么关系啊,你还用得着跟我见外,今后不要再提这谢字。”

    旋即秦锋换个话题,说道:“你这个仓库旁边怎么还有一个空地,也是你们的吗?”

    在关仪仓库的旁边,有个长满荒草的小废墟,面积有好几十亩,因为在郊区,所以秦锋就看到从里面蹦腾出来的兔子和扑飞起来的野鸡,虽然是个别情况,但是确实是有。

    关仪就说道:“是的,这些空地是这个老仓库建立的时候,当地的政府送的,因为那里面以前是水塘,下面却是松软的土层,听说是个沼泽的泥眼,暂时没法盖房子,所以这个老仓库的老板能将将它以白菜价一起盘了过来。”

    秦锋就问道:“不能盖房子,那可以盖个大棚仓库,不也是很简单的事吗?”

    关仪说道。“是的,当时那个老办也是你这样想的,可是你看,我身后的仓库,也已经够大了,那个老板都没有发展出心的业务,老仓库都够用,他也就不会多花那几百万了。”

    秦锋就问道:“这么说,那块土地的使用权,还是在你的手上了?”

    “是的,还有四十多年呢,峰子,你要是看中那块地的话,姐姐就转给你,如果不能转,我就将这个仓库也一起转给你,作为你对我帮助。”

    “这怎么行,我都说不用跟我客气的。”秦锋自然反对了,并且是不容置疑的反对,“姐,你应该是了解我的,我是不会要你的报酬。”

    “如果我不给你做点事,我心里还是很过不去。”

    “我想投资这块荒地,建造一个多功能的仓库,以你的名义去工商局备案,钱就由我出,你看如何?”秦锋说道。

    他是有想法的,这个荒地不利用起来怪可惜的,他正好需要一个仓库,将青林的蔬果运回来,到时候好分销出去,这里距离火车站货场也不远,走货列是很方便的,交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同时,他桃花镇的生态园搞起来之后,他的经济作物,也得运出来,因为桃木县城是没有货车经过的,高速路只需要三个小时,走水路又太慢,从县城的小码头上货,尽管是顺水,但是还算要走十几个小时才能到达珠江口,于是秦锋决定,内销走省城,出口走珠江,所以省城这边有个中转的仓库,是很有必要的。

    关仪本来就想为秦锋做点事作为回报,闻言就一口应承下来,她也是有着商业头脑的,同时也想怎么才能让秦锋再签一份协议,不然,他以后要是赚了钱再不要的话,那可怎么办,可是她也不急,等和秦锋再熟络一些,他就不会这么敏感不要她的报酬了。

    两人再参观一遍,陆续的就有一些分销商过来提货了,一开始每箱都要称一下,可是见每箱都要多出一两斤左右,这些分销商就没有那么斤斤计较了,不然就显得他们小气,却也对关仪更加的亲近,他们也怀疑这关仪是怎么得到这么好的水果的,就将注意力放到秦锋的身上。

    毕竟秦锋和关仪走得很近,关仪看向秦锋的眼神,就有一种信任,几次分销商问的问题,她都是看了秦锋之后才回答,好像她做事需要经过秦锋的同意才行,就相当于将秦锋的地位置于一把手了。

    朋友多,路好走,秦锋也不排斥和这些分销商认识,互相留了名片,算是建立了初步的友谊。秦锋正好向他们推销一下自己的产品,为今后的苹果醋等饮料的销路打开一个好头。事实上也是,他日后很多的产品都是这些分销商承包了,当然,是在他再次让利的情况下。

    短短的一个小时不到,货就装得差不多了,这些人的车队正要离去的时候,突然见,仓库门口就来了一排货车,将路给堵死了,领头的一辆小车上就下来一个青年,约莫二十三四岁,寸头,身上穿得花花绿绿的,脖子处一条大金链分外明显,,他身后还跟着三五个高大的汉子,他们脸色不悦,甚至杀气腾腾的。

    关仪见到这个年轻人,眼中不禁透出凝重,她低声对秦锋说道:“这就是秦明,他可能知道我进了这批苹果,搞不好是来闹事的。”

    秦锋示意她不要惊慌,他就给丁山打个电话,让丁山叫来几个人,这边要练练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