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一百三十七章 善后(一)

    阿尔贝托·莫罗西尼刚刚结束在扎金索斯岛的旅程,正打算启程返回威尼斯呢,结果被一艘突如其来的船只给打乱了行程。

    这艘船是从奥斯曼帝国方向驶来的,因为悬挂着华夏东岸共和国的国旗,因此驻泊在港口内的几艘威尼斯桨帆战舰在上去检查并确认了一下之后,便将其放入了港口之内。在与华夏东岸共和国深入合作了超过十年时间之后,威尼西亚共和国的利益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做东岸商品的代理商以及他们在新华夏岛上的诸多投资了,因此他们在欧洲非常配合东岸的各种政策,比如在黑海北岸与克里米亚汗国的封建庄园主们搅和在一起等等,同时也给予了很多前往威尼斯公干、经商的东岸国民以合乎尊严的待遇,算是东岸的友好国家了。因此这会在确认这艘名为“威尼斯人”的双桅小帆船是东岸共和国的外交船只后,立刻将其引入了港内,并在专用泊位靠泊。

    作为威尼西亚共和国贵族议会派往附近的商务专员,阿尔贝托·莫罗西尼本来在岛上监督几个国营农场的货物运输工作。这几个农场隶属于威尼斯市丰裕公署,出产扎金索斯岛著名的橄榄油和无核葡萄干,在威尼斯是非常受欢迎的商品,转卖到他国也能收获不少利润。从这个角度考虑,你就能理解为何威尼斯人对奥斯曼帝国近海的一些岛屿那么执着了:陆地我打不过你,趁你海军渣,殖民一些边边角角或小岛,获取一些利益,问题总不会太大吧?

    奥斯曼帝国当然也不想自己家门口的岛屿都被威尼斯人占据着,因此多年来一直试图夺回,无奈海军实力不行,一直以失败告终。再者,惨烈的克里特岛战争——该战争打了二十多年,奥斯曼帝国损失了包括沿海居民在内的约四十万人——刚刚结束还不到一代人,很多人对此记忆犹新并感到不寒而栗。无论是帝国上层的苏丹、大维齐还是基层的阿加们,都很谨慎地对待着这些被威尼斯人占据着的岛屿,并没有尝试着如同克里特岛那样派大军夺回,很显然他们也害怕另一场克里特岛战争的爆发。家底雄如奥斯曼,也承受不起克里特岛战争这种长达24年的惨烈拉锯战再来一次的。

    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威尼斯人的这些小岛得以顽强地保存了下来,并看起来似乎仍将继续保留很久的样子,盖因现在奥斯曼帝国的麻烦可相当不小啊!

    这次乘坐“威尼斯人”号帆船前来扎金索斯岛的并不是计划中的萨洛尼卡商站站长,而是东岸驻欧全权特使高文刚本人。在意识到自己枯坐萨洛尼卡也无法见到苏丹或大维齐中任何一人后,高某人便果断改变主意,离开了这个希腊重要港口城市,乘坐一艘隶属于萨洛尼卡商站的小船南下前往扎金索斯岛,看看能不能见到威尼斯的实权人物。而他的运气显然还算不错,在这里遇到了曾经与东岸人打过多次交道且目前在威尼斯也是身居高位的阿尔贝托·莫罗西尼,一位祖上做过威尼西亚共和国执政官的名门之后。

    莫罗西尼第一时间就出来接待了高文刚。在岛上一处私人庄园里——扎金索斯岛上可不光丰裕公署的农场,事实上属于威尼斯达官贵人的庄园才属于大多数——阿尔贝托·莫罗西尼首先笑着表示高文刚运气好,遇到了自己,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高文刚这会没太多心情谈笑,他直接表示遇不到莫罗西尼,总会遇到其他什么的负责人,反正只要能传信就行。随后,他便话锋一转,直接朝莫罗西尼说道:“这是我写给贵国执政官阁下的外交信件,请帮忙带回去转交。当然这信你现在也可以看,并且我也希望你提一些意见,如果合理的话,我会当场修改并重新誊写一份。”

    阿尔贝托·莫罗西尼闻言收敛了笑容,将信将疑地从高文刚手中接过了信件,粗粗看了一遍后,脸色立刻变得异常苍白。只见他霍地站起了身,焦躁地在房间了走了好几圈后,才语气激动地朝高文刚说道:“特使先生,你交到我手里的,可真是一桩大麻烦呢。作为合作多年的伙伴,我也不瞒你了,是的,没错,我国政府是有在侧翼呼应奥地利王国,进攻奥斯曼沿海地区的打算,并且已经正式付诸实施。我们的行为是可以谅解的,因为奥斯曼人也无时无刻不在对我们释放着恶意,我们必须为自己的生存空间而战斗。这次就是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我们打算出兵,海陆并进,打击奥斯曼帝国的南部海岸一线,并伺机恢复一些当年被奥斯曼人夺取的土地。”

    “你国政府这么做,是笃定奥斯曼人一定会失败了?”高文刚还是比较敏锐的,立刻抓着对方的话问道。

    “没错,我们并不惮于承认这一点。”谁知阿尔贝托·莫罗西尼却是很大方地点了点头,承认了高文刚的说法,并继续说道:“相比特使先生你也知道维也纳的形势,看起来奥斯曼帝国的大军在围困这座城市,但事实上呢?形势真的如同围攻维也纳那般危急吗?首先,现在是冬季,一百多年前奥斯曼帝国就在冬季围攻维也纳,结果惨遭失败,现在也不会有多大的改变;其次,教皇之前就已经宣布神圣同盟,号召德意志、意大利、波兰等天主世界诸侯派遣援兵,没有兵的也捐款捐物聘请战争经验丰富的雇佣兵,次第开往奥地利,这次就连渎圣同盟的另一端法兰西王国国内也人心浮动,一些贵族和士兵以个人身份前往奥地利,与异教徒死战;再次,奥斯曼的敌人太多,他们得罪了波兰、奥地利、俄罗斯乃至波斯,可谓是四面受敌,在他们倾国而出的有利时机,我不相信这些人不会有什么动作,就连已经与奥斯曼人签订了20年休战和约的俄罗斯,怕是也要暗地里搞些小动作,这相当致命;最后,现在的奥斯曼人还是以前的奥斯曼,近卫军还是以前的近卫军吗?”

    莫罗西尼最后这一句当真是抓住了重点中的重点,近卫军(即加尼沙里军团)堕落了,战斗力不行了,才是奥斯曼帝国围攻维也纳至今仍然久攻不下的关键啊!曾几何时,加尼沙里军团是勇猛、忠诚的代名词,除了在对抗蒙古帖木尔军团时全军覆没(巴耶济德苏丹被俘,其塞尔维亚皇后被迫在蒙古人面前跳裸体舞,奥斯曼帝国也被分裂成四个……),其余时候一直是令中欧基督世界闻风丧胆的虎狼之师。

    但再强大的军团也会堕落,早年苏丹规定近卫军士兵不许结婚、不许留胡子,成年磨炼战争技能,并学习***宗教知识和土耳其传统文化,战斗力较强。但因为近卫军官兵可以进入宫廷为官,因此他们的权力慢慢大了起来,成了一股政治势力,因此后来的苏丹被迫同意近卫军官兵可以结婚并留胡子,允许他们的后代加入近卫军,故军团规模一再扩大,生生在奥斯曼帝国中缔造了一个新的阶层,即加尼沙里近卫军阶层。

    到了现在,近卫军已经成了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特权阶层了。在最近几十年内,苏丹和历任大维齐都在想办法整治这支军团,但时而成功,时而失败,而且即便成功的次数也只是挑动了近卫军内部倾轧,让一批人斗倒了另一批人(失败的人很多流亡到了新华夏和东岸本土,东岸人对这些内情还是相当清楚的……),使得其暂时听话,但近卫军这个整体阶层却始终屹立不倒,让人头疼不已。

    而既然成了政治特权阶层了,那么战斗力自然也就维持不住了,逐渐下降就成了必然。当然也不是没有军官试图重新加强加尼沙里军团的战斗力,东岸人在其中也帮了不少忙,比如派军官给他们讲解最新的战争思想,出售大量武器军资等等,但都收效甚微。毕竟我大奥斯曼自有国情在此,你东岸人连胡子都不留,凭什么给我讲课?

    阿尔贝托·莫罗西尼对奥斯曼帝国的种种十分清楚,常年研究的他知道的甚至不会比高文刚少,因此这话才令他甚难回答,最后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的是对的,奥斯曼帝国内部混乱,文恬武嬉,偏偏还自以为强大,沉浸在一百多年前东征西讨,无有敌手的迷蒙之中。现在,阿尔贝托,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尽快把我这封外交信件带回去交给执政官阁下,我不希望威尼西亚共和国出现在这场战争之中,当然我们会为此给予一些好处,一切都在这封信件里面了。”

    其实,高文刚的这封信件严格说起来,就是为了给奥斯曼帝国善后擦屁股用的了。他现在对于帝国能否在维也纳取得胜利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他所指望的,只是苏丹穆罕默德四世不要再瞎几把遥控指挥,穆斯塔法大维齐不要一把输干净手里的筹码,损失过多兵力,否则其他地方怎么守?国内的基督徒领主们怎么震慑?

    另外,通过东岸的影响力,让已经磨刀霍霍的威尼斯、俄罗斯紧急刹车(当然后者可能比较困难),不要参加进来痛打落水狗。他当然理解如威尼斯、俄罗斯这些国家对奥斯曼的痛恨,后者不谈,前者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奥斯曼帝国二十万大军沿多瑙河进兵,攻打维也纳,一旦成功,那么其后无论是北上进入德意志腹地还是南下攻入意大利半岛,都显得顺理成章了。而一旦要攻入意大利半岛,在意大利北部拥有大片领土的威尼西亚共和国,岂不是首当其冲?这可是有亡国的危险的啊!

    若想以往威尼斯与奥斯曼在东地中海打来打去,那都是为了一些岛屿或沿海小块土地的争夺,赢了固然好,输了也不至于亡国。但如果奥斯曼帝国夺取了维也纳,这对威尼斯来说可就真的是天塌下来了,因此于情于理他们都要做些什么:趁着奥斯曼帝国国内空虚的大好机会,出动海军和部分陆军进攻奥斯曼帝国沿海地区,就是最好的方式!这样既不会遇到大的困难,同时也能虏获人口和财物,岂不美哉!

    但东岸人担心的就是威尼斯人这么做!因为他们的舰队实力不俗,奥斯曼海军又实在太渣,威尼斯人甚至可以封锁伊斯坦布尔,这无疑会给帝国造成极大的混乱,来自安纳托利亚、阿拉伯半岛、北非等地的人员、物资无法及时输送到西部的鲁米利地区,这可是会影响奥斯曼帝国后劲的,使得他们在随后可能爆发的一系列战斗中出现不应有的严重损失。

    而为了说服威尼斯人这么做,高文刚打算给予他们一些额外的好处:比如给予他们更多的商品代理份额、比如向他们出口一些敏感的机械或工具、比如允许他们在新华夏岛投资更多土地、比如说服克里米亚汗国与他们进行更深入的合作等等。

    但高文刚同时也不是很确定,这些额外的好处是否足以说服威尼斯人在这个时候放奥斯曼一马。他没有把握,因为在他看来这些好处固然不错,但与国家存亡相比仍然微不足道。不过他还是想尽量尝试一下,尝试以奥斯曼帝国败局已定,衰落不可避免,奥地利长期崛起如日中天为理由,来说服威尼斯的执政官不要过分削弱奥斯曼帝国!毕竟,奥斯曼这头老虎要吃人,没道理奥地利这头老虎不吃人啊,最好的方式难道不是让两头老虎互相撕咬以至于两败俱伤么?

    这个角度,是唯一可能说服威尼斯执政官的理由了,他不确定行不行,只能尽力而为。而在此之后,他还将去一次黑海北岸,看看能不能联络上俄罗斯人,这一边同样很重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