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仙药供应商

第四八八章 看病 任性

    “还会再来的。”

    这一夜,她做了一个十分甜美的梦,梦到自己的病好了,能够下地走路,然后和先生一起在京城畅游,他们逛遍了每一处的风景名胜。

    那天也好,阳光灿烂,阳春三月。

    呵呵,她在睡梦之中笑出声来。

    清晨,阳光灿烂。

    天气预报之中的雪并没有下下来,甚至连个雪花都么有见到。

    “今年的雪不多。”下山吃早饭的时候,张秀英道。

    这样的天对庄稼不是好事。小麦过冬是需要雪的。

    这样干冷的天气其实也更容易感染感冒。

    “上午我要出去一趟,看个病人,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

    “好,开车小心点。”

    “哎。”

    他开车出了门,顺道在路上买了点礼品。

    “你这是干啥呢?!”

    当他提着礼品去给老人看病的时候,两位老人说什么都不要。

    “看病都没给你钱,这还让你破费了,这可不行啊!”潘军道。

    “没事,我和您二老有缘。”王耀笑着道。

    争执了一会,两个老人将东西收下之后王耀开始为老人治疗。

    正如先前潘军所说,老人这段时间恢复还真是不错,最关键的时候脑部的淤塞的血脉已经通畅了,之所以身体还不能够正常的活动,因为他已经在这炕上躺了数年的时间,肌肉已经萎缩,经过王耀的药剂刺激,开始恢复了,但是这需要时间,就像是种子种在大地之下,生长和萌发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够完成的。

    “先用药吧?”

    王耀给老人带来的是股本培元的药物,加了活血化瘀的成分在里面。

    用药之后便是推宫过穴,帮助药物的吸收和利用。

    在进行完这两个阶段的治疗之后,他便停下,老人需要休息一下,等药物扩散到全身,其实治病对病人而言也是一种考验,耗费心神的,治病不同于按摩、泡温泉,没那么舒服。

    “来,吃水果,这是自家靠的地瓜干。”老人张罗着,家里能够拿的出来的好吃的都拿出来了。

    “婶,您别忙了,坐下来,你的腿疼怎么样了?”

    “没事,上次你给下过针之后好多了。”老人笑着道。

    “我再给您看看。”王耀道。

    “你先坐会,喝口茶。”

    “好。”

    茶很香,微微有些苦。

    王耀给老人看了一下腿,没什么大毛病,但是他还是给按摩了一通,并且以“内息”刺激她腿部的脉络,促进气血通畅。

    “您平日可要多注意一下身体,适当的进补。”王耀道。

    人上了年纪,各项的机能都开始退化,这是自然的规律,没有人能够违反和避免的,因此通过各种方式来延缓身体的衰老是应该去做的事情,比如经常锻炼,比如适当的增补。

    “哎,我最近开始喝奶粉了,儿子给买的。”老人道。

    “嗯,这就对了。”王耀道。

    “您感觉如何?”

    “挺好,腿热乎乎的,就像上面敷着个热水袋一样,十分的舒服。”

    腿疼是常见的老年性的疾病,在村子里见得更多,这个和平日里劳动过度,不注意保养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个老人就有这个毛病,也是和年轻的时候干活劳累有很大的关系,上了年纪之后,这些毛病开始都显现出来了,腿疼,腰疼,天冷,潮湿的时候更厉害,就像这样的冬天,不敢出去,见了寒风更厉害,疼的都走不动路,她经过王耀两次治疗之后好多了。腿几乎不疼了,而且走路的时候也觉得格外的有劲了。

    过了一会之后,王耀又给躺在炕上的老人施针。

    这一次施针的位置不是头部,而是躯干和四肢,目的就是刺激他身体上的肌肉,促进它们尽快的恢复,只有这样老人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

    一根根银针插在老人的身体上,

    时不时的捻动,或提,或搓。

    “感觉怎么样?”他还要随时关注着老人的感受,病调节针灸的度。

    针灸,并不是扎下去就完了。

    电视上演的那些眼花缭乱的针灸方法那都是骗人。

    这番治疗下来,老人只觉得身体有些部分麻,有些部位热,还有些部位稍稍有些胀痛。

    针灸结束之后,王耀没急着离开,而是又等了一段时间,确保老人没有问题之后这才告辞。

    两位老人非要留他在家里吃饭,他以已经约好了朋友这个借口推托了,但是在离开的时候,老人还是给他塞了一些东西,一些笨鸡蛋,炒的花生米,自己做的地瓜干,都是吃的,其实王耀家里也有的,但是他还是收下了,一份情谊在里面,他不收,估计老人更会心理犯别扭了。

    “您回去吧,外面怪冷的。”

    “哎,路上慢点。”

    直到望着王耀的汽车拐出去村子之后老人才回屋。

    “真是个好人啊!”老两口子感叹道。

    王耀不是大善人,什么人的病都给看,免费给药,他觉得和这两位老人特别的投缘,因此可以免费的给他们看病,为他们提供药物,哪怕是灵草,而有些人,他看着不顺眼,就算是他们跪倒在地,用麻袋提溜这钞票求上门来他也不会给看,比如那个家曲扬的家伙。

    “哎,师父,像你这样看病,会不会赔本啊!”潘军道,他这样是第一次看到免费给人看病,而且自己还带着礼品去看望病人的。

    “我喜欢。”王耀道。

    没错,喜欢就可以任性。他有这个权利,也有这个能力。

    王耀没有开车回家,而是和潘军一起进了连山县城,他早些时候约好了田远图他们一起聚聚,吃个饭,聊聊天。

    除了王明宝又去了家县的那个山村和那位韩姑娘联络感情之外,其他的人都来了。他们也有些时间没聚在一起了。

    说说笑笑,天南海北的事情,也挺热闹的。

    如此这般,一下午的时间,王耀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多了。

    家里还有两个客人,都是村里人,在闲聊的。

    “好好地,咋要搬出去呢?”

    “早就想去城里住了,而且我今天跟那位姓孙的年轻人见面的时候闲聊,听他说他们家也是搞房地产的,准备在县里的好位置建设一个小区,对村里人的价格十分的便宜。”

    听了他们之间的对话,王耀明白他们的来意了。

    孙正荣所掌控集团旗下的房地产公司准备在连山县城建设一批商品房项目,这也是他在这里的投资之一,面对这样的财团入住,县里自然是欢迎的,同时他也和孙云生说了,让他跟村子里说说,只要去连山县城买他们集团旗下的房子,可以给他们非常优惠的价格,这也是对那天夜里发生事情另外一种补偿吧。

    就像眼前的这对夫妇,刚刚到了四十岁的年龄,男子本身就在连山县城工作,孩子也在县城里读书,早就想要在县城里买处房子了,可是这几年赚的钱没怎么增加,房子的价格确实蹭蹭的往上涨,他们也是着急,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机会,自然是非常的高兴的,他们知道那个公子哥是在这里请王耀给他看病的,也想请王耀帮忙给说说,看看到时候能不能再便宜一些。

    “好,我知道了。”王耀道。

    “那就谢谢了。”

    这对夫妇笑着离开了。

    “现在村子里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年轻人都在外面买了房子,没有人愿意回来住,老屋也空出来几间了,我还听说有几个人要搬出去住,有到镇上的,有到县城里的,在这样下去的,再过个时间八年的,村子里就剩下些老人了。”张秀英感慨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