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956章死老头纳兰凌的生辰(3)

    956章死老头纳兰凌的生辰(3)

    “你不问我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龙啸转移了话题。

    “与我无关!”吉丽表情冷淡。

    农村静静的看着她,目光之中有些贪婪,而且还带着一种扭曲的复杂神色,而复杂之中,又夹杂了一丝淡淡的爱恋……各种各样的情绪交杂在一起,趁着他漆黑的双眼,十分的幽暗。

    “师父不在……所以我去救林若依了,不管怎么说她是我的师妹……可是任务失败,中了敌人的埋伏!”龙啸淡淡地说,他一直在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无缘无故就中了埋伏?

    林若依被抓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他一直都没有出手过,敌人总不可能一直等着吧?

    可是这次救人计划,他又没有跟任何人说……

    到底是为什么?

    “敌人在林若依的身上绑了火药,我把她救走的时候她身上的火药引爆,然后在我的面前,她被炸得四分五裂,而我成了现在这个模样……”龙啸静静地说着,目光看着吉丽双眼一眨不眨。

    大约是这种目光不太好受,吉丽合起手中的书,抬头,目光划过一丝不悦:“所以你想说什么?是我把你的计划泄露出去的?”

    龙啸摇头:“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你知道我的计划,所以不可能是你!”

    “那就表示你身边有叛徒!”今天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伸手拉起龙啸身上的被子给他盖住,然后叮嘱:“最近一段时间你都不能下床活动,当然,你可以找别的医官为你治伤……”

    “不,你帮我治!”龙啸立马拒绝。

    “那么你好好休息!”

    吉丽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跟龙啸说了几句,然后走了出去。

    在走出去的时候看了一眼一边的药渣,她顺手带了出去,找到一个无人的地方,直接撒向了水中……那些药渣顺着水朝下游流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眼前。

    吉丽淡淡的勾唇,她的脸上露出一抹阴厉的笑,神情闪过几抹算计。

    这些药不会让龙啸致命,只会让他动弹不得而且会延缓伤势的愈合……不需要龙啸,活蹦乱跳的妨碍他的计划……不会杀他,但也不会让他自由活动。

    就乖乖的躺在床上被她利用!

    ……

    纳兰清派出去的人马把玉方夫人直接从临安王府里接了出来,接出来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是悄无声息的。

    本想把它当成人质的临安王妃得知她己经不见了,最后只能善罢甘休……计划着下一次……

    玉苏梁的和离书龙泽己经拟好,派人送到了兵部尚书府,玉苏染得到这圣旨的时候又哭又笑,最后双手紧紧的抱住这道圣旨跪在地上,脸上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容,却泪如雨下:“臣女谢陛下隆恩!”

    年少的爱被深深的掐灭,现实让她明白了世界的冰冷。

    自己所爱的男人不一定会爱自己,反而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十分残酷的对待自己……本以为嫁给他就得到了全世界,到现在他才知道,为了嫁给他,她失去了太多太多。

    痛够了,梦也醒了……是时候该面对现实了。

    ……

    龙澈得到和离书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玉苏染本不是她所喜欢的女子,当初娶她也是因为母后的威逼……现在有陛下的圣旨他反而松了一口气。

    “夫君,这真是陛下赐给您与染姐姐的和离书吗?陛下为什么要这么做?”百里雪儿看着那一纸圣旨目光十分的不忍,这个世界上男尊女卑,哪怕有一纸和离书,对于女方来说,那也是至关名节……

    会被人说闲话吧?

    “雪儿你不用管这件事情……你只要知道我爱的人是你就好,哪怕被别人骂作负心汉,无情男,我都无所谓!只要能保护你,我愿背负一切的骂名……”龙澈紧紧的抱住百里雪儿,他的目光闪过一丝失落。

    不管是休弃还是和离,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的残酷,这一点他还是明白的。

    虽然明白,但是与他无关!

    他爱的是雪儿,在乎的是雪儿,不惜一切,想要保护的也是雪儿!

    无法在母妃与雪儿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所以他听从了母妃的命令娶了纳兰沫为正妃,玉苏染为侧妃……如果为了雪儿一直不娶,母妃的矛头就会指向她……只会给他带来灾难。

    毁了另外一个女人一生,他也无怨无悔。

    哪怕被憎恨,哪怕被唾骂……他爱的人不会变!

    “夫君,你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不应该为了我作出这种残酷的事情来……仿佛我的幸福是踩在别的女人身上……让我感受到自己才是一切不幸的源头……”

    “我不准你这么想,雪儿,我们有孩子,你有我……我不能带着你过一般平常百姓的生活,也给不了你一般平常百姓的一夫一妻……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会一直爱你,爱着我们的孩子……”

    百里雪儿爬到了龙澈的怀里,她的目光带着一丝的幸福。

    从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记得一切的事情,这么多年来,一点一点的积累,对于以前的事情她已经介怀,只希望能够好好的与夫君一起生活,看着孩子平安的长大……

    这一切就够了。

    相拥的两人不知道门外一道身影静静的看着,目光幽幽的,冷冷的,不甘与嫉妒交杂着……

    纳兰沫站在角落里,看着相拥的两人,她的双拳紧握着,指甲刺入掌心……嫁到澈王府已经三年多的时间,却无人知道她与龙澈坐未圆过房……龙泽心里爱的一直都是她后院的那个雪夫人……

    百里雪儿!

    失落的目光之中划过一抹杀意,纳兰沫淡淡的收回自己的视线,转身离开……

    ……

    皇宫之中,纳兰清与龙泽两人正在处理着公事,她伸手撑着自己的额,目光静静扫了一眼桌上的公文,她淡淡看了一眼,“那个替身……临安王……是谁?”

    “刚刚查到的消息,是梅仁渠!”

    “没人娶?”纳兰清的脑海里划过一个人影,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没人娶应该是之前的那个吧?

    一大家都是奇葩名字的那个梅家。

    “他怎么会成为临安王的替身?”纳兰清有些讶异地放下手中的奏折,十分感兴趣的看向了一边的龙泽,问:“为什么一直留着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