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末之乱臣贼子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背锅侠李璟

    “那艘船是谨王子的船?”万俟卨脸上一脸惊骇之色,对身边的士兵大声嚷嚷道:“快,快去救啊!若是谨王子出了事情,你们都得陪葬。全家都得陪葬。”

    他面色凶狠,双目中却露出凶光,心中实际上却是窃喜不已,他不知道张俊是找什么样的办法才将中间的大船凿通的,但是大船倾覆的速度明显很快,就算是岳飞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极是赶到的。

    “李璟果然阴险,表面上将孔氏族人和谨王子送回江南,等过江的时候,将船只凿穿,然后嫁祸给我们,实在可恶。”张俊微微叹息,他望着远处的船只,脸上实际上不见任何惋惜之色,嘴角边甚至还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不错,不错,李璟这个贼子必定会受到天下人的唾弃。”万俟卨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赞同道:“他心胸狭窄,明面上装着仁慈的模样,将衍圣公送出江北,实际上,早就想着不让我江南士林接受衍圣公的教导了。”

    要知道,今天来到码头迎接孔端友和赵谨的不仅仅是有南宋的文武官员,更是有士林中的人物,一旦此事传开,恐怕江南震动,士林也为之震动,孔端友虽然是一个被废的衍圣公,但到底执掌衍圣公数十年,若是被李璟淹死在长江,恐怕李璟的声望也会受到影响。

    一时间,身后的读书人也是议论纷纷,甚至叫骂声不绝,孔端友到底是士林中人物,今日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淹死,众人心中十分不满。

    听着后面的议论声和谩骂声,张俊和万俟卨两人相视一笑,能除掉赵构的心腹大患,还能向李璟身上泼脏水,这样的好事可是很少见的。

    万俟卨望着远去的岳飞,小船在他强大的武力催动下,快若闪电,朝船队行去。万俟卨双目中闪烁着阴沉的光芒,这个岳飞到底忠心的对象就是靖康帝,到现在还想着靖康帝,为了一个必死的人,还照顾他的儿子,这是不可饶恕的事情。只是他没有注意到,中间大船正在倾覆,周围的船只却没有任何异样,仍然静静的停泊在江面上,甚至连援救都没有。

    “衍圣公,江南也不平静啊!”一艘大船上,孔传望着逐渐沉入江中的大船,微微叹了口气。他感觉到一阵庆幸,若不是当初怀疑李璟会在背后暗算孔氏,故意让人看到自己和赵谨两人乘坐中间大船,然后在半途中换了一艘船,果然到了江心的时候,大船出了问题。

    “族叔为何认为这不是李璟派人弄的?”孔端友有些惊讶的询问道。

    “李璟若是动手,只是会在江南动手,然后嫁祸给江南,而我们这个时候现在还是在江北这一块,这就是有问题,看样子,赵构不想让谨王子到达江南啊!”孔传到底是孔氏族长,对权谋一途还是知道一些的,一下子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孔端友有些担心。

    “看到那位将军了吗?不出意外,他就是岳飞,我们的希望就寄托在他身上,只要岳飞在,我们就能保证谨王子的安全。甚至将他推上去。”孔传望着飞速而来的岳飞笑道。

    “能行吗?听说岳飞都已经失去兵权了。”孔端友有些担心的说道。

    “正因为他失去了兵权,才能为我所用。”孔传笑了笑,说道:“他失去了兵权,心中对赵构肯定是不满的,我们这个时候向他表示好感,日后等谨王子上位,他岂能不归附,再说,李璟在一边虎视眈眈,建炎帝肯定还是要用他的。”

    “原来如此。”孔端友点点头,当下上前,拱手大声说道:“前面可是岳飞岳鹏举将军,在下孔端友,还不来拜见谨王子?”

    岳飞双目赤红,心中更是生出了无限怒火,赵谨落水,他恨不得立刻提兵杀向对岸,找韩世忠算账,没想到这边居然传来孔端友的呼唤声,顿时心中狂喜,哪里不知道,赵谨根本就没有出事情。当下赶紧驾着小船,朝孔端友的大船而去。

    “岳飞见过衍圣公,请问谨王子何在?”岳飞上了大船,见孔端友高冠博带,气度雍容,顿时知道对方就是衍圣公,赶紧上前拜见。

    “谨王子年幼,正在仓中休息。呵呵,若是知道鹏举前来,心中必定高兴,江南诸公,唯独鹏举赤胆忠心,不忘陛下,难得啊,难得。”孔端友微微叹息道。

    岳飞可不是傻子,一下子就听出了孔端友言语中的意思,虎目中光芒闪烁,这不是李璟那边下手的,而是江南有人下手的,原本他也相信,李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他想到万俟卨告诉自己的事情,顿时面色阴沉,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说道:“朝中已经有人找到太祖皇帝的血脉,原本陛下已经决定立他为太子,现在衍圣公又带来了谨王子,恐怕有些人不愿意了。”

    “原来如此。”孔端友和孔传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这才点点头,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赵构下的命令,事情就变的好办多了,若是赵构下的命令,孔端友两人就要考虑一下,自己带着赵谨南下是不是正确的了。

    实际上他们忘记了一个人,那就是岳飞,岳飞对赵桓只是感激,对赵构却是忠心,一个忠心的人怎么可能将自己的主子往坏的方向猜想呢?最后终于出现了这种误会。

    “若是如此,此事就当做是李璟做的吧!”孔传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说道,眼下孔氏刚刚进入江南,还不到和南宋文武大臣相互争斗的时候,只能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李璟身上,反正李璟是孔氏的仇敌,这种事情推到他身上也没有人怀疑。

    “李璟已经亲自领军准备从海上偷袭临安,这个时候朝廷上下必须万众一心,团结一致,对付李璟,的确不是生事的时候。”岳飞心中虽然气恼,但也只能是暗自隐忍下来。
Back to Top